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他与月光为邻最新章节列表>> 丁墨新书 第32章 有点期待(上)

第32章 有点期待(上)

小说:他与月光为邻     作者:丁墨    发布时间:2015年3月22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凌晨时分。

  槿知看着小杰终于熟睡的脸庞,又替他掖好被子。这才起身,轻轻走出了房间。

  门外,一轮明月高悬。

  孙大娘也哭着睡着了。这个凶险的夜晚,终于算是结束了。

  槿知有点睡不着。走出门外,站在院子里。

  刚才下山后,警察先对她和小杰做了笔录,就让回家了。聂初鸿他们还跟警察在一起。据说,虽然现场抓到了十多名罪犯,有的还是通缉犯。但是核心犯罪团伙的“黑龙”等人,并不在其中。警察也叮嘱他们最近要格外注意安全,防止黑龙的打击报复。

  槿知吹了一会儿风,忽然注意到,院子外的小山坡上,还坐着个人,他的身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修长挺拔,不是顾霁生是谁?他手里还拎着个小酒壶,抬头望着月亮,慢慢地喝着。一股淡淡的酒香随风飘来。

  槿知走过去。

  他回头看她一眼,复又看着前方:“小杰睡了?”

  “嗯。”槿知在他身旁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

  “咝……”他仰起脖子,又喝了一口。脖子的线条笔直柔美,喉结慢慢滚动着。槿知就盯着他。

  “看什么?想喝我也不会给你。”他放下酒壶,斜瞥她一眼,“我们,可是授受不亲的。”

  槿知笑了:“我不想喝。你为什么要喝酒?”

  顾霁生望着前方,沉默了一会儿,淡道:“觉得自己没有把孩子保护好。”

  槿知心想,这其实并不关他的事。她抬头,望着同样深黑遥远的前方。她想,这世上许多美好的东西,其实都在世人看不到的地方。

  “那是你男朋友?”他忽然问道。

  槿知稍一想,就明白他问的是谁,答:“不是。”

  顾霁生又眯起眼看着她:“真的不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顾霁生头往后一仰,双臂撑在地上,看着天空,然后继续喝酒。

  “那你呢?有没有女朋友?”槿知问。

  “没有。”他答得干脆。

  “哦……那男朋友呢?”

  话音未落,就听到他被呛得咳嗽起来,然后放下酒壶,脸也被呛红了,一双凤眸瞪着她:“你这个女人……有病吧?我才不是那种人!”

  槿知微微一笑,也仰起头,看着星空,忽然说道:“霁生,唱支歌吧。”

  他哼了一声。

  槿知说:“你不是说要感谢我吗?就当是谢礼吧。”

  顾霁生安静了一会儿,才放下酒壶,慢悠悠地问:“想听什么?”

  “就唱那天,你在教室里跟孩子们一起唱的《送别》。”(*)

  深蓝sè的天空下,空旷的原野中。清亮婉转的嗓音,宛如一弯流水,徐徐响起: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槿知听着听着,就感觉自己的心慢慢静了下来。

  原来这世上最美的歌声,就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

  聂初鸿和庄冲刚走到山坡下方,就听到了熟悉悦耳的歌声。抬起头,看到顾霁生和谢槿知,一左一右坐在长满绿草的山坡上,竟都是十分悠闲的样子。

  他俩也走上去。聂初鸿在顾霁生身旁坐下,庄冲自然是守在槿知身后。

  聂初鸿一转头,就看到月光之下,槿知白皙姣好的面容。眼中有浅浅的笑,光泽清透。他的脑海里骤然就闪过今天在洞口时,她跟应寒时牵手走出来的画面。

  他从顾霁生手里拿过酒壶,径自喝了一大口,才丢还给他。

  “槿知。”他看着她,“喜欢这里吗?”

