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25章 狭路相逢(下)

第25章 狭路相逢(下)

  聂初鸿的脸sè都变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胡说什么?住嘴。”

  顾霁生半点不怕的样子,斜他一眼:“你抢着当什么护花使者?看她娇滴滴的样子像是会为你留下吗?趁早死心。”说完,也不管他俩的脸sè,直接绕过,走向了门外。

  聂初鸿的俊脸竟难得的有些发红,看向她:“他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人不坏的,你别放在心上。”

  槿知摇头:“我不会放在心上。”想了想,倒是笑了:“你这个同事,跟只孔雀似的。”

  聂初鸿微愣,望着门外顾霁生的背影,也笑了。

  ——

  接下来一天的相处,槿知却发现,顾霁生也并不算是针对她。他根本对什么事都挺挑剔的。学校雇了村里的张嫂子每天来做饭,吃饭时,他就挑三拣四,嫌肉炒咸了,菜炒老了。一边批评,一边慢吞吞地吃。其他人好像对这已经见怪不怪,张嫂子笑呵呵地继续给他们打菜;聂初鸿眉都没抬一下,低声照顾着槿知是否吃好;连孩子们都跟没听到似的,还有孩子趁顾霁生骂人,偷偷从他碗里抢菜吃。

  庄冲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起来就来食堂吃饭。闷头吃了半天,才抬头对槿知说:“这人是谁?欠抽。”

  等吃完饭,大家一起带着孩子到外面散步。顾霁生又始终皱着眉,嫌太阳太大,嫌油菜花田长得太密太俗;

  下午,槿知带着孩子们剪纸,做读书小卡片。以前她寄来的卡片,都是现买的,只自己写字而已。所以可以想像,她现在亲手剪的卡片,必然是毛毛刺刺,不那么美观的。

  结果顾霁生就凑过来,看了两眼,一脸嫌弃:“你还是不是女人?一张纸被你剪得这么惨不忍睹。”槿知也不还嘴,自顾剪自己的。结果下一秒,纸和剪刀都被他一把夺去。他在窗边坐下,低头十分专注地剪了起来。几个孩子围过来,只有在这种时候,他的眉目才立刻变得柔和。

  吵吵闹闹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太阳快要落山时,孩子们三三两两都回家了。就剩下聂初鸿、顾霁生、谢槿知和庄冲,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还有孙大娘家的小杰,,因为要跟槿知一起回家,所以蹲在地上玩泥巴。

  聂初鸿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对槿知说:“你想看山里的花海,明天我陪你去。”

  始终点头打游戏的庄冲,抬起头:“我也去。”

  槿知还没答话,结果顾霁生凉凉的声音就响起:“呦,还真是舍命陪美人。关键还算不上多大的美人。我看你是忘了自己是个路痴了,上次迷路在山里,是谁把你背出来的?”

  话音未落,槿知和庄冲都看看聂初鸿,又看看顾霁生。

  聂初鸿倒也大方,淡笑道:“所以霁生,你明天陪我们一起去。”

  顾霁生立马撇了撇嘴:“不去!我要看孩子,而且真是不好意思,山里的路我也不那么熟,我可不想冒生命危险,陪他们进山。”

  庄冲忽然看向他,语气淡然:“我们不稀罕。”

  顾霁生脸sè一变,眼看他俩要顶上了。槿知立刻看向聂初鸿:“孙大娘说,随时可以给我们当导游。”

  这个提议一出,顾霁生和聂初鸿倒都是没反对。聂初鸿点头说:“她倒是对山里的路很熟,体力也好。找她就没什么要担心的了。”

  顾霁生则淡淡道:“那就祝你们玩得愉快。可千万别磕着碰着,回来还要我上药伺候。”说完他就起身,朝屋子里走去。

  ——

  又商定了一些细节,槿知就跟着小杰回家了。庄冲也一头钻进聂初鸿的房间,继续打游戏。聂初鸿走到顾霁生呆着的屋子里,一进门,就见他坐在窗边,端着杯热茶,依旧是平日倨傲又慵懒的样子。

  聂初鸿走到他身旁坐下,抬眸看着他,却笑了:“看得出你喜欢他们,干嘛还总是气别人?”

  顾霁生端起茶喝了一小口,淡淡答:“谁说我喜欢他们?”

  聂初鸿也不与他争辩,拍拍他的肩膀,起身说:“我明天陪她进山,你看好孩子,不要乱发脾气。”

  顾霁生却放下茶杯:“站住。”

  聂初鸿双手插在裤兜里,转身看着他。

  顾霁生长长地叹了口气:“你是真的喜欢她?”

