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一十六章 伏兵(四)

第九百一十六章 伏兵(四)

雷阳子被陈海、周晚晴、左耳围在当中,头顶上空所悬的水幕之中,亿万雷光依旧在暴烈的分裂、融合、窜动,随时能被雷阳子引发出来,与周晚晴、左耳、陈海进行最后的拼死一搏,但就目前的情势看,这一搏他必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能不能伤及陈海、左耳或者周晚晴就难说了。

不远处,有一部分齑雷卫往四面八方逃散,但犹有三四百人,在刘亚夫、魏哲的率领下,犹想冲破伏兵的封锁,赶过来替他解围。

在九郡国事败之后,雷阳子没有让刘亚夫去坐镇一方,而是留在身边,并不是信任他,而恰恰是这些年安排刘亚夫去当海盗,担心他的心收不住;而魏哲性情yīn戾,心里也常常有他所琢磨不透的想象,但雷阳子这一刻没想到另两位护法长老已经远遁百余里,却是刘亚夫、魏哲还想着拼死过来救他。

只是在五百余修为在明窍境巅峰以上的伏兵拦截下,刘亚夫他们三四百残兵败卒,没有立时被剿灭,不过那边的伏兵也在等着他投降。

雷阳宗从一个微末宗门,得上古传承而崛起,这三千年来,耗费了雷阳子的毕生心血,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就被逼进绝路。

雷阳子再不甘心,也只能慨然长叹,将自己一贯骄傲的头颅低下去。

看雷阳子放弃反抗,左耳伸手将殛天雷印、苍雷剑都收入玉虚神殿之中,先封印起来,待日后有时间再抹去雷阳子附在其上的神魂印记,交给陈海重新祭炼——在雷阳子,左耳只是将袍袖一展,就将殛天雷印、苍雷剑收了进去,令他感受不到殛天雷印、苍雷剑一点气息的存在。

雷阳子这时候知道眼前这青衫老者掌握着经殛天雷印更强悍的道宝,也心想他刚才即便是拼死一搏,除了他自己必死之外,也无法伤及陈海、周晚晴分毫,他实在不清楚周晚晴、陈海从哪里搬来这么一个天位二境的绝世高手。

要知道崇国境界,天位境强者虽然有二三百位之多,但都是有名有姓的主,雷阳子反正是没有听说过眼前这号人物。

这时候左耳又手掐法诀,法诀极其复杂,手指牵动青sè灵辉如千叶青莲次第绽放,不多时,手中凝聚一枚青蕴灵篆,就往雷阳子的眉心祖窍投过来。

雷阳子脸sè巨变,但身形还是硬生生滞住,他心里也清楚,陈海、周晚晴这种情势下,不可能收了他的法宝、灵剑,不彻底控制住他的生死,就算他投降的。

青蕴灵篆没入他的眉心祖窍,雷阳子下一刻就感知这枚灵篆附着到他晶光湛然的元胎之上后,下一刻就跟生了根似的……

“好强的神魂禁制!”雷阳子心里又是震惊又是沮丧。

左耳将雷阳子的反应都看在眼底,笑道:“你既然识得我种下这神魂禁制的厉害,那诸事还请雷宗主配合……”

陈海将火鸦精魄都收了回来,散去天地山河剑意后,又将青煞剑收入储备袋中,见着雷阳子的模样,飞上前来淡淡地道:“雷宗主也莫要觉得此生无望,我这次渡海过来,不过是想借雷阳宗兵马助我御魔,可没有想过要跟雷宗主您伤和气。”

“我此时已是阶下之囚,陈侯还以为现在雷阳宗的兵马,是我愿意借就能借出的吗?”雷阳子没想到毕生所图霸业,在这一刻转眼成空,他生死受制于人,但不意味着他没有身为天位真君的尊严跟骄傲,只是怅然的看向脚下支离破碎的山岭。

眼见雷阳子投降,刘亚夫、魏哲与二百没能突围逃走的齑雷卫,也被苍遗他们围逼到一座山崖的脚下。

“血屠,好久不见啊!”陈海扬声说道,示意苍遗他们放刘亚夫过来。

相隔三四十里,刘亚夫绝对逃不出两位天位二重强者的御器绞杀,而看到强如师尊这样的人物此时已成阶下囚,刘亚夫这一刻也是心灰意冷,失去垂死挣扎的心思,看到苍遗他们不再拦路,便朝这边飞过来,但满心苦涩,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这一枪,是替扈小苏还你!”周晚晴不容刘亚夫缴出灵剑法宝投降,一挥手,一道锋利的玄冰战枪如电一般向刘亚夫当胸射了过去,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刘亚夫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那玄冰战枪穿胸刺透,硬生生扎在数千步外的悬崖之上。

