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四十五章 气动天象 一举铸灵…

第四十五章 气动天象 一举铸灵…

  温策,你告诉我,小寒山规矩何在,刑罚何在?!

  王槐须发皆张,声如雷霆,掷地有声。

  喝问之后,场中鸦雀无声!!

  执法长老,天刑殿主温策面sè涨的通红,表情却是显得有些狼狈,也有些无语。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突然到了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他人都措手不及的地步,不要说他温策,便是在王槐身边的玉太玄风太白等人都没有想到,可是王槐说的不对吗?

  对!

  王槐的质问堂堂正正,毫无破绽,王通已经下了擂台,认输了,无论是从规则上,还是从常理上讲,挑战赛已结束了,王通败,许寒平胜,至于许寒平吃了什么样的亏,受了什么样的伤,会有什么后果,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旁人无关。

  伤残这种事情,在大比之中时有发生,不要说是受伤,便是被干掉了,那也是你的实力不济的缘故,是在大比的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凭什么就你许寒平能凌虐别人,别人就不能凌虐你呢?你许寒平比别人金贵啊?

  你受伤,你受了影响,只能说你自己倒霉,运气不好,脑子不够用,王通是在合理的利用规则。

  在王通认输的情况之下,许夫人突然对他出手,这就是坏了规矩,坏了门规,当然,若是王通毫无根脚,没有靠山,一剑被许夫人杀了,那死了也就死了,小寒山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凡尘天弟子就杀死一个金丹天的太上长老,这是不可能的,至多这位太长上老自行面壁个十几二十年,便当成闭关了,反正这些太上长老平常也不会露面的,今日大比,若非关系到本家的弟子晋级真传的大事,许夫人也不会出面。

  可问题是这位凡尘天的弟子背后站着一峰的首座,是五峰首座之一的入室弟子,偏偏许夫人出手之后便被这位首座拿了个正着,偏偏派中的这些许家子弟看到自家的老祖宗出事,情急之下动了手,目标还是五峰首座之一,偏偏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是在五峰大比之上,偏偏出手的人里头还有一个天刑殿的副殿主,偏偏,这还是在执法长老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

  这么多偏偏加在一起,温策顿时坐蜡了!!

  执法长老的地位并不比五峰首座地,甚至还有些超然,可是现在,面对王槐的质问,他只能愕然而立,一时之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槐兄,此事……!”

  看到温策那一副便秘的表情,玉太玄也有些不忍,欲待开口劝说,为他解围。

  不料此时王槐正憋着一肚子火呢,哪里会听他的,“山主,刚才这个老婆子用横山戒压制我的时候你没有说话,现在说话,是不是有拉偏架之嫌?”

  “这……!”玉太玄老脸一红,也有一种便秘的感觉。

  芦蓬之上都是什么人啊?除了首座就是太上长老,一个个的都是金丹天的老家伙,近在咫尺之间,许夫人与王槐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们会不察觉,不知道,只是当时所有人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想插手而已,修真者也是讲政治的,为了一个凡尘天的小弟子贸然插手两名金丹天修真之间的恩怨,不值得。

  刚才他们没有插手,现在呢?王槐一句话便将他们堵住了,是啊,刚才你们没有插手,那现在也不要插手了?不然的话,这就是在拉偏架,这就是在和连云峰为敌!

  几名与许夫人交好的太上长老本欲开口,此时却也苦笑的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别人不开口,但玉太玄身为山主,却不能不管。

  “槐兄,不是我们不出手,而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也就是你身在局中,才来的及出手,这样吧,先把许夫人放开,大比之后,我相信温长老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直到这个时候,王槐的脚还踩在许夫人的脑袋上,要说这许夫人也是倒霉,身为金丹天的修真者本不该如此的狼狈,但王槐出手突然,又放出了金丹,占了先机,她的修为极就比王槐略逊,在王槐取得先手,金丹压制之下,她甚至都不敢放出自己的金丹,因为这样一来,金丹力量牵引之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强弱分际之下,倒霉的一定是她,因此她不得不强忍着屈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雅的姿势。

  “哼!!”王槐冷哼一声,看着许夫人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狼狈模样,一时之间,念头通达无比,抬起脚,手一松,一股无形的劲力便将许夫人推开。

  脱了束缚,许夫人怒视王槐,想到自己刚才的模样,一口气回不过来,眼前一黑,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恨恨的盯着王槐道,“好,很好,王首座,今日之赐,老身定然牢记在心!”说罢,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丢脸,化为一道流光遁去。

