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18章 囧囧囧囧(上)

第18章 囧囧囧囧(上)

  “槿知,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你真的不给他来个电话?”

  谢教授无奈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谢槿知坐在无人的休息室里,看着窗外寂静的天空。

  “他是你的父亲,不是我的。”

  谢教授在那头滞了片刻。

  “你……”他正要说什么,却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然后槿知就隐约听到他喊了声:“爸。”

  槿知心头一紧。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个严厉的声音:“你给她打什么电话?我没有这样的女儿!挂了!”

  谢教授:“爸你别……”

  槿知直接把电话挂断,丢在了桌上。

  静了一会儿,她起身,走回外间的工作台坐下。正值中午,大伙儿都不在。她静静地坐着,然后拉开抽屉。

  抽屉里,是母亲与她的一张旧合照。那还是她十几岁的时候,照片上的母亲,也依旧年轻漂亮。甚至可以说,是妩媚而极具风韵的。她穿着件鹅黄sè的衬衫裙,米白sè窄脚裤,化淡妆,戴一条细细的钻石项链。她揽着槿知的肩,神sè温柔,但眉宇间也有淡淡的清冷颜sè。

  槿知看了一会儿,又将照片放回去。

  才女、美女。江城大学的风云人物,性格高洁桀骜,甚至在整个江城都小有名气。可又如何?

  遇人不淑,母亲这一辈子都意难平。最终只与女儿相依为命,红颜早逝。

  所以这辈子,她谢槿知如果寻不到个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的男人,那就宁愿孤独终老。

  “哎呦,西南怎么又发生地震了?”冉妤一边刷手机,一边走进馆厅,身后跟着沉默无言的庄冲。“幸好只有5。4级。”她感叹道。

  槿知抬头,却瞥见庄冲看着她,眼神深沉。

  槿知看他一眼,又继续跟冉妤讲话去了。

  等冉妤去隔壁屋清点期刊了,工作台后只剩他俩。庄冲果然就无声无息地走到她身旁。

  她抬头看着他。

  而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依旧是平时酷酷的样子。眼睛直视前方。

  “他今天会来。”他说。

  槿知:“……谁?”

  庄冲低下头,一只手撑在桌上,压低声音:“高手。”

  这下槿知明白说的是谁了,心头突地一跳。后来她跟应寒时的交往,一个字也没跟庄冲提过。所以此刻庄冲的话让她非常惊讶。

  “他为什么会来?”她也压低声音。

  庄冲露出了一点笑容。

  “我一直在查他的消息,终于有了进展。”他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做了个推断——高手那样牛逼的人,看起来又知书达理,必然看过很多书。于是,我在系统里一搜,发现早在两年前,他就在我们馆,办过借阅卡。”

  难为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这个发现,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以前应寒时也曾经来过馆里?只是整个图书馆那么大,他们从不曾遇见罢了。

  槿知想了想,又问:“即使他有借阅卡,你怎么知道他今天会来?”

  庄冲微微垂下头,笑容更多了一点。

  “我黑进系统管理员账号,停掉了他的卡。然后给他发了邮件,要求他今天来馆办理补卡手续。”

  槿知:“……”

  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庄冲,他是……顶级黑客。你觉得这些小动作,他会察觉不了?”岂止是顶级黑客。如果庄冲知道他黑掉的是高等文明外星人的账号,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庄冲一愣,然后低下头,轻轻地骂了句“卧槽”。

  槿知看着他,觉得那句话说得真没错——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啊。

  ——

  尽管觉得,庄冲为了见偶像而采取的手段略丢人,槿知还是跟他一起,去了楼下专门办理退补卡的办公室。

  距离谢槿知上次跟应寒时分别,已经有半个月。这段时间,两个人之间并非全无联系。

  那个联系,自然就是渴望朋友、热情似火的萧穹衍。

  他给槿知打过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聊天气聊糕点聊心情聊衣服,几乎就没谈什么正经事。槿知耐心好,一直陪着他讲话。末了他还邀请她“去家里玩”。可槿知不知怎么,想到应寒时没开口,她就有点不太想这么贸然主动前往。