雷阳子脸sè勃然变sè,怒斥道:“我雷阳子技不如人,今日落在你们手上,全是自取其咎,但周仙子你真敢虐杀我雷阳宗的弟子,我今天便拼得神魂俱灭,也要叫你们付出一些代价。”

“哼!”周晚晴冷冷看了雷阳子一眼,丝毫不理会他的威胁,而要不是为了大局,她刚才一枪早就已经直接刺穿刘亚夫的心脏了。

刘亚夫费尽全力从玄冰枪之上挣扎下来,摇摇晃晃的飞到雷阳子身前哀嚎着叩首:“弟子事先未能察觉伏兵,牵挂师尊身陷囹圄,实是罪该万死,无脸苟活于世……”

刘亚夫流寇九郡国外海百余年,手段狠辣,也可以说是一代枭雄,但他自幼孤苦零丁,是雷阳子一手扶养,没有宗族之累,身世也就没有一丝破绽,雷阳子才放心的将他培养成隐藏起来的奇兵,却不想他到最后,对雷阳子最是忠心耿耿。

刘亚夫脸sè有些苍白,但雷阳子也看得出周晚晴刚才那一击看上去凶狠,却留了分寸,没有伤及刘亚夫的性命,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我此时已成你们的阶下之囚,但你们不要以为抓住我,就能令四鹿岛臣服……”

“周宫主率百万雄师渡海而来,屠刀之下,有他们选择的余地吗?”陈海冷冷一哼,冰冷无情的说道。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四鹿岛会轻易臣服,但雷阳子落在他们的手里,四鹿岛群雄无首,此时必然混乱一片,而只要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攻下临风港,兵马逆齐川河而上,令四鹿岛四分五裂,到时候在九郡国的兵锋之下,还能支撑多久?

魏哲等人逃无可逃,想拼死一战,实力又太孱弱,看到已经逃出去的齑雷卫及雷阳宗阵法弟子,继续往夜sè深处遁逃,完全没有转回头策应救援的意思,他们不想无意义的被屠杀,也只能选择将灵剑法宝储物戒等物交出来投降。

临风港那边出动的战禽营,半途遇到溃逃的人马,得知这边战局已定,也选择退回临风港。

而陈海他们羁押雷阳子、刘亚夫、魏哲等人,乘玄雷舰,直接从齐川河的南岸出海,赶到赤山岛,与统领九郡国水师大军的武灵王周斌、丰逸臣等人会合。

“我们即刻从焦山登岸,从临风港北翼绕过去,切断临风港与齐川河上游的联系——雷阳子落在我们手里,四鹿岛内部必然乱作一团,没有援兵,逼降临风港守军不难!”没想到陈海跟老祖他们出手,竟然将雷阳子活捉回来了,武灵王周斌兴奋得说话声音都情不自禁的高亢起来。

他与丰逸臣考虑过来,要是伏击雷阳子不利,强攻临风港将有一场硬仗要打,那样的话,刚刚恢复些元气的周氏,又不知道有多少子弟战死沙场了,却没有想到雷阳子竟然这么轻易就落入他们的算计之中。

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谁能想到陈海能在雷阳宗如此严密的布控下,率五百名修为都是明窍境巅峰之上的精英战力乘殛天玄雷舰,直接潜入四鹿岛的腹地,埋伏在雷阳子的必经之路上?

现在将雷阳子捉住了,四鹿岛内部乱作一团,接下来打就容易了,就像当初周晚晴遇袭、周氏被萧氏杀得溃不成军一般,最后要不是陈海与空海城的支持,即便后期周晚晴能安然无恙返回落霞城,周氏也逃不了灭亡的惨淡下场。

何况此时的九郡国,实力可非当初的萧氏叛军能及。

虽然之前就拟定好登陆作战计划,这时候成功捉住雷阳子,整个计划可以说已经成功了大半,但细节处还需要认真商议。

四鹿岛和九郡国大小相仿,除了纵深上万里的主岛外,还有七座方圆在千里之外的辅岛,四周近海海域还分布大小岛屿数以百计,目前栖息人丁将近一亿,比刚刚经历一场大乱的九郡国,人丁要繁盛一些。

不同于承平已久的九郡国,就在三千多年前,四鹿岛之上还是一片兵荒马乱,大小三四十家宗门各自掌控着一片区域,纠葛在一起,杀伐混战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雷阳宗之前治下不过千里方圆,甚至一度山门还被敌宗攻破,一众门人四下逃散。

雷阳子作为逃亡弟子之一,入深海遇到一处真君洞府,才得到令雷阳宗真正崛起的机缘。

雷阳子所不知道的,这处真君洞府实是渚碧真君秘密安排,而当时渚碧真君寿元已经快要耗尽,也没有办法暗中长时间的引导雷阳子修行,甚至都不能将自己与群仙门的秘密泄漏出去半点,只能将雷阳宗崛起所需要的资源,统统藏入这洞府之中,以供雷阳子挥霍。

