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12章 这一场雨

第12章 这一场雨

  雨下得很大。

  才傍晚时分,天sè就黑得像深夜。天地间,仿佛只有雨的声音。

  谢槿知和谢教授坐在窗边,她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抿了一口。而谢教授在听完她的叙述后,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看向窗外,问了风马牛不相见的一句话:

  “槿知,这样的大雨,下了几天了?”

  槿知有点意外,但还是答道:“五六天吧。”

  他微微一笑。是那种只有在谈及科研问题时,他脸上才会有的微笑。

  “准确的说,是七天。每天傍晚6点至8点,降水量20-60毫升。城区降水最少,郊区达到峰值。”

  槿知微愣,不知道他这么说的用意。

  “你知道的。”他端起茶喝了一口,缓缓说道,“在这个季节,在江城,不应该有这样的大雨。”

  槿知静默不语,清澈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我不能跟你说得太明确。”他继续说道,“只能说,我们研究所,和许多国家的研究机构,都在做气象武器。短期目标是能够jīng准而秘密地控制一个城市的气流、降雨、雷电、风暴等等。”

  槿知心头一震。

  这话的意思是……这场连绵的大雨,居然是他们做的?她一直知道他的研究涉及军工,十分隐秘。没想到离她的生活这么近,并且这么……

  “酷……”她轻叹道。

  但是,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个?

  谢教授不疾不徐地说道:“我跟你提这个,是想说:有些事,普通人也许会觉得匪夷所思——就像你遇到的事。但它也许就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不被公众知晓罢了。”

  槿知点了点头。

  “你跟我说的人工智能,也是一样。”他说道,“的确,据我所知,现在各国公开的研究水平,都没达到你所说的水平。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是否有人,其实已经能做到了。之前外界还有传闻,你肯定也听过——说美国俘获了外星飞船和外星人,掌握了大量外星科技,水平已远超其他各国——这是否又是真的呢?我们同样无从知晓。”

  槿知听得十分专注,想了想,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其实就是:你们科研界尤其是军工界的’水’很深,很多事情不能轻易下结论?”

  谢教授微怔,无奈地笑了:“你这话说的……可以这么理解吧。”

  槿知有点失望:“所以,这件事,永远会是个未解之谜了?”

  “那倒也不一定。”谢教授微笑道,“你们馆长请来的江城大学专家,水平和视野毕竟有限,也接触不到很多保密资料。回头你把系统的详细资料和数据传给我,我想办法找人查一查。但是,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不一定会有结果。”

  谢槿知点了点头。静默片刻,又说:“有生之年,亲眼所见。总是想弄清楚的。”

  这是家法国餐厅,平时人也不多。今天因为下雨,客人更是少。偶尔有人进来,浑身上下也是沾染着水汽。法语音乐徐徐唱着,餐厅里静谧而柔亮。

  “再跟我详细说一下,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谢教授说道。

  提到应寒时,槿知心里的感觉,与提及旁人时,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他的气质他的侧脸他的眼睛,都太过清冽干净了。以至于槿知想到他时,就好像看到了一汪沉静清澈的水,缓缓在月光下流动。

  “他……”她开口。

  微风带动门口的风铃,传来清脆柔软的碰撞声。有人走了进来。侍者轻声恭迎:“欢迎您先生,几位?”

  槿知抬眸望去。

  他今天穿了件西装。照旧是白衬衣,没打领带。手里拎着把黑sè长柄雨伞,底端还在滴水。他的头发也有点湿,显得那张脸更加清寒白皙。

  他将伞交给侍者,像是若有所觉,也朝她这边看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静静一对。

  谢教授在察言观sè方面,自然十分迟钝。他疑惑地问:“槿知,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我在问,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槿知回神。这时,她也注意到应寒时眼中露出非常浅淡温和的笑意,像是在跟她打招呼。两人对视了几秒钟,他便转过脸去,跟着侍者,去了另一桌,一个人坐了下来。

  “他……”槿知看着谢教授,忽的笑了,“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

  是啊,你以为他是隐世高手,再也不会见面。

  结果出门吃个饭就能遇见他。拿一把干净的黑sè长伞,一个人吃饭,完全就像个独居的邻家男人。

  见妹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谢教授皱了皱眉,耐心地引导:“如果不知道怎么形容,那就一项一项来。他的年龄、身高、长相?”

  “哦。”槿知将目光移回谢教授身上,一时间吃不准,是否要把应寒时就在这餐厅里的事实告诉他。毕竟应寒时一直在救她,虽不知他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谢教授到底是国家的人,万一给应寒时带来大麻烦呢?

  于是她含糊答道:“年龄……26、27岁的样子。身高180多点吧,长得挺端正,挺白的。”

  谢教授是个严谨的人,居然马上掏出笔记本和笔,认真记录下来。就在这时,槿知又注意到,应寒时的双手放在餐桌上,抬起了头。他没有看她,而是神sè沉静地看着另一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教授又问:“他有没有透露过他的地址、个人信息?”

  槿知眼角余光瞟着他,答道:“没有。他只说他是黑客,神出鬼没。他挺害羞的。”

  最后这句话她只是随口一说,谢教授看她一眼,然后埋头记下来。而这时,她瞥见隔着数米远外的应寒时,缓缓垂眸,端起茶喝了一小口。他坐姿端正,眉目清俊,一举一动都显得沉稳得体。只是放下茶杯时,那白玉似的面颊,居然浮现一缕红晕。然后抬眸依然看着别处,没看她的方向。

  槿知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这个猜测又实在不可思议。

  她怎么觉得……应寒时好像能听到他们讲话呢?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可是隔得这么远,怎么可能呢?

  “害羞?”谢教授有些好奇,又问,“那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譬如电话、个人IP等等?”

