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42章 七百年后

第42章 七百年后

  很早以前,就有科学家提出,宏观宇宙中的星体结构,与微观世界的电子绕原子核旋转,是极其相似的。甚至有人做出大胆假设,一粒原子,会否就是一个微宇宙?中国古佛经亦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们的整个宇宙,说不定只是某个人手中的玩具。

  在这个我们看来极其宏大的宇宙里,光年为尺度的距离中,唯有光yīn永远向前流逝。当你站在北京二环的出租屋里,透过雾霾好容易望见了一颗星星;那抹星光,也许就是2000年前从天鹅星座发出的。那时那里的人们,说不定正在椭圆形悬浮阳台上,晾晒棉被。

  而在应寒时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军队的同仁,是在对抗反叛联军的最后一战前。那是在凤凰号的中央指挥舱里,他站在浩瀚的星空下。而他们,全都单膝跪在门外,痛哭流涕。然后他转身,走向了无人的黑暗深处。

  应寒时也曾想过,隐匿在依岚山中的,会否是流亡反叛军的人。因为据他所知,曜日坠落之前,已有部分反叛军驾飞船成功逃逸。却没想到,今天遇到的,会是一个自称帝国军人的下级士兵。

  将军百战死,战士十年归。

  他却忽然想起了,在飞船上渡过的那段漫长的星际旅程。星河永远寂静,前方永远黑暗。原来人的心,真的会被孤独,一点点侵蚀。

  失神之间,忽然感觉到掌心一阵柔滑软腻的触感。然后,被人握住了。

  应寒时微怔,转头看着她。

  她正看着前方黑暗中的机器人,神sè非常平静。然后踮起脚,缓缓凑到了他的脸颊旁,柔软的气息也吐在他的耳朵上,声音微不可闻:“要相认吗?”

  应寒时轻轻摇了摇头。五指却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身后诸人,却看得一愣。

  遇到外星机器人,这个事实足以让任何人震撼不已。可谢槿知竟然旁若无人地跟应寒时说起了悄悄话。

  连地上的那些小机器人,都扭头看着他们,很奇怪的样子。而那机器人战士,也沉默下来。

  应寒时不打算相认,槿知虽然有点意外,但想是不是因为旁边还有别人?他自然有他的考虑,于是点了点头。

  这时,洞内缓缓亮了起来。是两只小机器人爬上岩壁,点亮了简陋的油灯。

  暖黄的光线下,他们对面的机器人,身形轮廓也逐渐清晰。

  他并不是槿知想象中的样子。

  他的身躯非常高大,四肢粗壮。看起来比萧穹衍的型号还要大。但是,他并不是站着的,而是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全金属躯壳,锈迹斑斑、颜sè灰暗。身体各处都有破损残缺。一只腿甚至还少了一截,露出了断裂的金属丝线。唯有那双纯红sè硅晶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们。

  “希望,不要吓到你们。”他说。

  “不会。”应寒时答道。

  机器人又动了动,身躯发出沉闷的金属碰撞声。

  “也许是星辰注定,让我在生命的最后,与你们地球人相遇。”他用那机械而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意外得到的一块能量晶片,让我生存了数百年时间。我的生命,早就会终结。现在,最后的一点晶片能量,也快要耗尽了。”

  槿知看着他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忍。听到最后,看了应寒时一眼。而他的神sè依旧清淡平静。

  “你们,为何而来?”机器人问道,“是为了,那块晶片吗?”

  聂初鸿等人并不知道所谓的“晶片”是什么,于是沉默着。应寒时静默了一会儿,答:“我们只是路过,不会抢夺属于你的东西。”

  “对。”庄冲最先附和,聂初鸿和顾霁生也点头:“不会。”

  那机器人安静了一会儿,说:“可不可以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应寒时眉目静朗:“请说。”

  他缓缓抬起金属头颅,看向洞顶外,依稀的天空。

  “在我的机械生命终结后,请将我埋葬在一片泥土里。让我的躯体,可以永远的仰望星空。”

  他又低下头,看着地上那些显得无所适从的小机器人:“还有他们,是我在逃逸飞船角落里,发现的属于富人的观赏玩具。却也是我在地球上唯一的伙伴。我知道刚才,你们并没有伤害捕捉他们。如果落入其他地球人手中,他们也许会受到伤害。能不能就让他们继续生活在这片森林里,直至生命终结?”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好。”应寒时缓缓说道,“你得到了我的承诺。”

  槿知静默不语。其他人的神sè也都有些动容。

  今天目睹的这一切,令聂初鸿十分震撼。而听完了机器人的话,他竟也感觉到某种滚烫沉重的情绪在心头。他上前一步,毅然点了点头说:“你也得到我的承诺。我就住在大山之外,今后会尽我所能,保护他们。”