  第二个电话,却是托她“找一些经典的健美操资料”。槿知问:为什么找找个?他答得理所当然:因为我最近很喜欢跳健美操啊。

  于是,今天去见应寒时,槿知把给萧穹衍的几张健美操光盘也捎上了。

  退补卡办公室面积不大,里头还有间小储藏室。平时没什么人,值班的小姑娘百无聊赖地在柜台后打着哈欠。

  庄冲此人,虽然入不了谢槿知和冉妤的眼。但以他的相貌学历,对普通小姑娘还是有点杀伤力的。于是在槿知的授意下,他微红着脸跟小姑娘聊了一会儿,姑娘就屁颠屁颠地“帮他的忙”,去馆外买饮料去了。

  这时,已经快到庄冲通知应寒时的时间了。

  庄冲坐在工作台后,槿知却去了里间储藏室。她并不打算跟庄冲一起丢人,打算等应寒时办完卡,找个机会再追上去,顺便把光盘给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槿知靠在储藏室的旧沙发上,静静等待着。

  “咳……”外间传来庄冲的声音。

  槿知起身,莫名的,心跳居然有点快。她缓步走到门口,隔着门上巴掌大的小窗,往外看。

  外间,阳光正好。

  应寒时穿着浅sè外套、黑sè长裤、休闲鞋。手里还拎着个纸袋,不急不缓走了进来。他的头发似乎刚理过,短短的,露出额头。却更显眉眼干净清晰。乌黑的眼睛里,目光静静的。像是蕴着柔和的光泽。

  他走到工作台前,朝庄冲微微颔首。

  庄冲:“你好。”顿了顿又说:“是你,真巧。”

  槿知就没见过演技比他还蹩脚的人。果不其然,应寒时微微垂下眼眸,眼睛里似乎有了点无奈的笑意。然后他还是将身份证和借阅卡,递给了庄冲。

  庄冲大概也觉得尴尬,默不作声地低下头,替他办理着。而他笔直地站在工作台后,目光缓缓扫视一周。槿知立刻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这些书拿来退。”他又说道。

  槿知抬头,看到他从纸袋里,拿出了四五本书。只是隔得远,看不清是些什么书。

  “退书要去楼上。”庄冲说。他霍地站起来,接过那些书:“我帮你跑。”

  应寒时微微诧异:“谢谢,不用……”话未讲完,庄冲已经抱起那些书,自顾自冲出了办公室。

  室内恢复了寂静。外间,只有应寒时一人,负手而立,眉目静朗。

  这跟谢槿知的预计,也有点偏差。原本办理补卡,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所以她才在里间暂时一避。哪知庄冲见到偶像竟如此激动,丢下她就去帮应寒时跑腿了。害她半天也不能出来。

  她侧立在门后,也没再继续往外张望。时间静静流逝着,两人明明没有打照面,她却感觉到气氛有那么一点点不平静。

  而门外的应寒时,抬眸。目光落在屋内的几排书架上,然后是墙上张贴的几幅画。最后,目光落在了里间的门上。

  他的脸,忽然就有了一丝绯红。微微侧转目光,门外的楼道里,并没有人经过。他便移步,一步步缓缓朝那扇门走去。

  槿知听到脚步声靠近,心头一跳。

  这下好了,原本坦坦荡荡,现在无缘无故有口难辩。

  她把心一横,走回沙发旁,往上一躺,然后拿了本书过来,打开盖在脸上。

  装睡。

  她这么应对,是因为觉得已经摸透了应寒时的性子。以他羞涩和守礼的程度,多半是做不到动手去拿她脸上的书的。应该是会默默地进来,又默默地出去。

  正想着,就听见“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她蜷在沙发里不动。

  这辈子,还没做过这种遮遮掩掩的事。于是她的脸,也慢慢热起来。

  他走近了。

  他在沙发旁站定。

  槿知在心中默数:一、二、三……该走了吧。

  哪知这时,忽然感觉到,脸上的书,动了。

  慢慢地、轻轻地,被人拿开。

看网友对 第18章 囧囧囧囧(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