  槿知静默了几秒钟。与此同时,她注意到应寒时也坐着,修长的手指握住茶杯,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没有。”她答,“他也许不希望被别人找到吧。”

  话音刚落,就见应寒时微微垂眸,脸上浮现很淡很淡的笑意,然后那白皙漂亮的手指,开始一下下轻轻在桌面上扣着。似乎心情不错。

  槿知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他在窃听她?用某种神乎其神的方式?可是他们是临时决定来这个餐厅的,她包里也没装什么东西。而且偷偷摸摸装窃听器,总不像他会做的事。

  正疑惑着,对面的谢教授,合上笔记本。大概也觉得问不出什么了,他说:“这样,你想起什么,再给我打电话。”

  “好的。”

  余光望去,应寒时原样坐着,表情平和。

  这时,谢教授的手机响了。大约电话很重要,他的神sè变得有些凝重,站了起来:“我出去一下。”

  槿知点头:“好。”

  谢教授匆匆步出了餐厅。

  周围只有几桌客人,除了音乐声,就只有刀叉轻碰餐盘的声音,还有旁人的说话声。槿知舀起汤,喝了几口。然后再次抬眸,径直朝应寒时望过去。

  他低着头,在看手机。

  其实这么蓦然一瞥,他也是个十分成熟而俊朗的男人。他身材高挑,靠在高背椅里。一只手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指轻轻滑动着。旁边几个女侍者,都时不时地抬头在看他。

  但他恍然未觉。

  “叮咚——”槿知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与此同时,她看到应寒时放下了手机,抬头看向了她,目光清亮。

  咦?

  槿知拿起手机。居然真的是他发的短信:

  “谢小姐,你与这位先生会面结束后,可否留下,有事相商。”

  槿知快速回复了一个“好”。

  然后就看到他唇角微扬,露出了一点笑意,放下手机。

  槿知拿起小勺在碗里划着。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是专程来找她的?

  一定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

  这时谢教授走了回来,没有坐下,而是神sè肃然地拿起外套和公文包,说:“槿知,我送你回去。临时有事,要赶回研究组。”

  槿知顿了一下,说:“不用了,我一会儿有个朋友会过来。你忙就先走吧。情况很严重吗?没事吧?”

  谢教授抬头看了眼窗外,沉默了一会儿。

  “雨下得有点太大了。”他低声答,“应该是学生们在一些数据上出了小差错,我回去看看,修正。问题不大。”

  槿知点了点头,不由得又赞道:“你们很牛。”

  谢教授微微一笑。转身欲走,忽然又停下,看了她一眼:“槿知,你……”

  槿知:“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语重心长地说:“小心谨慎,不要被来路不明的男人骗了。”

  槿知:“……”

  忽然反应过来,朝应寒时瞟去。但见他也微微垂眸,侧脸清隽,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教授走了。

  槿知也已经吃完了,原地坐了几秒钟,就见他买了单起身,然后朝她的方向走过去。

  餐厅里不少人,都看着这个容貌气质出众的单身男人。

  他走得不急不缓,眉目平和。很快就到了她的桌前。他的双手照例负在身后,朝她微微颔首。

  槿知微笑点头:“坐吧。”

  “去我车上吧。”他说。

  这里人多,槿知会意,拿起包起身。他便往旁边让了一步,显得十分有风度。两人隔着半米的距离,一起往门口走去。

  门外,大雨滂沱。两名门童齐声鞠躬:“欢迎您再来!”

  槿知笑笑。他走在她前面一点,站得笔直。手依旧负在身后,略略点了点头,脸sè平静。他接过门童手里的伞,便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那种感觉又来了。他虽然爱脸红,待人接物时,却有种浑然天成的气度,沉稳又清冷。

  两人站在门檐下,他撑开了伞,侧头看着她,眸sè澄黑。

  “稍等。”他说,“我把车开过来。”

  “不用了。”槿知说,“一起过去吧。”

  他静默片刻,单手负在身后。然后将伞,大半移到她头顶。

  槿知浅浅一笑,跟他并肩走进雨里。

  他走得平稳,目不斜视,槿知亦步亦趋地跟着。头顶的雨声非常大,地面全是流水。有车灯照亮水幕,更让人觉得周遭的雨夜,漆黑清寒。

  很快就走到了保时捷旁。之前冉妤虽对应寒时的车惊鸿一瞥,但并未看清车主是谁。所以这还是槿知第一次看到他的座驾,颇为意外。只觉得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开这样的车。

  “滴”一声轻响,车锁打开。身旁的他,倾身替她拉开了副驾的门。从她的角度,看到他微垂着脸,神sè平和。

  槿知忽然开口:“你刚才,为什么能听到我们讲话?你监听我?”

  他的动作一顿。

  两人都安静了几秒钟。

  然而,他转过脸去,竟然直接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同时也避开了她的目光,只看着前方:“上车。”

  槿知打量他两眼,弯腰坐进副驾里。然后就看到他替她关上车门,收了伞,绕到驾驶位,坐了进来。然后低头从中控台上拿起副白手套戴上。更显骨节均匀的双手,搭上了方向盘。

  槿知安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开车要戴手套,杀“它”也戴手套。这人着实古怪至极。

  “你带我去哪儿?”她问。

  他发动了车子,目视前方,嗓音徐徐:“没人的地方。”

  ——

  作者:的确,楠竹带女主去没人的地方,是要干点事儿了。但是你们不要脑补太多,感情发展没那么快,楠竹又不是个久旱逢甘露的逗比。另外,最近《闭眼》片方会陆续公布一些消息出来,大家可以去微博看。有想法,自荐演尸体不要找我,找片方。话说最近总收到一些热心的男孩子发来的自拍照,老墨表示……明天见,新的一周,推荐票走起!

看网友对 第12章 这一场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