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九十七章 新的剑法

第九十七章 新的剑法

看着昏睡中的陈长生,苏离微微挑眉,若有所思,因为他之前说的最后那句话,也因为陈长生这些天说过的很多话,做过的很多事。

在云游四海的漫漫数百载旅程里,他见过很多优秀的少年,那些少年有的很天才,有的极有毅力,他最欣赏的几名少年现在都在离山剑宗。

但他没有见过像陈长生这样的少年。

他总以为少年总有少年独有的jīng气神,所谓朝阳与晨露,新蝶与雏鸟,那种青春的生命的气息是那样的清楚与激昂,陈长生也有这方面的气质,却更加淡然,这个少年也是一缕春风,但是初春的风,很是清淡,于是清新的令人心旷神怡。

苏离看着沉睡中的陈长生,沉默不语,仔细观察着。

一般的少年在醒着的时候,往往会刻意压低音调,故作平静从容,以此搏得长辈老成的赞许以及同辈沉稳的评价羡慕,而在睡眠里则会回到真实年龄段应有的模样,露出天真无邪的那一面,陈长生却并不这样,他的眉眼是少年的眉眼,清稚的仿佛雨前的茶园,但神情却还是像醒着时那般平静,甚至……反而有些哀愁。

为什么即便在沉睡中,这个少年的眉头依然皱的这般紧?他在想什么?他在担心什么?他在忧虑什么?如果他的身上始终承载着梦乡里都无法摆脱的压力,那么他醒着的时候,为何却是那样的平静从容,根本让旁人感受不到丝毫

苏离很清楚,陈长生的心里肯定有事,但他不想问,也不想去探询,不是他不好奇,而是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抬头望向莽莽的荒山原野,面无表情,眼眸如星,寒意渐盛,握着黄纸伞柄的手比先前略松,却是更适合拔剑的姿式。

那个叫刘青的杀手,现在就在这片荒山原野之间,应该正注视着这里。大陆杀手榜第三,对一般人来说毫无疑问很可怕,但放在平常,不能让苏离抬头看上一眼,只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平常。陈长生在昏睡中,他身受重伤,怎么看都是那名刺客最好的出手机会,除非那名刺客把保守主义的教条决定继续背下去。

苏离忽然有些紧张,于是脸上的情绪越发淡然。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紧张过了,因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的生死。他以为自己早就已经看透了生死,但在薛河和梁红妆出现后,他才知道,哪怕是剑心通明的自己,依然不能在死亡面前让心境继续保持通明。或者是因为,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最艰难的生死考验。

这辈子他遇见过很多次生死考验,战胜过无数看似无法战胜的强敌,和那些对手比起来,薛河和梁红妆这种级数的人物根本不值一提,但他很清楚,他这辈子最接近死亡的那一刻,不是在雪老城外的雪原里,也不是在长生宗的寒涧畔,而是就在不久之前那座无名的荒山里,当梁红妆舞衣如火扑过来的那一瞬间。

之所以那是他此生最接近死亡的一刻,是因为梁红妆一定会杀死他,因为刘青当时肯定隐藏在不远处,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没有办法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无论在雪老城外面对魔君的yīn影和数万魔族大军,还是在寒涧面对那十余位修为深不可测的长生宗长老,当时他的手里都有剑,他能挥剑。

只要剑在手,天下便是他苏离的,死神在前,他也不惧。但……先前那一刻,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这个叫陈长生的少年。

幸运的是,那名少年证明了自己很值得信任。

“这次是真的欠你一条命了。”

看着沉睡中的少年微皱着的眉头,苏离摇头说道。

那名刺客依然隐藏在山野间,不知因何始终没有出手,或者是因为陈长生的表现或身份让他有些忌惮,或者是因为苏离的手始终没有离开黄纸伞柄。

到了傍晚的时候,陈长生终于醒了过来,脸sè苍白如雪,眼神不似平时那般清澈明亮,就像是宿醉一般,好在识海终于平静,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他看向苏离,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苏离面无表情说道:“想说什么?”

陈长生沉默片刻后说道:“前尘往事,我这个做晚辈的,不知其中故事,不好判断是非对错,前辈或者真没有杀错,但身为人子,替父报仇也不为错,如果都没有错,却要杀来杀去,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有什么地方错了。”

苏离说道:“果然还是说教。”

陈长生说道:“在雪原上,前辈总说自己不是好人,因为杀过太多人,由此可见,前辈也知道,杀人太多终究不是好事,何不改改?”

苏离眉头微挑,似笑非笑说道:“可我何时说过自己想做个好人?既然不想做好人,那为何要改,要少杀人?”

陈长生语塞,有些无奈说道:“前辈,何必事事争先,处处要辩?”

“百舸争流,欲辩忘言,不争不辩,那叫什么活?”

