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五章剑去

第三十五章剑去

不等井九做出反应,马华抢先出剑。

剑啸的声音穿行在密集的石林里。

一道剑光向着井九袭去。

在这样的距离里,井九无法用飞剑反攻,只能选择闪避。

他唯一可能战胜马华的方法,便是驭剑而起,冒险拉近与对方之间的距离,再来强攻。

前面有一场试剑,那位碧湖峰弟子迎战境界远胜于己的天光峰师兄,便是这样做的。

马华精于谋算,把这些事情算得清清楚楚,他已经准备好如果井九真的能避开自己的飞剑、靠近自己,那么他便会收飞剑再次向后移动,总之一定要确保与对方之间的距离,如此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这样做会有些丢脸,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当然,这样的画面能够不出现更好。

所以他的出剑非常认真,想要争取只用一剑,便击败井九。

崖间石台。

云行峰主忽然挥了挥袖。

一道极为强大的气息,向着峰峦四周涌去。

石林里缭绕的云雾,受到这道气息的影响,缓缓向着下方沉去,直至落在地面,变成约两尺厚的一层云海。

这幕画面真的很美,但众人知晓,云行峰主并不是想造景,是想要让地面的弟子们看清楚接下来的这场战斗。

包括云行峰主在内的师长们对井九会怎样破解马华营造出来的局面很好奇,同时想要让弟子们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很明显在这场战斗里更加看好井九。

“去。”

井九破解马华的局面,依然采用的是他最熟悉的方法,还是只说了一个字。

铁剑破空而去,飞向一百多丈外的那根石柱。

用飞字有些不确切,因为铁剑太快了,快到没有残影,就连剑光都来不及变成一道线。

观战的人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像刚才井九离开地面一样,那道铁剑便已经来到了两根石柱的中间。

这个时候马华的飞剑才离开石柱不到二十丈的距离。

看着那道铁剑,马华又惊又惧,剑元疾出,强行召飞剑挡在身前。

迸的一声脆响!

石林上方狂风呼啸,声波向着四周拂去。

在最紧要的关头,他的剑险之又险地挡住了井九的铁剑。

他跌坐在石柱上,惊慌失措,识海震荡生波,剑丸更是无法平静。

井九的剑好强!

这不仅仅是说剑上挟着的巨大力量,更是指的速度。

嗖的一声,井九的铁剑再次折,依然没有残影,只有一道很短的剑光。

马华知道自己绝对接不住这一剑,闷哼一声,踏剑而起,毫不犹豫向着更远的地方逃去。

片刻后,他落在数十丈外的另一根石柱上,头望去,只见自己原先所在的石柱,已经被井九的铁剑斩出了一个豁口,无数石屑正在向着地面坠落,看着就像是漫天飞舞的大雪。

马华脸sè苍白,冷汗湿透了剑衫。

什么谋略什么预案,在绝对的速度与力量之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当铁剑向着他飞来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反应稍微慢一些,会是怎样的下场。

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因为井九的剑又来了。

铁剑呼啸破空,气势十足。

马华知道自己根本接不住这一剑,也无法避开这一剑。

他伸手握住剑挡在身前,大声喊道:“我认”

轰的一声巨响!

井九没有给他认输的机会。

铁剑斩落,把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口的那个字,直接斩断。

马华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再也承受不住,直接从石柱上跌落。

峰间到处都是惊呼声。

井九没有停手。

铁剑向着马华追击而去,继续斩落。

有些奇怪的是,向着地面坠落的马华,勉强保持着握剑的姿式,却挡住了绝大部分的攻击。

铁剑不停地砍在他的剑上,就像一只重锤不停轰击,发出极其响亮的声音。

啪啪啪啪!

天光峰荡着恐怖的声音。

轰的一声,马华重重落在地面,砸散了云海。

铁剑飞。

适越峰的弟子赶了过去。

马华被扶了起来,脸sè苍白,浑身是血,狼狈到了极点。

修行者的身体强度远超凡人,他没有被井九的剑真正斩中,剑丸虽有破损,受伤很重,但性命应该无碍。

他看着石柱上方那道身影,眼里流出一抹惧意,颤声说道:“你何时破的境!”

在石林上方的剑斗,井九的飞剑能够隔着一百三十余丈还能有那般强的威力,可以说是他天赋异禀。

问题是,这些石柱的高度亦超百丈,最后他与马华的距离,只怕已经接近了两百多丈。

他的剑依然可以一直缀着马华,把此人从天空斩到地面,方才自如飞,这证明什么?

只有无彰境界弟子才能做到这点!

如马华一样,想到这个问题的人还有很多。

无数视线落在石林上方那道身影上。

“刚才。”

井九的声音从石林上方传来。

一片哗然。

但井九说的是真话。

与赵腊月游历大陆的过程里,他一直在做破境入无彰的准备,去年秋天便已经有了感应。

因为某些原因,准确来说,因为他的身体原因,他一直有些犹豫。

直到刚才,看到柳十岁被过南山打落尘埃,他才终于做出了决定。

马华自然不相信他的话,满是血污的脸上挤出一抹惨笑,说道:“与同门交手,用得着这样吗?”

话刚说完,他又吐了一口血,里面还夹着几块碎了的牙齿,这都是刚才被井九的剑震下来的。

有些人觉得马华被铁剑从石柱一直砸到地面的画面有些眼熟。

然后他们才想起来,不久前柳十岁被过南山废掉的场景,与这可以说是完全一模一样。

“这个家伙还是如此记仇啊。”

林无知想着三年前承剑大会井九敲了顾清三记,苦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他的身前,白如镜长老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墨长老则是呵呵笑了几声,显得很是欣赏。

在这场斗剑里,没有人出手相救马华,也没有人喊停,因为谁都看得出来井九没有用全力。

不然那道铁剑为什么每次都会准确地斩在马华的剑上?

当然这并不是井九手下留情。

相反,他就是要当着青山弟子的面把马华打落尘埃,要让两忘峰丢脸。

马华的应对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对战局的推演也相当精确,只是在井九的剑前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井九来到青山才六年时间,怎么就能拥有如此充沛的剑元?

迟宴抬头看着石林上方,问道:“继续?”

井九知道这位上德峰的长老应该是猜到了自己的用意,再次望向两忘峰弟子所在的石台。

“请指教。”

这一次,他看的人是顾寒。

(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将来大道朝天肯定有一章会叫剑来,烽火大大真讨厌)

看大道朝天,就来www.dadaochaotian5200.com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剑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