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仙界独尊最新章节列表>> 蛇吞鲸新书 第十章 天刑殿中辩黑白(上)

第十章 天刑殿中辩黑白(上)

小说: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发布时间:2015年3月15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小寒山,天刑峰,天刑殿

  天刑峰并不是小寒山的主峰,在小寒山诸多的山峰之中也不算是太过显眼,不过却绝对是小寒山修真最不愿意来到的地方之一,因为这里是小寒山戒律堂所在。

  小寒山虽然是一个小门派,但麻雀虽小,五脏齐全,除了五大主峰首座之外,还有另外四堂与五大主峰平齐,这四堂分别是戒律堂、传功堂和外事堂和本务堂。

  外事堂管门派对外一切事项,本务堂管门派内务的一切事项,即一个外交一个后勤,戒律堂是执法,传功堂是传功,这四堂乃是任何一个门派都拥有了最标准的配备,每堂各设堂主一名,副堂主两名,堂主由金丹天的太上长老担任,副堂主则是罡煞天的内门长老。

  天刑峰是戒律堂所在地,天刑殿是则是审问门派弟子的地方,王通在放鹤坊市大闹了一场,击伤了许家两兄弟,其中许明伤势极重,直接被王通打烂了半张脸,脑部受到了震荡,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至于许阳,虽称不上得伤,伤的却也不轻,因为是内伤,所以需要慢慢调养一段时间,眼看五峰大比在即,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影响。

  这事儿闹的有点大了,特别是发生在放鹤坊市这么一个许家直接控制的地方,对许家而言,有点儿打脸的感觉,所以坊市中的许家长老想将王通当场拦下。

  不过坊市是一个开放的地方,许家只是管理者而已,并不能一手遮天,那里人来人往,所有小寒山的修真都能进去,连云峰也不例外,当时在场的便有连云峰的一名内门长老,当然不会让王通吃亏,所以便拦下了许家的长老,事情便闹到了戒律堂。

  王通是连云峰首座的入室弟子,在小寒山的诸多弟子中,身份仅次于真传弟子,说白了他也不是没有根脚的人,以前是因为他自己不争气,为人怯懦,修为又低,因此没人看的起他,在门派之中非议甚多,然而非议仅仅只是非议,并不能降低王通的身份,再加上这件事情又十分的敏感,所以今天戒律堂中非常的热闹,除了当事人之外,戒律堂堂主,金丹第四重天的太上长老温策更是亲自坐镇,戒律堂的两名副堂主,许瑛与谢资两位内门长老也都到了。

  连云峰方面,首座王槐更是亲自到场,还有三位内门长老,这都是来给王通撑腰的。

  作为当事人,王通站在大殿中心,面无表情,许阳面sè苍白的站在他的身旁,时不时的用恶毒的目光瞪他一眼,王通却是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一次,尽情的表达着自己对于许阳的无视与轻蔑。

  温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内心都是这样,身为一个门派的戒律堂堂主,公正是最重要的要求,他就是一个很公正的人,正是因为公正,所以无论是连云峰很重视,而许家则显得十分的轻松,毕竟王通在放鹤坊市打伤许家兄弟是事实,所以今天许家来的人地位并不算太高,也不过是一个内门长老级别的人物叫许雷,不过这并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戒律堂的副堂主许瑛也是许家的人,因此,众人对王通的处境并不怎么看好,即使是到了戒律堂,也不过仅仅是拖延时间罢了,王通一定会被重惩的。

  因为事发地是在坊市,所以目击者很多,甚至已经围观了起来,所以目击者并不难找,许家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在所有的目击者中挑选了十余名在小寒山有些名声,又与连云峰瓜葛不大的弟子和路人做为证人,一起带到了天刑殿。

  一番问讯下来,事情变的一目了然,从王通出现在放鹤坊市一直到把许阳干翻的前前后后清晰的摆在了所有人面前“王通,你扰乱坊市,袭击同门,致人重伤,可知罪否?”

  王通抬起头,看了温策一眼,这位戒律堂堂主给人印象最深的便是两条极为明显的法令纹,看着他微抿着嘴角,yīn沉的目光,王通有一种被猎鹰盯上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将自己从温策营造的气势之中拉扯出来,只是淡淡的道,“扰乱坊市我没有,袭击同门我也没有,致人重伤到是有,不过那只是意外而已,是我和许家兄弟的私人恩怨,派中并不禁止私斗,只是这一次的地方选在了放鹤坊市而已,怎么变成袭击同门了。”

  作为一个修真门派,小寒山其实并不禁止私斗,事实上任何一个门派都不禁私斗,不过这种私斗还有另外一种漂亮的称谓,叫比武,弟子之间友好的切磋也好,解决私人恩怨也罢,都可以通过比武来实现,不过这要有一个前提,就是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之下,而且不能出现死亡或者被废的情况,也就是说,比武要有一个度,不能变成生死搏杀。

  王通直接将许明一拳打成重伤,这是无可辩驳的,所以他很干脆的认了,但是前面几条罪状,他却没有认,扰乱坊市那是地痞流氓才干的事情,无故扰乱坊市就是无故生事,按门规是要重处的,袭击同门的罪更大,不同于私斗,私斗是双方都同意的行为,袭击同门是单方面行事,私斗是门派之中默认的行为,甚至还鼓励这种行为,以此来激励自家的弟子,同时增强战斗经验,而袭击同门,在任何一个门派之中都是大忌,一旦坐实了这样的罪名,轻则被逐出师门,重责被处死,所以王通当然不能认。”

  “私人恩怨,私斗,王通,你说的倒是轻巧,在场所有证人都能证明是你出手突然袭击许明的,一拳便将他打成了重伤,许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不是袭击是什么?”

