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章 借兵之议(二)

第六百二十章 借兵之议(二)

烽烟四起,烈焰漫天,外围城塞的血腥厮杀,并没有因为天sè渐晚而有停歇下来的迹象。

云门塞主城,沙天河站在不知道坍塌了多少次又重建起来的城楼之下,冷静地看着三十里外的战场。

远处设于燕台关的万仙诛魔大阵,辉芒已经黯弱下去,但是数万魔兵被杀得尸骸遍野,还牢牢盘踞三十里外的那座山岭上,没有退去。

虽然清楚魔兵有意在那里建立前阵据点,这样魔兵在那里布下血炼魔阵,就能直接攻击到云门塞,又或者能将北陵镇兵封锁在云门塞之内无法出城,但没有万仙诛魔大阵的支持,云门塞的几座封禁级防御法阵,攻势延伸到三十里外,实在没有多强的威力可言,沙天河不愿意看到北陵镇兵的伤亡太过惨重,眼下只能下令让朱天和他们暂时撤下来休整……

战场上一片狼藉,整个云门塞四周的大地,已经彻底的荒漠化了。

在持续这么多的血腥战事里,魔族不知道对云门塞发动多少次攻势,大地一次次被撕裂,数百丈厚的坚硬岩层都被打得粉碎,与被鲜血浸透的泥土混杂在一起,怎么不会变成荒漠?

“除非万仙诛魔大阵主要支援云门塞方向,不然我们没法打下去,只能放任魔兵在熊瞎子峰建立据点!”朱天和待将卒都撤出城内,才飞到城楼上,看到代表姜晋过来督战的姜明传,瓮声说道。

北陵镇兵打得非常的英勇,朱天和、沙天河、姜赫轮番到前阵督战、冲锋陷阵,即便沙天河不跟他商议分毫,就下令让朱天河他们撤兵,姜明传也没有办法挑他们的不是。

相比云门塞仅仅是暂时放弃西北角一个要冲之地,整个魔獐岭北线上的战场之上,以三镇十二塞为核心建立的防御体系,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战略要地,都已经被魔兵占据,成为魔兵继续展开攻势的前阵基地。

姜明传不能指责沙天河、朱天和他们不是,要是沙天河、朱天和明日不战,将兵力收缩在云门塞里休整,让魔兵在西翼获得立足之地,它们或许不会直接威胁云门塞,却能获得兵马往南迂回的支撑点,后期的战事将越发的艰难。

姜明传皱着眉头,牢骚的问道:“陈海突然去了扶桑海,说是借援兵,但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到底怎么样了?这个时候放下魔獐岭的战事,偏偏去趟扶桑海域的浑水,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难不成你们也真指望三家撮尔岛国,真的会舍得将兵马借出来,投入这绞肉机般的御魔战场之上吗?”

沙天河看着城外尸骸遍地,眼瞳里混杂着麻木跟悲壮的复杂神sè,换在十年前,他怎么也难以想象,自己有朝一日会顶在御魔第一线寸步不退。

陈海去扶桑海能不能借到兵马,沙天河其实也不关心,毕竟就算接到兵马,在如此惨烈的战事里,谁能确保一定能活到最后,谁能确保就一定能将魔族击退,但看到那么多的将卒,将头颅抛在阵前、将热血渗入这片土地,有那么一刻,沙天河突然觉得,他要是战死在这里,并非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对姜明传心浮气躁的追问,沙天河只是淡然一笑,说道:“我追随镇守将军身旁已经有二十年了,还没有见过镇守将军未能如愿之事,明传将军,你请多些耐心,我们还是好好讨论明天的战事,要怎么打办?”

朱天和没有怎么搭理姜明传,只是将战废掉一柄天阶灵剑扔给匠师,然后找姜赫询问东都山征调兵勇的情况。

到了此时,陈海已经去扶桑海域四个月了,虽然每隔十数日会传信回来,但此时距离九郡国屯兵赤山岛已经过去大半个月的时间,攻伐四鹿岛到底顺不顺利,以及陈海几时能脱身回来,沙天河他们现在也不得而知。

姜晋、元周他们是在看到北陵镇第一行营撤到天营城休整两个月都不见动静,耐不住性子遣使到天营城催促陈海出兵,以减轻西线压力时,才知道陈海在与般度魔君一战之后,就已经去了扶桑海。

姜晋、元周是勃然大怒,但魔獐岭前线战事甚烈,无一日或止,而北陵镇兵分守云门塞与天营城两地,在沙天河、朱天和、黄沾、苗凤山、杨隐、姜赫等人的统领下,无论是守城,还是对前线的兵员及战械补给,都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他们才没有直接掳夺陈海的兵权、派其他人接管北陵镇兵。