  聂初鸿沉默了一阵,没答,转头就要往外走。顾霁生眉头一挑:“看来是真喜欢上了。”

  聂初鸿停步,在他的床沿边坐下,但是依旧没出声。

  顾霁生转头,望着窗外夕阳中的原野。

  “以前她每次有信来,你那一天都会显得特别高兴。一到花开吧,就一定要去摘一些,做成画给她。既然喜欢,你就好好追。他们要在这里留一个星期,你好歹也有点男人魅力,使出浑身解数,让她看到你,让她感觉你,让她离不开你。不然,她如果以后不为你留下来,你怎么办?既然难得喜欢上了,这样的人,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聂初鸿听了一会儿,反倒笑了。

  “说起追女人,你倒是一套一套的。”他说,“我自己会拿主意。”顿了顿,又说:“喜欢的女人,我也不舍得错过。”

  两人都安静了一会儿。聂初鸿问:“你呢?以前遇到过喜欢的女人没有?”

  “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他的语气里,终于也有了一丝落寞,“我没谈过恋爱。”

  ——

  槿知和小杰刚跨进家门,就见桌上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孙大娘满脸都是笑容,正在解围裙:“回来啦!谢姑娘,你和小杰慢慢吃,我已经吃过了。”说完又把头发重新绑了一遍,提起自己平时常用的布兜:“我要出门一趟,可能明天才能回来。小杰,你听姐姐和老师的话。”

  小杰“哦”了一声。槿知却有点意外,这都傍晚了,深山老林,家家户户都早早熄灯,孙大娘连夜出去干什么。

  但她也没有多问,而是说:“大娘,我们本来想明天进山看花,请你带路的。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马上天黑了,你注意安全。”

  孙大娘一拍脑门儿,脸上的笑容却更盛,说:“哎呦姑娘,我忘了答应过你了。真是对不住。但是呢,大娘今天接了个活。我跟你讲啊,今天白天,我在村子外边,遇到个长得非常俊的年轻人。那家伙,白白的,高高的,眉眼跟画似的。他还特别有礼貌,讲话温温和和的。那个小伙子啊,明天也想进山,已经给了钱,请我当导游呢。你只能等大娘回来,后天再带你进山啊。”

  槿知点头。孙大娘要挣钱,她当然不能拦着。不过有点奇怪,这偏僻地方,原来也有别人来。也许是驴友吧。只能明天告诉聂初鸿他们,改天再去了。

  孙大娘想起今天遇到那人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她记得那年轻人,明明俊俏斯文,却跟个上了年纪的大老爷们似的,背着双手,站在一面山坡上。

  她背着一背篓野菜经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然后他也看向了她,露出了非常温和的笑,朝她点头:“你好。”

  这让孙大娘有点受宠若惊,连忙在衣服上擦了擦双手,点头:“你好。”

  他又看向远处的群山,缓缓地说:“请问,这山中有人居住吗?”

  孙大娘答:“以前还有猎户,现在都荒啦。怎么,你也是进山看花的?小伙子,山里的路不好走,一定要找人带路啊。”

  他这才又看向她,点了点头,问:“谢谢你的提醒。可以麻烦你,为我带路吗?”

  ……

  孙大娘热情很高,拎着包就要往外走。这时埋头扒饭的小杰忽然大声喊道:“姐姐,我也认识进山的路,我带你去!”

  槿知微笑,摸摸他的头。孙大娘却脚步一顿,转头斥责道:“小兔崽子,山里的路我都不敢乱走!你敢自己进山,我打断你的腿。”

  小杰低下头,不说话了。槿知悄声说:“没事的,明天还可以做别的事,姐姐后天去也一样。”

  孙大娘走后,槿知没多久就睡了。小杰也睡在奶奶房间。

  等到了半夜,他就偷偷从床上爬了起来。看槿知睡得正香,他就轻手轻脚爬出了窗户,没发出半点声音,就溜走了。

  ——

  七八岁孩童的想法,非常简单质朴。

  他想,我明明可以找到花海,为什么奶奶还不让我去。我又不怕山里的鬼,因为顾老师说过,世界上没有鬼的。

  他想,我只要走到花海,给槿知姐姐摘一束花回来,他们就会相信我,可以找到花海。这样明天,我就能带她和聂老师去了。

  聂老师说过的,男人,一定要勇敢。

  深夜,山林中更加寂静,也更加清冷。而农村孩子自小走惯了山路,即使漆黑无光,也是如履平地。

  小小的一个人,就这么在山里走了三四个小时。可还没走到,天却好像越来越黑。小杰到底是有点怕了,于是就大声唱起歌来: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稚嫩的童声回荡在林间,他的勇气仿佛也更多了,小腿迈得更加有力。

  终于,到了半山腰的花海。

  小杰擦了擦眼睛,他又困又累,还很害怕。但是前方,在夜sè里堆积得像云海一样的,不正是杜鹃吗?

  他高兴地跑了过去。

  谁知跑了两步,他忽然看到,花海旁的大树下,还站着两个人。

  他又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可不是眼花。那两人站在yīn暗里,对视了一眼,然后朝他走了过来。小杰吓得腿都软了,想跑,但是完全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近,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

  作者:咳,今天写的有点赶,明天我好好写。就快重逢了,表催~

看网友对 第25章 狭路相逢(下) 的精彩评论

2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5年03月17日

    很喜欢

  2.  板凳# 匿名 : 2015年04月25日

    顾霁生喜欢聂初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