  槿知答:“喜欢。”

  聂初鸿笑了,伸手将顾霁生的肩膀一勾,说:“这也是我们热爱的地方。来年,再来看我们吧。”

  槿知点头:“一定来。”

  一旁的顾霁生却轻轻笑了,嘴里哼起了诗:“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又斜瞥她一眼,忽然就将小酒壶塞到她嘴里:“既然不见不散,那就赏你一口罢。”槿知还没反应过来,那酒已灌进了她嘴里,又辣又呛。她咕噜一声喝了下去,立刻咳嗽起来。

  顾霁生和庄冲难得有默契,居然一起笑了。聂初鸿立刻从顾霁生手里夺过酒壶:“好了,别灌她。”庄冲却又从聂初鸿手里抢走了酒壶,仰起脖子,连喝几大口。

  顾霁生顿时急了:“宅男,住手!这可是三十年的茅台!你喝就是浪费!”

  ……

  过了一会儿,原野上又响起了清澈高远的歌声。刚唱了几句,其他几个人的声音,也合了进来。槿知清脆但是并不动听的歌声,也在其中,聂初鸿和庄冲跟她半斤八两。于是原本那天籁般的嗓音,瞬间被他们带得有点杂乱无章。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大家都用力地、大声地唱着,像是在宣泄什么,又像是怀念什么。

  与此同时,相距甚远的某处树林中。

  一辆越野车中。

  应寒时原本已经坐在驾驶位上睡着了,却被遥远的歌声吵醒了,缓缓睁开了眼。

  萧穹衍的反应更大。他听到动静后,整个人都趴到了车窗上,翻出一台红外高jīng度超远程望远镜,使劲地看着。

  可是看清远处的画面后,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丢掉望远镜,说:“老大,小知居然大半夜跟四个男人在喝酒。我们不用管管她吗?”

  应寒时也拿出望远镜看着。

  他的确有一种遭受侵犯的感觉。以及,随时需要战斗的强烈警惕感。

  但是静默片刻后,他只是放下了望远镜,缓缓道:“小John,跟同伴们在一起的时光,是最美好的。我们不应该打扰她。”

  这话却让萧穹衍愣住了。

  他低下头,嘴忽然扁了。

  “如果林婕、苏、巴鲁、尤维塔……”他小声说了一大串名字,“如果大家都还在,我们也可以一起喝酒。”

  应寒时沉默不语。

  萧穹衍难过了一会儿,又抬头望着星空,咧嘴露出了笑容:“大人,你还记得击溃反叛军的那场战役以前,我们在凤凰号的甲板上喝酒吗?谁猜拳输了,谁就要跟小John跳贴面舞。噢,那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应寒时单手搭在车窗上,抬头也望着星空,笑了:“记得。”

  他当然记得。

  少年从军,戎马半生。他记得凤凰号太空堡垒翱翔于太空时,发出的银sè光芒;记得第一次带领他们跳跃虫洞时,大家兴奋又害怕的喊叫声。

  记得经过宇宙年华柱时,它黯淡而辉煌的光彩;也记得眺望超新星爆发时,宇宙中最圣洁宁静的光芒。

  这一生,有幸见证之所有辉煌盛景,他都铭记于心。

  静默片刻后,他闭上眼睛。

  “睡吧,小John。”

  却听到萧穹衍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大人,回江城以后,我可以不可以邀请小知,也到我们家里喝酒呢?”

  应寒时再度睁开了眼。

  “好。”

  萧穹衍欢呼了一声,刚要开始憧憬,却听到应寒时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不可以跟她跳贴面舞。”

  萧穹衍一下子失望起来,也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

  应寒时安静了一会儿,答:“因为我不允许。”

  萧穹衍:“啊?”

  但是他没有再反驳争辩。因为他仔细一想,觉得非常纠结,喜忧参半。

  喜的是,以前很多时候,BOSS都对他放任不管。现在忽然管教这么严,都不允许他跟别人跳舞。这是说明更加在意他更加重视他了吗?他好紧张好有归属感啊。

  可是,他真的很想和小知跳贴面舞。

  好烦啊,他到底是选BOSS还是选小知啊。

喜欢《他与月光为邻》吗?喜欢丁墨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32章 有点期待(上)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1# 匿名 : 2015年04月12日

    萧穹衍萌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