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他与月光为邻最新章节列表>> 丁墨新书 第1章 他的来意

第1章 他的来意

小说:他与月光为邻     作者:丁墨    发布时间:2015年3月1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淡薄的日光,照亮了山脊。绿意葱茏的树林,折射出大片碎金般的光泽。一座寺庙静静矗立在山巅,俯瞰着不远处的城市。

寺门是暗黄色的,石板路老旧而干净,院子里还种了些花草。时间尚早,一眼望去,清净无人。

谢槿知穿着薄薄的春装外套,黑色长裤下是双运动鞋,一路走上来十分轻快。她掏十块钱买了张门票,跨进寺门。抬头就见层叠洁白的阶梯,以及上方的大雄宝殿。

她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走了几步,手机响了,是同事兼好友冉妤打来的:“槿知,身体好点没?中午要不要我给你带饭?”

谢槿知顿了顿,笑答:“不用了,我没事。”

周围环境空旷,间或还有清脆的鸟鸣。冉妤听到了,奇怪地问:“你在哪儿?”

“唔……”槿知继续朝上走,“在宝安禅寺。”

冉妤一听急了:“你昨晚不是说不舒服吗?生病不在家休息,跑到山上做什么?难道求菩萨保佑啊?你不是无神论者嘛?”

槿知已经走到了正殿门口,她的语气比冉妤慢条斯理多了:“安心。我已经好了,出来走走更舒服。我的确是无神论者,不过对于未知的事物,始终心怀敬畏罢了。”

外头阳光温暖,大殿里却很清冷,处处是灰暗厚重的颜色。暗金色的佛像端坐于宝座之上,双眸好似悲悯地望着前方。

佛香却是清冽好闻的,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槿知默立片刻,在佛前跪了下来。

三跪九叩。

额头轻贴蒲团,她隐约听到身旁有脚步声。大概是别的游客进来了。

拜完之后,她又双手合十,闭眼许了一会儿愿,这才睁眼站起来。

身旁多了个人。是刚才进殿的那个人,他还没走。

槿知眼角余光扫了他一下,微微一怔。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黑色休闲长裤。个子非常高,双手负在身后。殿内光线偏暗,他的脸部轮廓却非常白皙明晰。

他站在离她几步远的空地上。站得很直,似乎没有注意到她,深潭般的双眼,始终盯着佛像。

谢槿知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

一般人进到寺庙里,也会看佛像。但大多是看两眼完事儿。可他却是目不转睛、若有所思。像是要……看出什么门道来。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转过脸来,也看着她。

槿知:“……你好。”点头笑了笑。

他静了几秒钟,负在身后的双手松开,插进裤兜里,也微微一笑:“你好。”

他的相貌这样出色,稍稍一点笑意,眉梢眼角却似乎都已沾染,更显五官清隽生动。可他眼中的笑意又是那样的淡,淡得几乎没有。仿佛这个人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沉静与淡漠。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槿知又问:“你刚才盯着佛像,在看什么?”她着实有些好奇。

他静静注视她一瞬,目光再次落在佛像上。槿知以为他不会回答了,转身刚要离开,却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在看……佛的相貌,与人有什么不同。”

槿知一愣。

她走出门口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还站在殿中。

天空碧蓝高远,阳光将所有佛舍都涂抹上均匀的浅金色。青草和泥土混合的新鲜气味,隐隐飘来。槿知又寻了间偏殿,走了进去。

等她把所有佛堂都逛遍了,也爬完了七层宝塔,再走回正殿门口,才发觉寺里已经来了不少游客。三三两两站在空地上,或是在各个殿宇里流连,寺里倒是热闹不少。

槿知有些奇怪,平时没这么多人。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明白了。

今天恰好是农历二月十九,菩萨生日。小时候,母亲带她在这一天来过几次。她还记得寺里会提供很好吃的斋菜斋饭和糕点。

槿知逆着人流,往清净的地方走。前方的白墙之下,一个穿着长褂的算命先生,正在摆摊。

平时槿知是绝对不会靠近这种人的,此刻望着他铺在地上的繁复八卦图,却有些入神。

她走过去。

算命先生一看大清早有了生意,脸上自然堆满笑意。从旁边拖了张凳子过来:“姑娘,坐、坐。想问什么呀?姻缘、学业、财运?”

槿知坐下,安静了几秒钟,说:“是这样,我最近遇到了一件……离奇的事。”

算命先生“哦”了一声。

清风吹得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槿知的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在心中斟酌了一下词句。刚要开口,一抬头,越过算命先生那平庸而微胖的脸,却瞥见刚才那个年轻男人,出现在人群中。

原来院子里的斋膳堂,已经开始供应饭菜了,门口排起了一条长龙。而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从人群中穿过,正在往外走。周围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妈,吵吵闹闹笑声不断。唯独他身姿挺拔、容颜胜雪,自然十分惹眼。

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低头对身边的大妈问了句什么。大妈的嗓门却是极大的,连远处的谢槿知都听到她笑哈哈的嗓音:“小伙子,你问我们在干什么?还能干什么,领斋饭啊!很好吃的,只有宝安寺能够吃到,听说都传了几百年啦,你要不要尝尝?来,排阿姨这儿!”