苏离说的很是平静坦然。陈长生却沉默了很长时间,他自醒事以后便一直在读书,知晓身体不好后便想着怎样活的更久些,觉得生命真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件事情,活着便是最美好的事情,很少去想怎样活着才叫活。

他想了想便不再继续想这个问题。

他明白,在对生命的看法上自己是一个饭都无法吃饱的乡下少年,而像苏离这样的人则是天天大鱼大肉吃了好些年,现在开始追求清淡与养生、在食物里寻找传承与jīng神方面的意义,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不代表他对那个世界的人有何抵触或反感。相反,他很羡慕那个世界的人。因为那个世界的人,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活着,本来就应该那样活着,至少比某些人那样活着更有意义。

“那个叫梁笑晓的离山弟子……”

陈长生在周园里遇到的事情,他愿意讲的那些,大部分都已经对苏离说过,也说过梁笑晓的事,只是湖畔的一些细节直到今天才完全补足。

在他想来,既然周园之门重新开启,只要七间和折袖还活着,梁笑晓现在肯定已经被治罪,只是经历了与梁红妆的这场战斗,他对梁这个姓氏有些敏感,所以说出来供苏离参详,却没有想到苏离的反应会如此大。

听到梁笑晓一剑刺进了七间的小腹,苏离的脸sè便yīn沉了起来,仿佛有暴雨在他的眉眼之间积蕴渐生,随时可能斩出数道雷霆。

最后,苏离说道:“他会死。”

陈长生心想那是你们离山自己的事情,而且确实该死,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该死的梁笑晓已经死了,而且用他的死留下了很多麻烦。

苏离已经想到梁笑晓为何会与魔族勾结,只是事涉离山清誉,关键是涉及十几年前长生宗和北地那两场他一手造成的血案,所以不愿对陈长生说太多。

“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他看着陈长生转而问道。

这句话问的自然是陈长生用什么方法看破了梁红妆的星域,如果说第一剑是猜,那么后面的七剑呢?剑剑不落空,自然不可能是猜的,难道他已经学会了慧剑?

陈长生很仔细地想了想,确认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说道:“真是猜的。”

苏离当然不信,但看他的神sè绝对不似作伪,最重要的是,陈长生没有欺骗他的理由,最最重要的是,陈长生真的没有道理这么快就学会慧剑。

能在满天星辰里猜到那颗会移动,本就是极不可思议的事情,能够猜到聚星境修行者星域的漏洞,更是难以想象,不要说他连续猜中了七次。

“如果你真是靠运气,那么你的运气已经好到不止是运气。”

苏离看着他说道:“你是个有大气运的人。”

陈长生不明白,问道:“气运?”

“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

“毅力?悟性?”

苏离摇头说道:“不,是运气。但凡最后能雄霸一方的强者,所谓圣人,无不是拥有极好运气的人,如此才能逃过那么多次危险,当然,运气只是一时,气运才是一世,所以他们都是有大气运的人,包括我在内。”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气运由什么决定?”

“当然是命。”

苏离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所以换句话说,你的命很好。”

听着这句话,陈长生竟无言以对——他从出生开始,便被认为命不好。谁能想到,现在竟被人说命很好。这让他觉得有些荒谬,有些安慰,又有些心酸。

继续南归,二人二鹿终于近了天凉郡,学剑也到了新的阶段。

经历过与梁红妆的那场战斗后,陈长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弱点在何处。

首先是他需要有更强大的神识与意志力。他明白了苏离为何事先会说,只有经历过,才有资格知道想要施展慧剑必须需要足够的力气,因为慧剑更需要超凡的jīng力,不然使剑者根本无法承荷那种海量计算,只怕在出剑之前就会提前昏死过去。

其次,想要战胜一名聚星境修行者,他需要提高自己的输出,这样才有可能在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直接给予对手重击,从而避免连落八剑,都没能直接杀死梁红妆的情况发生,要知道那种情况真的很危险,如果梁红妆再稍微强一些,能再多支撑片刻,陈长生便将识海震荡而倒,他和苏离必死无疑。

于是在暮时的一道溪畔,苏离开始传授他第二种剑法。

“你的真元输出太糟糕,就像拿绣花针的小孩子,就算再快,在对手身上扎了三千六百个洞,也没办法把对方扎死,所以前些天我想了一种剑法。”

苏离看着溪水里的陈长生,说道:“你想不想学。”

陈长生没回答,因为这种事情不需要回答,但凡用剑者,谁不想跟苏离学剑,更不要说,这种剑法很明显是苏离专门为他设计的,而且他这时候很震惊。

看着溪畔的中年男子,他张着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按照这句话,岂不是说那天发现他的真元输出有问题后,苏离便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然而只用了这些天,便设计出了一套全新的剑法?什么是真正的天才?什么是剑道宗师?这就是了。