雷阳子能被渚碧真君在生命最后的尽头看上,无论是根骨、天资还是心性,都是卓绝之极。

而说到渚碧真君所看中的雷阳子的心性,绝非周晚晴这样的淡然无争。

实际上渚碧真君看到周氏上一代真君以及刘氏的上一代真君贪图享乐、没有一统扶桑海的大志,才决意暗中培养雷阳子的——群仙门的继承人,最后需要的是能对抗玄元上殿的铁血雄主。

雷阳子也果然不负渚碧真君所望,在上古洞府潜修数十年,在修成道胎后,就收拢雷阳宗的残部,中间反反征战数百年,才最终成为整个四鹿岛的统治者。

雷阳子统一四鹿岛后,潜心修行三四百年,又成功渡劫踏入天位境,这时候就开始筹划统一扶桑海的事情。

刘正华治空海城,为人沉稳,勤于军政,令他一直找不到什么罅隙插手进去;恰逢漱玉宫上代宫主寿终陨落,执掌周氏的周晚晴性子恬淡,不愿意过多插手凡俗间的事务,雷阳子决定先将目标放在九郡岛。

说服一直都有野心的萧若海,雷阳子就筹谋了很久,而为谋刺周晚晴,更是布局百年,在这个期间,雷阳子在四鹿岛一向励精图治,令四鹿岛无论是在人丁、资源开采、玄兵战甲的铸制以及基层精锐、高端战力规样等方面,已经是全面超越九郡国跟空海城。

撇开其他不说,雷阳子自信坚守四鹿岛并不是妄言。

四鹿岛和九郡国人口相差不多,虽然水师战力受创严重,但陆上常编两百万精锐战力,绝对不比刚刚经历战火淬洗的九郡国兵马稍弱。

目前四鹿岛,拥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人数规模,大约有四到六百万的样子,因为通统境在星衡域实在是太普遍了,也不好统计,但拥有辟灵境修为的,四鹿岛足有八万余人,其中直接编入军中的基层武将,大约有两万多人,常年在沐雷山修行、任事的辟灵境弟子,也有一两万人。

也就是说,除去分散在各宗族手里的人马外,雷阳子在战前能调动的辟灵境精锐战力,实际上就高达四万之多。

这差不多已经抵得上姜氏一族本宗所掌握的辟灵境精锐弟子的数量了。

而作为九郡国兵主动的方向,此时聚守临风城的六十万兵马里,经过加强,辟灵境精锐弟子的数量多达一万四千余人。

说实话,陈海他们要不能成功诱捕雷阳子,这一仗即便能胜,最终也将是血流成河。

除此之外,临时港内所聚集的修为在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力,也有一千二百人规模。

陈海正陪周晚晴、周斌他们讨论接下来的登陆作战细节,扈卫走进来禀告:“临风城有人出城渡海往这边飞来……”

“哦,守军考虑投降了?”丰逸臣饶有兴趣的挥手揭开帐帘,就见两百余里确有数人正飞出临风港城,正渡海往这边飞过来。

为首一人拥有道丹境巅峰修为,虽然不是临风港的主要将领,相信在临风港守军里的地位也不会太低。

雷阳宗分散于四鹿岛其他地方的势力,不会轻易投降,但此时四鹿岛混乱一片,临风港直接面临九郡国一百二十万精锐兵马的威胁,不投降就开战,而兼之临风港的守军将卒主要来自于齐河川中下游地区,他们不希望看到宗族惨遭灭绝式的屠戮,选择投降归附,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倒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答应我们的条件?”周斌蹙着眉头说道。

周晚晴、周斌、丰逸臣、周云山四人,知道群仙门与流阳宫的秘密,知道在加强周族实力的同时,全力加强北陵镇军的重要意义,但有些秘密见不得阳光,为不使下面将臣以及崇国众人见疑,此时联兵,陈海与九郡国还假模假样的签定了一份秘密盟约。

盟约的第一步,就是临风港守军以及齐川河中下游的宗阀,甚至四鹿岛其他地区的势力,即便最终选择归附九郡国,但凡守军之中,都必须抽签选出一半的辟灵境及明窍境的武官,携父母妻子迁入东都山后,编入北陵镇参加御魔血战!

这表面上也将方便周族以后统治四鹿岛。

当然了,临风港派来的使者以及守将,都不可能轻易答应这样的残酷条件,而他们真要舍得牺牲半数的精锐、精锐战力,他们甚至未必就守不住临风港,毕竟九郡国不是真的拼个两败俱伤的。

那样的话,周族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甚至要防备空海城会不会有什么异动。

不过,周斌他们也没有奢望四鹿岛的残剩势力能全部不战而降;再说了,不杀些人,也不方便周族将四鹿岛并入九郡国的统治。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六章 伏兵(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