话音刚落,周围许多人都朝那男人望去。

出乎谢槿知的意料,他竟然点了点头,走到大妈身后。

先前在殿中看到他老成持重的言行举止,听到他关于“佛相”的话语,槿知隐隐感觉他有些高人风范。

而此刻,“高人”目不斜视,负手而立,跟在一群大叔大妈身后排队领斋饭。

槿知唇角微勾,刚要收回目光,他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头,朝这边看过来。

“姑娘,姑娘?你到底要问什么啊?”

算命先生的声音插进来。

槿知的目光回到算命先生脸上,又静了几秒钟,答:“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单位的大型计算机系统,最近有些不对劲。我觉得……要么撞邪了,要么遇到了很厉害的黑客……”

她的话还没讲完,算命先生身上忽然响起铃声。他歉意地笑笑:“稍等啊我接个电话。”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还是iphone5。

槿知就闭了嘴,听他讲电话:“……嗯,摆上摊了。我这儿还有客户呢。对,中午回来吃饭。下午收了摊就去接孩子……”

槿知忽然就有些意兴阑珊。

她觉得问询算命先生的举动,实在幼稚可笑。于是不等他讲完电话,就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放在桌上,起身走了。

太阳在天空越爬越高,整间寺院都被照得亮堂堂的,周围弥漫着饭菜的香味。槿知虽然满怀心事,也有点饿了。抬头望去,斋膳堂的饭菜已经发完了。十几张圆桌旁坐满了人,都在大快朵颐。一时倒没见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影。

谢槿知眼尖,瞥见几个僧人端着糕点,又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立刻迎了上去。

等她拿着两块晶莹剔透的椰汁绿豆糕,从人群中走出来,就听见身后的僧人扬声道:“糕点已经发完了。”

她低着头往前走,咬了一块在嘴里。当真是入口即化、细腻柔软。她的眉头舒服地展开。

走了几步,眼前忽然出现一双男式黑色休闲鞋,还有两条笔直的长腿。

槿知抬起头。

又遇到他了。

阳光透过树枝照下来,光影斑驳,清风徐徐。周围人来人往,他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双手负在身后。那双眼清澈乌黑,蕴着阳光,看不太分明。

他吃完斋饭了?

槿知咽下嘴里的糕点,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迈步想从旁边绕过去。

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槿知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而他神色平静,手缓缓放下,重新收回身后。他生得本就高挑,此刻站得又近,这样负手注视着她,竟莫名有些迫人的感觉。

这个陌生男人,为什么要拦她?

槿知脑海里闪过他刚才排队领斋饭的画面,瞬间福至心灵,“明白”过来。

否则,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

她低头,看向手里剩下的那块糕点。

然后递到他面前:“吃吧。”

他却没有马上接,看她一眼,目光也落在糕点上。

槿知笑笑:“是很好吃,没关系,给你。”

他又静了几秒钟,眉头还轻蹙了一下。槿知不明白他为什么蹙眉,但也没多想。终于,他伸手接过,放进嘴里。他的手指白皙纤长,吃东西的动作也显得斯文俊雅。

很快他就吃完了。

槿知又冲他笑了笑,再一次迈步想走。却听到他低沉温软的嗓音,不急不徐地响起:“小姐,已经按你的要求吃掉糕点,我想我可以说明来意了?”

啊……

槿知看着他。

“我知道你遇到了可怕的事。”他说。

谢槿知一愣,然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重新负手在身后,眉眼温和地凝视着她,阳光在他的鼻翼旁投下淡淡的阴影。

“我可以帮你解决。”

——

作者有话说:

大家,三个月过得真快。我又开新文了。这一次是都市轻科幻言情,都市言情为主,科幻很软很软的,希望大家喜欢。一些没看过科幻的读者,也希望你们多些耐心,先看几章,看是否合口味,毕竟楠竹萌萌哒!而且我没写推理言情前,你们很多人也不是听到推理就没兴趣么~俺不会写你们印象中的那种很涩很硬的东西,这次也不会上外太空和那些暗黑的情节。你们就当是言情小说读好了!

最后,评论收藏推荐票请统统记得走起!一段新的甜蜜故事,一段新的冒险。希望你们喜欢。

明天见!

喜欢《他与月光为邻》吗?喜欢丁墨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1章 他的来意 的精彩评论

11 条评论

  1.  1# 嬛嬛 : 2015年03月01日

    好看,喜欢男主,萌萌哒

    •  ↓1层 k : 2015年03月01日

      期待-

  2.  2# 消失的漫天繁星 : 2015年03月02日

    等了这么久,终于开篇了,一如既往的吸引我

  3.  3# 天水碧 : 2015年03月02日

    男主萌萌哒

  4.  4# 月光 : 2015年03月02日

    好看,能多更点嘛

  5.  5# 薄靳言的脑残粉 : 2015年03月02日

    黑土大人加油!好好看( •̀∀•́ )

  6.  6# 变态的热衷者 : 2015年03月03日

    好看,希望下一本是推理

  7.  7# cc : 2015年03月04日

    才开始看,

  8.  8# 叫我初一吧 : 2015年03月08日

    赶脚像公明大人呢

  9.  9# 猫儿吊 : 2015年03月11日

    楠竹萌萌哒 喜欢

  10.  10# 很吸引人,丁墨大人加油。 : 2015年03月13日

    南境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