当然,沙天河猜测姜晋、元周内心深处,对借兵之事,未尝不抱有一丝幻想。

陈海脱身渡海之前不算,仅这四个月来,魔族发攻的万魔以上的攻势就有二百多次,还不断派出小股的精锐魔兵,绕到魔獐岭以南,更有甚者绕到屏马山以南,袭击西北域的腹地。

不错,三宗这四个月来是在魔獐岭前、在其他小规模的战场上,诛杀魔兵近两百万,而三宗在法阵、法宝道符灵剑战械等方面拥有极大的优势,但还是损失一百四五十万的精锐将卒。

不错,三宗将西北域的最大军事潜力都调动起来了,即便在承受如此惨重的伤亡之后,此时集结魔獐岭的兵员还是进一步扩大到三百万,但源源不断有魔族有深处的魔域汇聚过来,聚集魔獐岭之前的精锐魔兵则已经多达五百万。

而且最终会有多少魔兵走西线堆积到魔獐岭之前,姜晋、元周他们心里还没有数,但西北域最终能挖掘的军事潜力,他们是清楚的。

如此惨烈的血战,再持续两年,到时候都不需要等雍京那边出结果,西北域就会全线崩溃。

要是陈海真能从扶桑海借百余万精锐兵马,怎么说也能为西北域多争一分胜机。

姜明传也不能说这绝无可能,毕竟北陵镇的崛起,陈海是极大借助到九郡国的支持,没有九郡国将数十万战俘败卖给陈海,此时云门塞有那么多的兵马进行消耗。

因此,姜明传内心有心浮气躁,有些恶言恶语也是忍住没说,与沙天河、朱天和、姜赫、杨隐他们商议过明天的战守之事,他在一队扈卫的簇拥下,往燕台关赶去,他也知道云门塞这边需要更多的支持。

北陵镇兵是敢战之师,姜明传对陈海再看不顺眼,也知道北陵镇消耗太甚,并不是好事。

沙天河一夜未睡,就在城楼下和衣而坐,盯着三十里外魔兵的动静,又担忧的往燕台关方向看去。

万仙诛魔大阵,可以说是四柱诛魔阵的终极加强版,核心阵器多达一百二十八柱,汲取魔獐岭地脉的磅礴灵气,威力之力,绝不会一座四柱诛魔阵简单的乘以三十二倍。

实际上,三宗投入魔獐岭北线战场之上的四柱诛魔阵,多达八百余座,但发挥的作用,都未必能有三座万仙诛魔大阵强。

只是再强的天地防御法阵,太过频繁的高强度御用,太过频繁的被强敌强行中断,反噬冲击都会有损阵器。

一年多时间过去,万仙诛魔大阵的威力相比较最初已经有明显的削弱,而每一步高强度使用后,三宗的炼器师整理、修复阵器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这些都不是沙天河他们乐见的现象。

而魔族除了血炼魔阵之外,并没有就完全没有法阵。

魔族就算不擅长炼制法宝、阵器,与人族厮杀的这么多年,所缴获的防御法阵,也绝非一座两座,只是在魔獐岭防线之前,大型的防御法阵都需要汲取灵脉之中的灵气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来,魔族过去一年拼消耗,也是在抢占外围的灵脉要冲,以便他们部署法阵……

云门塞西面三十里外的那座熊瞎子岭,地底就有一座小型的灵脉,从灵脉汲取灵气,差不多能让座像铁壁盘龙壁这样的封禁级法阵威力提高两倍,看到一万多精锐魔兵在那里已经聚集一夜,他们这一动,相信北面还将有更多的魔兵随时增补上来,沙天河知道没有万仙诛魔大阵的配合,他们今天要夺回熊瞎子岭,伤亡就难以控制了。

沙天河也担心魔族有可能故意将熊瞎子岭搞成消耗北陵镇兵力的陷阱。

沙天河正待让人云将朱天和他们找过来时,就见上百里外的yīn霾天空,这时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撕开,闪烁着亿万雷光的殛天玄雷舰,趁着魔族不备,直接西面插过来。

“啊!”沙天河兴奋的站起来,差点控制不住要大叫起来。

虽然在燕台关千里防线的北部,聚集的魔君已经超过十位,但对西翼殛天玄雷舰的突袭却难以及时去拦截,一时间也摸不透殛天玄雷舰内部的虚实。

北面的魔族大营防御自然严密,殛天玄雷舰不会去哪里触眉头,此时只是直奔熊瞎子岭而去。

数百道雷柱轰然而下,接下来就是上千灵剑、法宝相隔十数里远,就如洪流般怒斩而来,到更近处,六膛重装弩疯狂的咆哮起来,眨眼间的工夫,就将上万魔族杀得丢盔弃甲,往北面的魔族大寨疯狂逃去……

看到这一幕,看到他们的镇守将军终于要进入云门塞亲自指挥战事,十数万将卒血勇的吼叫起来,敲打着盾戟,欢迎陈海归来。

看到殛天玄雷舰直接在熊瞎子岭前降落,沙天河、朱天和、姜赫、杨隐等人皆兴奋的迎过去。

“大人,这次到底借来多少援兵,我还以为大人要趁魔族不备,在曲岩谷北面登岸,偷袭天罗谷、断魔族后路呢!”杨隐兴奋的问道。

“贪心不足蛇吞象啊,此时我们想要偷袭天罗谷、断魔族后路,没有三百万精锐战力怎么能成?”陈海笑道,“而就算扶桑海三岛愿意将所有的精锐战力借给我,从扶桑海过来,要渡十数万里的雷暴海域,也没有那么多的铁甲战舰运送兵马啊!我们这次先带了一部分精锐过来,补充北陵镇精英武官的不足!“

