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30章 我等你啊(上)

第30章 我等你啊(上)

  此时此刻,望着应寒时,谢槿知觉得别的什么都不用说,只嘱咐道:“你当心点。”

  夹在两人中间的众人们,全都神sè诡异。

  应寒时微微颔首:“嗯。我处理完他们,再跟你讲话。”

  处理……

  槿知淡定地点了点头:“好。”

  庄冲沉默不语。

  歹徒们的小头目,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顿时皮笑肉不笑,看向了应寒时:“这小白脸就是她打电话叫来的救兵?口气好大。”话音刚落,众歹徒都yīn冷地笑了。然后头目朝身旁诸人递了个眼sè,便有三四个人拿着匕首,朝应寒时缓缓包抄过去。

  尽管知道他身手惊人,槿知的心还是提了起来。一旁的庄冲更是出声示警:“当心!”

  应寒时眉都没抬一下。

  白皙的面孔微垂着,像是对周遭的威胁毫不在意。因为敛了笑,眉梢眼角仿佛也多了几分清冷之sè。

  突然间,他动了。

  包括槿知庄冲在内的所有人,瞳孔同时一缩。

  是眼花了吗?不,还是……幻觉?眨眼间他站立的地方已经无人,三个歹徒的匕首同时刺了个空。而此刻,每个人分明看到一团光影,快得看不清的光影,在洞穴中以肉眼不可分辨的速度,飞速移动起来。

  “啊!”“啊!”“啊!”痛呼声此起彼伏,光影过处,众人只看到面前依稀有个人形,然后眼前一黑,剧痛狠狠袭来……被揍了!

  歹徒们就跟被撂倒的积木,一块接一块地飞速倒下。每一个脸上都重重挨了一拳,直接晕死过去。

  尽管槿知以前见过应寒时出手,此刻眼睛还是看直了。一个念头倏地蹦进脑海里:

  要是耳朵和尾巴露出来了……怎么办?

  顷刻之间,山洞里的歹徒们已经倒下得差不多了。这时,槿知突然瞥见站在最角落里、端着枪的那人,不知何时已瞄准了那团光影所在的方向。

  “小心子弹!”槿知失声喊道。

  “砰!”枪响之时,槿知和庄冲同时心头一震,而那团光影一晃而过。

  这样快的躲闪速度,子弹当然是打不中的,“啪”一声打在他们头顶的岩壁下。

  光影骤然一停。

  是他停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视觉上的重叠幻影消失了,槿知也看清楚了他此刻的样子。他一只手负在身后,只有一只手垂落身侧。两只手上都戴着白手套。他的眼眸漆黑得仿佛不见底,清俊的脸竟是非常非常的冷酷决绝,看不到半点温和之sè。槿知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一时间,心头微震。

  他是来自另一颗星球的军人。

  这就是,他战斗时的模样吗?

  转瞬间,光影再现,他的面容身形同时模糊。下一秒,他已经到了开枪的那人面前。那人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扑通”一声就被揍翻在地。

  又是“喀嚓”一声清脆的断裂声,那支长枪就跟软豆腐似的,被生生对折成两截,从光影中丢了出来。

  槿知和庄冲:“……”

  光影停了下来。

  应寒时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抬起头,看着他们。

  他的样子看起来,跟几秒钟之前,没有半点变化。眉目依旧清秀动人,表情依旧平静从容。

  然后,他微微笑了笑,迈开长腿,朝他们走了过来。

  庄冲始终失语中。

  槿知抬起头,看着他走到了跟前。

  他也低头看着她,然后慢慢地,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处理完了。”

  槿知:“……喔。”她忍不住也笑了。

  不知怎的,被他这样注视着,心头就好像有一股暖暖的、软软的细流,在慢慢萦绕着。

  “你……”她刚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旁边的庄冲突然开口:“你到底是不是人?”

  槿知一怔。

  应寒时目光坦率地看着庄冲,刚要说话。

  “他当然是人。”谢槿知已经在他之前开口,“事关隐秘,不能告诉你更多。你懂的。今天的事,不要讲出去。”

  庄冲神sè一敛,默然片刻,像是已自行领会了其中的奥秘,点头:“放心。”又看向应寒时:“你救了我的命,打死都不会说出去。”

  应寒时没想到,庄冲这么容易就接受了槿知含糊不清的解释。他点了点头,真诚道:“多谢。”

  庄冲腼腆一笑。

  这时槿知又说道:“你先带小杰出去,跟聂初鸿他们联络。我和应寒时还有点事谈,很快出来。”

  庄冲:“好。”查看过小杰没有大碍,他就背起孩子朝外走去。

  他俩说话时,应寒时就静静盯着她的侧脸。

  原来,她跟手下人相处时,是这个样子。

  聪明、温和、亲切,还很有威严。

  忽然就让他联想到了地球上空的那颗月亮,不会锋芒毕露,但是静静照耀。

  目送庄冲走出洞口,槿知这才转头,看着应寒时。

  他也正望着她,眼眸中映着浅浅波光,等她说话。

  槿知却忽然上前一步,走到他正前方,然后就探头,朝他身后望去。

  没有?

  她复又抬头,在很近的距离,打量他的脸。跟平常一样,细细白白的脸颊旁,是同样白皙干净的耳朵。没有变尖,也没有竖起来,依旧半掩在黑sè短发中。

  槿知疑惑地问:“耳朵和尾巴怎么没出来?”

  应寒时:“……”她一下子离得这样近,令他微微侧转脸庞,避开她的直视。然后才答道:“对付这些人,还不需要战斗状态。”

  槿知:“……喔。”

  原来这对他来说,连战斗都不是。

  想想也是,那天他可是抱着她,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却毫发无伤。然后又连续弹跳很高很远,就跟颗火箭似的。难怪会露出战斗状态。

  “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槿知微微一笑,应寒时的眸光也变得更温和。槿知先答道:“我过来看一个朋友,还有一些孩子。结果遇到了歹徒。你呢?”

  应寒时静静答:“我也算是……来见一个朋友。”

  “哦,那见到了吗?”

  “还没有。”

  这时,洞口方向传来些响动,隐约听到了聂初鸿和顾霁生的声音。槿知便说:“我们先出去吧,我的朋友到了。”

  “好。”

  槿知想了想:“就说你以前是特种兵?”

  “好。”

  槿知微微怔住,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心想他现在这样温文尔雅好讲话的样子,跟刚才战斗……不,打架时的快准狠,倒是判若两人。

  两人一起转身,朝洞口走去。可刚挪了半步,槿知又停下了。

  应寒时察觉,转头望着她。

  槿知弯下腰,揉了揉腿:“……腿软了。”

  刚才一直没什么感觉。现在尘埃落定,才发觉双腿又僵又麻。

  “等我会儿。”她头也不抬地说,又揉了几下被牛仔裤裹着的纤细小腿,感觉好了些,这才抬起头:“走吧……”

  她声音一顿。

  应寒时背对她站立着,脸也朝着前方。唯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因为刚才的打斗而粘上灰尘的白手套,摘掉了。这只手修长如玉,骨节分明。五指稍稍张开,她甚至可以看清掌心深刻而清晰的脉络。

  “走吧。”他轻声说。

看网友对 第30章 我等你啊(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