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七章取名不是寻常事

第二十七章取名不是寻常事

傍晚,洗剑溪映着晚霞,如一道红sè的缎带。

山崖间很是热闹,猿猴们早已把薛咏歌的剑还了去,自然不是它们在闹。

很多弟子在收拾行李,稍后便会去九峰里开始新的生活。

某个被布置的颇为温馨的石洞里,元姓少年收拾好箱笼,看了眼依然有些闷闷不乐的玉山师妹,忍不住叹了口气。

“去了上德峰,可以听师长的话,莫要耍小性子。”

“又不是我想去的。”

玉山师妹一脸委屈说道。

接着她想起那些传闻,又有些害怕,说道:“剑律师伯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元姓少年安慰说道:“井师兄让你去,难道还会让你吃亏?”

“那倒也是。”玉山师妹想着一事,说道:“要称井师叔你别总是忘记。”

元姓少年说道:“知道了。”

从南松亭到洗剑溪,二人颇受了井九几次指点。

井九的身份也从最开始的井师弟变成了井师兄,直至现在的井师叔。

玉山师妹没能去神末峰,自然还是有些不开心,但想着井九最后还是指点了自己,又有些高兴,问道:“我能不能去玩?”

元姓少年知道她的意思,不敢直接应承,说道:“我得先请示师尊。”

夕阳下的神末峰,就像一把正在燃烧的剑。

井九站在崖畔,看着远方的上德峰,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开青山之前,他也经常看着那里。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问道:“为什么不让她去清容峰?”

井九没有答,心想自己与清容峰犯冲的原因实在不便告与人知。

赵腊月又问道:“为何你不自己收那位元姓少年?”

井九说道:“我没收过徒弟,但听说要经常狠狠打,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好对他下手。”

所以他让赵腊月出面,就是为了方便元姓少年挨打?

元姓少年刚来到峰顶便听到这句话,眼巴巴看着井九,心想自己做错什么了?

猿猴们在树林里吵闹不停,把顾清送了上来。

元姓少年把玉山师妹的话说了遍。

顾清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我住了三年也没人管。”

元姓少年一脸茫然,心想这种事情我们就能说了算?

顾清心想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起来,你到底叫元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就连赵腊月都来了兴趣。

直到今天大家也只知道他是来自乐浪郡的元姓少年,却不知道他的姓名。

元姓少年老实说道:“元擒虎。”

顾清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说道:“剑律师伯也姓元。”

元姓少年愣了愣,说道:“是啊,很巧。”

顾清说道:“这个名字和剑律师伯的名讳也有些像只是气魄差的太远。”

一者骑鲸,一者擒虎,自然不同。

元姓少年想了想,望向赵腊月说道:“弟子能否请师尊赐名?”

弟子得师长赐名,在青山宗与别的宗派,这种事情都很常见。

顾清说道:“要不然叫元破海?”

以破海境为名,确实极有气势,但也有些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如叫元通天?”

顾清知道自己今天太开心,说的话有些多,拍了拍元姓少年的肩膀,示意他随自己向崖洞外的小楼走去。

今后他们的住处就在这里,崖下那个木屋自然就留给猴子们了。

“要不然你给他取个名字?”

赵腊月对井九说道。

青山前,井九与她去了一趟小山村。

她知道了那一年里发生的某些故事,也知道了柳十岁的名字是他取的。

井九摇了摇头。

承剑大会很快便被忘记,因为今年青山就要迎来一场真正的盛事。

青山试剑名义上是选拨年轻弟子里的优秀者参加明年的梅会,事实上是诸峰之间的较量。

对于这种竞争,青山向来持鼓励态度,即便在试剑大会上失败,只要弟子表现出sè,也有机会进入两忘峰可以随意选择九峰剑法修行,对年轻弟子来说这当然是极为难得的机会,自然纷纷报名。

看着远处天空里向着天光峰落下的那些剑光,元姓少年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他刚成为神末峰的弟子,自然没有资格参加青山试剑,至少还需要好几年时间。

顾清看着他说道:“你很想去?”

元姓少年说道:“梅会不敢去想,但若能进两忘峰学习那些剑法,当然极好。”

顾清说道:“难道你忘了我们与两忘峰的关系?”

元姓少年惊醒,当年在洗剑溪井九与顾寒的冲突他可是亲眼看到的,赶紧说道:“那我当然不去。”

顾清说道:“相信我,神末峰是你最好的选择,两忘峰有的这里都有。”

元姓少年有些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心想两忘峰的师兄师姐可以随意学习九峰的任一剑法,难道神末峰也可以?

一样事物从洞里飘了出来,缓慢飘到元姓少年的身前,他下意识里伸手接住,发现是本很薄的册子。

顾清看着他微笑说道:“恭喜。”

元姓少年一头雾水,把那本薄册翻开,吓了一跳。

那本册子的第一页上写着八个字。

“傲立雪霜,七梅不败。”

顾清与元姓少年都是有来历的人,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昔来峰的不传真剑七梅剑诀。

元姓少年震惊之余,想到传说这种剑法隐隐克制上德峰的雪流剑法,更是脸sè微白。

顾清知道他想多了,说道:“师长行事,没有那么多深意。”

元姓少年有些紧张说道:“那为何要要要传我这套剑法?”

“谁知道?也许只是想你以后面对玉山师妹的时候不会被她欺负的太惨?”

二人正说话的时候,忽有红光照亮峰顶,竟将满天霞光都压了下去。

风骤疾,一道剑光离峰而去,向着远方疾掠。

青山试剑就要开始了。

井九与赵腊月都会去天光峰。

看着弗思剑在天空里留下的那道血线,顾清的心里忽然生出些不好的兆头。

他暗自祈祷,希望今天不要出什么大事。

(取名确实很难,都知道我的人名很糟糕,但我的章节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本章完)

看大道朝天,就来www.dadaochaotian5200.com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取名不是寻常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