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19章 囧囧囧囧(下)

第19章 囧囧囧囧(下)

  他居然下得了手……这个念头快速闪过槿知脑海。

  灯是开着的,光线很明亮。她装不下去了,睁开眼睛。

  头顶,是他。站在灯下,头发和面颊都晕着浅浅的光泽。他一只手拿着书,另一只手负在身后,低头,看着她。

  他的脸颊,似乎也有点红。澄黑的眼,盯着她。

  “槿知。”他温和的说,“如果有事要见我,直接给我打电话。不需要让你的人,停掉我的卡。”

  槿知:“……”

  她整张脸都难得地红透了,坐直了,说:“是他自己的主意。而且,他不是我的人。”

  应寒时只是唇角微弯,轻轻“哦”了一声。

  这时,外间传来响动,庄冲回来了。应寒时看她一眼,转身:“我们出去吧。”槿知立刻站起来,跟他一块走了出去。

  庄冲撞见他俩的神sè,一愣。但他这回学乖了,没有多问,而是将卡和退书清单都递给应寒时:“办好了。”

  应寒时微笑:“多谢。”他接过,旁边的槿知瞥见,那打印单据上的书名:

  《幽默笑话jīng选1000则》

  《笑死人不偿命》

  《十万个冷笑话》

  《历代野史阅读jīng华》

  《野史也疯狂》

  ……

  她看得一愣,这时应寒时转头看着她:“萧穹衍带了蛋糕给你,在我车上。”

  槿知闻言笑了:“我也有东西带给他。”拿起之前放在工作台上的光盘,她说:“我跟你过去吧。”

  应寒时点点头。两人便一起走向门外。到门口时,应寒时停步,朝庄冲点头示意告别。

  庄冲立刻朝他挥了挥手。

  待他俩并肩走远,庄冲默默坐下来。

  他现在只有一个疑问:御姐什么时候跟高手这么熟了?

  ——

  图书馆内的停车场,在一片小花圃旁。槿知跟着应寒时,两个人都不疾不徐地走着。

  日光明亮而温暖,这感觉当真有点微妙。毕竟她已经知道他是外星人,光天化日之下,两人却像普通朋友那样,并肩行走着。

  “那些书,是借给萧穹衍看的?”她问。毕竟,那些书也很符合萧穹衍的品味。

  应寒时抬眸看她一眼:“不是。是我看。”

  槿知:“……你认真的?”

  “我当然是认真的。”他答,“我喜欢看一些有趣的东西。”

  槿知有点无法想像,眼前这个白皙清瘦的男人,捧着本《十万个冷笑话》,边看边微笑的模样。

  “那你……会觉得好笑吗?”

  “嗯。”他点头,微微露出点笑容,“你们地球人的书,很好笑。”

  槿知“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也笑了。

  两人走到车旁。他打开车门,将副驾上的蛋糕盒子拿出来,递给她。

  槿知打开一看,是块非常漂亮的慕斯蛋糕,顶上还用巧克力酱做满了花纹。那花纹很抽象,复杂难辨,她完全看不懂。但还是微笑点头:“替我谢谢他。这是他要的……健美操光碟。”

  应寒时当然已经见怪不怪,接过放进车里。两人注视着彼此,一时都没说话。

  槿知:“行,那我就先走了。”

  “槿知。”他叫住她。

  槿知抬头看着他。

  而他静默片刻,平和地笑了笑,说:“我要离开江城一段时间。”

  槿知:“哦。”

  “上次的事,应该已经算结束了。你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他说,“如果有什么事发生,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很快赶回来。”

  槿知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两人又静了一会儿。他斟酌道:“需不需要我做个机器人,留下保护你?”

  槿知:“……我觉得应该用不上吧。”

  ——

  目送应寒时的车离开后,槿知才拿着蛋糕上楼。

  结果一进办公室,就见冉妤双眼放光、表情诡异地冲了过来。槿知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就已被她抓住了胳膊,一副严刑逼供的架势:“槿——知——刚才楼下那个保时捷帅哥是谁?”又瞅见她手里的蛋糕:“居然还给你送好吃的!还不从实招来,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这么好的货sè!”

  槿知早已向应寒时承诺保守秘密,自然不会跟她多说。她任由冉妤拖拽着,脸sè不变走到桌旁坐下,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别胡说八道,只是普通朋友。”

  冉妤:“可是……”

  “没有可是。”她微笑说,“赶紧坐回你的位子,还有好多活儿呢。”

  她一旦咬紧不说,冉妤自然没有办法。又磨了半天,最后槿知分了一半蛋糕给她,才堵住了她的嘴。

  等两人吃完了蛋糕,冉妤咬着小勺,说:“可是槿知,不管你怎么想,条件这么好的男人,遇见了你就上啊。”

  槿知头也不抬,淡淡道:“我跟他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槿知声音一顿。

  因为他是……外星人啊。

  槿知兀自有些愣神,冉妤却又想起另一茬,从桌子下拿出个快递包裹,丢给她:“我是跟你说啊,听姐的话,我是宁愿你跟这种高帅富在一起,也不愿意你被那些穷鬼缠着。喏,穷乡僻壤偏远山区的那个男人,又给你寄东西来了。真想帮你丢掉。”

  她虽然语气不屑,槿知却露出笑容,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接过包裹。

  冉妤还在耳边碎碎念着:“你说他一个江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非要跑到西部支教,一去不回头。支教就支教吧,还三天两头给你写信,分明就是暗恋你。槿知我提醒你啊,你平时参加那个慈善组织,给那些孩子做做读书卡片、做些礼物、捐捐钱就算了。可千万别脑子一热,跟那个聂初鸿双宿双飞,去山里当什么穷老师啊!”

  槿知这时已拆开包裹,抬头看她一眼:“冉妤,你安静一会儿。”

  冉妤撇撇嘴,不说话了。

  首先拿出来的,竟然是一副画。小小的一张,不是用笔画的,而是用干掉的花瓣,粘出来的。

  红的、绿的、蓝的……依稀可以辨认出,这些花瓣勾勒出的,是一片花团锦簇的田野。而下方,还有孩子用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槿知姐姐,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槿知忍不住笑了。

  她是几年前,在网上看到聂初鸿等青年支教老师,组织的小慈善机构,然后就开始为这些西部的孩子,做一些事。但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些事。不像聂初鸿等人,一直扎根在那边。

  慢慢地,她跟聂初鸿也熟了。他也时常给她写信。只是几年过去了,两人从未见过面。

  所以在她看来,冉妤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她又继续往下看,那幅画下面,是一叠孩子们的成绩单。那些青涩可爱的字迹,她看着都笑了。

  最后,却是封信。封口很仔细,平平整整放在箱子底部,一点折痕都没有。槿知拿出来,就看到信封上遒劲有力的字迹——

  “槿知亲启”

  落款:聂初鸿。

  ——

  作者:前方高能预警,男配即将登场。不过,在来自蝴蝶星云的寒时哥哥面前,神马男配都是浮云哈~明天是周六了,照例休息,好开心。周日我们再战!记得投推荐票,明天见~

看网友对 第19章 囧囧囧囧(下)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5年03月15日

    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