“就这一千多人?”杨隐看到千余人马陆续从殛天玄雷舰里走出来,虽然所有人都在辟灵境以上的修为,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力,也有百余人,但跟他们之前所期待的落差还是太大了,禁不住有些失望。

要知道北陵镇兵坚守云门塞这四个月,损失了辟灵境以上的武官,也差不多有千人,陈海带这点精锐过来,只能弥补北陵镇之前四个月的消耗而已。

陈海微微一笑。

陈隽、葛玄乔、姚文瑾、冉虎、吴蒙、齐寒江、韩文当等人,已经打散跟这次从四鹿岛临风港强捋过来的六千辟灵境、六百明窍境降将进行了混编,今后会对外宣称他们是周族借援魔獐岭战场的精英子弟,以补充北陵镇精英战力不足、兵马难以扩大的缺柄。

这样,陈海就能将他与燕州的联系痕迹抹除掉。

除了第一批这些人外,随着九郡国对四鹿岛的控制进行加强,后续还会有差不多三到四倍的精英降将送过来,但陈海最为核心的,还是要加强第一行营,保证第一行营拥有最强大的机动作战能力。

而沙天河、杨隐、朱天河、姜赫所负责统领的第二、第三行营,陈海这一次只打算补充千余精锐武官,维持云门塞的防御。

所以他们在曲岩谷登岸之后,陈海就让左耳、陈隽、葛玄乔他们率六千人马,护送临风港降将的数万亲眷家人,一起去天营城跟第一行营会合,而他带着苍遗、谢觉源、宁婵儿、黑翟、朱炎以及代表周族的周云山,率千余人赶到云门塞,与沙天河、朱天和他们会合,再去见一见元周、姜晋等人……

虽然暂时将熊瞎子岭夺了回来,但还是抗不住魔兵所组织的攻势,陈海暂时还是随沙天河他们退入云门塞主城,让谢觉源、黄歧玮两人,带着千余人马,立时编入第二、第三行营熟悉军务,接下来谢觉源、黄歧玮二人也将留在云门塞,弥补这边的高端战力不足。

陈海得知掌教真人姬江野也亲自到魔獐岭来坐镇了,他先派人去燕台关报讯,接着坐下来听沙天河他们说魔獐岭所发生的诸多战事。

魔族在魔獐岭前损兵折将近二百万,其中在云门塞前丢下三十万具尸骸,北陵镇兵借助天营城源源不断的天机战械供给,同时又有万仙诛魔大阵的支撑,伤亡相对要小得多,但也有十万将卒战死沙场。

当然了,北陵镇在天营城的基础兵力很多,现在又从扶桑海借得精锐武将,将精锐兵力恢复五十万都没有问题,关键还是天机战械的消耗太大了。

之前数年在天营城所储备的两亿斤玄阳精铁,经历几次战事,差不多快消耗干净了,一旦失去没有海量的重锋箭,天机战械的威力将大打折扣。

而三宗目前也只需要天营城那边供给重膛弩,重锋箭等都自行铸造,即便也会额外多供应一些玄阳精锐给天营城,但也远远满足不了北陵镇巨量的消耗。

陈海听沙天河说过这些情况,说道:“无妨,我这次从扶桑海域回来,不单单借来援军,还借来了大量的物资!”

四鹿岛还在慢慢的收编当中,除了周云山率十艘大型铁甲战舰两万余精锐,护送陈海他们归来,到时候也会留在这边协同作战外,周氏的主力兵力还将以守御九郡岛、四鹿岛为主,后续不可能大规模的增援过来。

不过,周氏这次除了借出六千万斤玄阳精铁以及从临风港降兵身上剥下来的三十万套兵甲、以及大量的灵药道符外,还答应往后每年借出一亿斤玄阳精铁以及其他物资供这边御魔消耗……

听到陈海这么一说,沙天河等人颇为高兴,有周氏为后援,北陵镇维持二三十万的常备精锐战力,将没有问题。

朱天和问道:“九郡国怎么会同意借出这么多物资,就不担心师弟您将来还不了?”

九郡国这次攻下四鹿岛,为了将为更好的控制四鹿岛,将所有降将白送给他们也不令人难以费解,但这么多的物资借出来,就多少有些太大公无私了——周云山虽然在场,朱天和还是觉得困惑不解。

“这些物资,是要用维持北陵镇的消耗,但借,还是要三宗的名义去借,将来也是三宗负责偿还,周氏有什么好担心的?”陈海毫不在意的哂然一笑道,“如果这场仗打赢了,对三宗来说,这些不过杯水之物,到时候即便是感激扶桑海的大义,双倍还之也不过分;而倘若打不赢,你我死无葬身之地,魔劫蔓延到扶桑海,周氏只要有足够的物资抵挡魔劫就行,囤积更多的物资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先借给我们,帮他们御魔于三岛之外呢……”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章 借兵之议(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