苏离像是没有看到他的模样,继续说着话,看似平静地介绍着这种新创的剑法,至于内心会不会有些得意,从他微微挑起的眉梢便能察觉一二。

这种剑法叫做燃剑,依然只有一招,准确来说是一种运剑的法门。如果说慧剑是帮助用剑者看破聚星境强者的弱点,那么燃剑则是帮助用剑者暴发自己的剑势真元,在短时间里获得极大增幅,以此对聚星境对手带去更大的伤害。

苏离教他的这两种剑法都很有针对性,仿佛就是专门为了帮助通幽上境的修行者对聚星境的对手完成越境杀。陈长生的真元输出有问题,燃剑就负责解决这个问题。

问题在于,想要解决问题一般都需要付出代价。未成形的慧剑,险些让陈长生变成白痴,这道可以解决他真元输出问题的燃剑,则需要他付出更多东西。

“类似于魔族的解体魔功,虽然不会死,但肯定极惨。”苏离说道:“我说过,传你剑法是指望你护着我回离山,对你并未存过好意,所以学与不学,全在于你。”

陈长生从溪里走了回来,手中的树枝上穿着一只肥嫩的大白鱼,赤着的双足踩碎了溪面上燃烧的太阳,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苏离嘲笑道:“这么死倔憨直的,一点都不讨人喜,比吾家秋山差远了。”

陈长生想着,前辈明明想教自己剑法,却要找这么多由头,就是不想让自己记着情份,这才才是真正的死倔憨直,不过倒也有趣。

苏离看着他说道:“剑势来自燎天剑,剑招用的是金乌剑的秘法,但最最关键的是真元燃烧的那一瞬,我需要你与离山法剑最后一式的气势完全同调。”

陈长生正拿着短剑剖鱼,听到这里时停下,回头吃惊问道:“离山法剑?”

“不错,这是燃剑最大的难点。”

苏离说道:“燎天剑增剑式,剑招增光辉,真元暴燃则需要不要命的气魄。”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说道:“明白了。”

苏离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出剑的时候,要抱着必死的决心,你真的明白了吗?”

陈长生抬起头来,说道:“前辈,我用过那一剑。”

苏离很意外,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你这个小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惜命?记住,不要因为命太好就放肆。”

陈长生说道:“前辈,您知道的,我不是那种人。”

苏离再次沉默,说道:“我现在真不知道……你这少年到底是哪种人。”

(任务成功地完成,明天还是要四千字往上,咱们一起过充实的新年。)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新的剑法 的精彩评论

25 条评论

  1.  沙发# 毛毛虫 : 2015年02月15日

    哇咔咔

  2.  板凳# 毛毛虫 : 2015年02月15日

    哈哈哈哈哈

  3.  地板# 毛毛虫 : 2015年02月15日

    嘻嘻嘻

  4.  4楼# 毛毛虫 : 2015年02月15日

    哒哒哒

  5.  5楼# 毛毛虫 : 2015年02月15日

    啦啦啦

    •  ↓1层 匿名 : 2015年02月15日

      油炸毛毛虫, 我操 有刷。。

  6.  6楼# No.1 : 2015年02月15日

    噗噗噗

  7.  7楼# 秦朝那些事 : 2015年02月15日

    啦啦啦

  8.  8楼# 匿名 : 2015年02月15日

    第几 啊啊啊啊啊

  9.  9楼# 老猫快点更! : 2015年02月15日

    一天一章的速度也是醉了

  10.  10楼# 龙也张狂 : 2015年02月15日

    。。真疯狂啊

  11.  11楼# 老猫快点更! : 2015年02月15日

    为什么看到不到自己的评论

  12.  12楼# 老猫快点更 : 2015年02月15日

    看不到自己的评论?

  13.  13楼# 宁缺 : 2015年02月15日

    看的有味

  14.  14楼# popking : 2015年02月15日

    一章就完成任务了 ?猫腻

  15.  15楼# 有容奶大 : 2015年02月15日

    越来越精彩了

  16.  16楼# 袁家大先生 : 2015年02月15日

    尼玛,跟没看一样,太灌水了!!!!

  17.  17楼# 白鹤 : 2015年02月15日

    很好看

  18.  18楼# 13楼真相了 : 2015年02月15日

    吐槽的好!内容少的可怜啊啊啊

  19.  19楼# : 2015年02月15日

    砍死毛毛虫,麻袋,劳资装了好久,b终于可以解下伪装了

  20.  20楼# 君若陌路…… : 2015年02月16日

    谁说吐槽不会怀孕的 楼上吐槽过得 家里母狗都怀孕了

  21.  21楼# 记住小夜 : 2015年02月16日

    亲,吐槽一下吧,吐槽一下又不会怀孕干啥不吐槽呢

  22.  22楼# 匿名 : 2015年02月16日

    格格嗒

  23.  23楼# : 2015年02月17日

    梁笑晓是梁红妆之女

  24.  24楼# 匿名 : 2015年03月01日

    太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