  机器人安静了几秒钟,轻轻地答:“多谢。”

  而自从踏入这山洞开始,庄冲的心情就阵阵强烈激荡着,此时依然处于失语状态中。顾霁生则缓缓低下头,盯着那些小机器人,修长的眼睛里,也露出怜悯神sè。

  “曜日已经坠落,银河再无帝国。”机器人的声音再次在洞穴中贯穿回荡,竟比之前每一次都要洪亮沉重,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

  “而我将永远忠诚地……流浪。”说完这句话,他的红sè眼珠,忽然就熄灭了。然后整个人保持抬头仰望的姿势,一动不动,也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应寒时站在众人之前,双手负在身后,背影静静矗立不动。小机器人们却全都一呆,然后飞也似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到了机器人的身上,发出了“呜呜呜”的音节,竟是放声大哭起来。

  槿知等人也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聂初鸿说:“我们把他埋了吧。”

  庄冲:“好。”

  顾霁生轻声说:“没想到我们找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而相距甚远的某处山林里,越野车中,萧穹衍慢慢摘下了通讯耳机,低头抹了一下眼睛,虽然那里并不会有泪水。

  “小知……”他自言自语道,“小John好难过。”

  ——

  太阳升起来了。雨后的树林,湿润翠绿,阳光斑驳。飞鸟从天空轻啼而过。

  聂初鸿选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开阔山坡,就与庄冲两人拿着铁铲,开始挖坑。死去的机器人已经被他们抬了出来,放置在一旁,看起来就像是一堆废铁。

  顾霁生坐在距离他们不远的草地上,静静地望着。过了一会儿,清亮婉转的歌声响起了。

  “你那太空舱,

  能够发出金sè的光。

  我废置一方,

  抬头便会为你守望。

  ……”

  槿知微微一怔。她听过这首歌,陈奕迅的《七百年后》,她也很喜欢。还真是唱给外星人的,没想到顾霁生会突然唱起,竟然最应景不过。

  “漆黑的星体花叶树木无从留下,

  你会在流泪吗?

  花开的沙丘滋养我们贫穷地方优美似画……

  天天进化热潮已记不起,

  用霓虹去建设欢喜。

  虽则你我被每粒星唾弃,

  我们贫乏却去到金禧……”

  空旷的山野中,他的歌声仿佛一汪温柔而哀伤的泉,淌过山岭,穿过云霄。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听着。那些原本散落在四处的小机器人们,也都走到了顾霁生的身后,抬头睁大眼听着。过了一会儿,他们手拉手站成一排,随着歌声的节奏,开始整齐地左右摇摆起来。

  ——

  槿知在歌声中,走下了这片山坡。又望树林深处走了一段,抬起头,就看到应寒时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负着手,像是在眺望远方。

  槿知走到他身后的一片草地坐下,手托着下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这个人真的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会站得非常直。背影清瘦挺拔,如同一幅温柔的水墨画。

  “应寒时。”她喊道。

  他转头看着她。

  她拍了拍身边的草地:“过来坐。人不必一直站着。”

  应寒时微微颔首,走向了她。看着他轻轻在自己身旁坐下,手搭在了长腿上。槿知想,他说自己是流亡军人。看他的举止气度,肯定不是普通士兵,应该是军官。不过他年纪这么轻,军衔大概不会太高,也没听萧穹衍炫耀过他有什么丰功伟绩。应该是一名中级青年军官吧。那么,刚才看到一名同样流亡的士兵,在自己面前死去,他心中是否也不太好受?

  这要换别的女人,见到男人难受,大概会温言细语、徐徐开解。或者陪着一起掉眼泪。但槿知一向觉得,那些都是虚妄的。人真正遇上难过的事,旁人如果不是也亲身经历,是没办法感同身受的。

  于是她转头看着他,径直问道:“应寒时,你现在难过吗?”

  他抬头看着前方,漆黑的眼睛像沉静不动的水:“些许。他也是曜日帝国的子民。”

  槿知又问:“那你想哭吗?如果想哭,我马上走开。”

  应寒时眸sè微怔,转头看着她。两人坐得近,她可以清晰看到他眼睛里,她的倒影。然后他竟然徐徐笑了。

  “槿知,男人永远不该哭泣。”他说。

  槿知:“……哦。”

  两人都安静下来,一起望着不远处的山坡上,聂初鸿和庄冲还在挖坑,而顾霁生的歌声轻盈回荡。

  槿知又侧眸瞥他一眼,想,长得这样俊秀清逸,上次那个什么黑龙的手下,还骂他是小白脸。可他的心里,的的确确是住了个纯爷们儿。

  ——作者:今天的内容还没写完,先更这一章,晚上6点前还有一更,走起~记得推荐票票~

看网友对 第42章 七百年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