  耳边传来许瑛尖细的冷笑声,就像是夜枭的号叫声。

  王通抬头看了许瑛一眼,忽然笑了起来,转头对温策道,“温堂主,这里是戒律堂,乃是小寒山最为公正的地方,许副堂主虽然是戒律堂的副堂主,但他毕竟与这许家兄弟沾亲带故,所以我认为这一次的讯问她应该回避,或者,至少让她闭上嘴,您认为呢?”

  “王通,你好胆!!”

  王通的话说的实在是太不客气了,许瑛是戒律堂的副堂主,内门长老,罡煞天的修真,一个凡尘天的小修士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闭嘴,这让她的面子往哪里搁?

  当下便怒喝一声,一抬手便指向王通,顿时,一道细细的锁链射出,缠向了王通。

  面对许瑛的袭击,王通一动不动,只是冷笑。

  锵!!

  那锁链眼看就要缠住王通的时候,一道剑光闪过,将锁链一刀两断。

  “王槐,你……!”

  锁链被切断,许瑛顿时大怒,这条锁链是是一件上品法器,也是她的随身兵器,对她极为重要,在对敌的时候没有损坏,想不到竟然在她自家的地盘被切断了。

  不过当她看到出手的人时,也仅仅只是怒喝一声,却不敢动手,因为动手的是王槐。

  从一开始就处于闭目养神状态的王槐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王通一眼,面上的诧异之sè一闪而过,随后便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来。

  “这里是戒律堂天刑殿,是小寒山最公正的地方,即使你是戒律堂的副堂主也要遵守戒律,我的徒弟说的没错,当事人与你的关系密切,你的确不适合开口,另外,你无故袭击我的徒弟,这笔帐,我记下了。”

  “你……!”许瑛面sè涨的通红,王槐实在太不给她面子了,不过在温策严厉的目光之下,她将已经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温策的心情不大好,被别人当着面训斥自己的下属他的心情当然不会愉快,不过王通也好,王槐也罢,刚才的话中扣住一个“公正”二字,却是让他也无话可说,许瑛是许家安插在戒律堂的人,当事人也是许家的人,不管这背后有什么利益输送关系,表面上的公正还是要维持的,更何况王槐乃是五峰首座之一,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不比自己要差,若是让他在这件事情上抓到了把柄,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所以他用一个严厉的眼神阻止了许瑛把话说下去,算是默认了王槐的要求。

  “王通,你说你不是袭击同门,而是私斗,这只是你一面之言,与刚才诸多证言并不相符,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是在天刑殿做假证吗?”

  一句话说的众皆变sè,在天刑殿做假证?笑话,不想活了?这里可是天刑殿啊,小寒山最恐怖的地方,谁敢在这里做假证?

  王通当然也不会傻到这个地步,指责别人做假证,不过他也不惊慌,心中早就想好了说辞。

  “这些证明并没有做假证,不过他们只是看到了表面上发生的事情而已。”

  “表面上发生的事情?”温策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果然,只听王通继续道,“我和许明是有恩怨的,而且还是不小的恩怨,说来这也是一件丑事,有些丢人,不过既然到了天刑殿,我自然是要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免得被人冤枉。”

  “你说吧!”温策死死的盯着王通,语气出人意料的平静。

  眼前的年轻人给他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王通在小寒山非常的有名,他的名声大多与怯懦和无能有关系,本来一名小寒山的弟子,因为实力不足却凭着关系成为入室弟子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因为这在一个门派之中虽然不是常态,但每隔十几二十年总会有那么一两桩,毕竟修真者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也同样有着这样那样的复杂的社会有关系,谁还没有个三姑六婆呢?即使存在一些非议,但绝不会像王通这样出名,名声也不会像王通这么臭,王通的名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差,很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是谁在背后他也很清楚,不过这种事情连他师父都没有管,自己当然也不会管,冷眼旁观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怯懦无能,是他对王通的最大的印象,可是今天一看这个王通,模样和以前是一样的,但是气质却是变的极不一样了,之前怯懦的模样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然的自信,温策只是意外,并没有怀疑什么,修真世界,实力为尊,王通以前之所以表现的怯懦,是因为实力不济,如今他撞了仙缘,实力大增,自然而然就自信起来了,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件事情的源头要从我那未婚妻和许家的那位三少勾搭成奸开始说起……!”王通用一种悠然的语气说道,一语说出,全场皆静。

喜欢《仙界独尊》吗?喜欢蛇吞鲸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章 天刑殿中辩黑白(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