  “哼!”王槐只是冷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温策一挥手,数名天刑殿的弟子从四周涌了出来,将滚落在地上的十几名许家子弟全部抬起,芦蓬之上,终于恢复了清静,玉太玄也长出了一口气,对着那几位前来观礼的别派使者歉然一笑,那几位使者似笑非笑,不停的交换着眼sè,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芦蓬上发生的事情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加上王槐的质问,也不过是半刻钟不到,擂台之上,许寒平突受重创,一开始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待到他适应了面上的痛苦,缓缓的放开手之后,顿时又是一声惨号。

  “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王通,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左眼焦糊一片,眼球已对被烧成了焦炭,再也无法视物。

  他没有看到芦蓬上的一幕,但是他也无须看到,在擂台之上,在小寒山所有弟子面前被王通这样一个小小的凡尘天弟子重创,这是耻辱,无边的耻辱!

  这样的耻辱需要洗刷!

  需要用王通的血来洗刷!

  要用王通的命来补偿!

  他要王通死,现在就死!!!

  王通就在台上,并没有走远,用一种快意的目光看着他,仿佛在嘲笑,仿佛在讥讽。

  刹那间,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的怒火被引爆,被点燃!

  灵根天的气势彻底的放了出来,也不管王通有没有认输,也不管王通在台上还是台上,他就是要将王通击杀当场!

  “放肆!!”

  芦蓬之上,传来一声厉喝,一道白光闪过,将许寒平笼罩,白光收敛,许寒平被送到了九如峰的人群之中,全力真元被禁制,尽管怒火滔天,却也无法发挥出一丝的气力来。

  出手的温策,今天他的脸已经丢的够大了,如果再让许寒平出手,且不说在王槐的眼皮子底下能不能成功,他温策的脸就真的没地方搁了。

  “凡尘天弟子王通挑战灵根天弟子许寒平失败!”传功长老的声音终于响起,为这一次的挑战画上了句号。

  王通挑战许寒平失败,不过,他真的失败了吗?

  众弟子都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了王通,这个一年以来一直上演着咸鱼翻身,废材大逆袭的小子又成功的逆袭了一次,他是怎么做到的?

  是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从王通重创许寒平到传功长老宣布挑战失败,时间虽然短,但一幕幕的大戏让人,让人目不暇接,以至于让他们都暂时忘记了王通是用什么手段赢的,现在尘埃落定的时候,大家这才有多余的心思思考这个问题。

  此时王通似乎因为之前的挑战消耗太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神调息,细小的双头火蛇仍然在王通的身体周围盘旋着,就是这一条双头火蛇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什么东西?

  妖兽?异兽?灵物?!

  这是……

  “伴生灵物,灵级功法!!”

  芦蓬之上,传来一声惊呼,这声惊呼的声音是如此之大,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头。

  “什么,伴生灵物,灵级功法?”

  对在场的所有弟子而言,伴生灵物与灵级功法,都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仅仅只是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也从来没有人想过,如果不是芦蓬之上人的提醒,他们完全想不到这一茬来,现在一经过提醒,大家全都明白了过来。

  是啊,这条双头火蛇不就是与传说中的伴生灵物一模一样吗?能够修炼出伴生灵物来,岂不是说,王通修炼的是灵级功法?

  一时之间,所有人望向王通的目光都变的火热起来!

  竟然是灵级功法!

  怪不得这一年来王通的进步如此之大,怪不得他有如此的自信挑战许寒平,怪不得他能够上演废材大逆袭这般的大戏,原来是灵级功法,原来他撞了仙缘,得到了一门灵级功法,还修炼有成,原来……

  “灵级功法,九火归元功,想不到这王通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归元成功,槐兄,你收了一个不错的弟子啊!!”

  芦蓬之上,风太白叹息一声,扫了一眼刚才发声叫破灵级功法之人,那人面sè一白,讪讪的笑了两声,将伸出来的身子慢慢的缩回了人群之中。

  这人并不是小寒山的长老,而是前来观礼的飞灵谷使者,飞灵谷与小寒山同为梁州七大门派之一,实力差不多,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十分的激烈,当场叫破王通修炼的灵级功法与伴生灵物,显然没有怀着什么好心思。

  “九火归元功,原来是九火归元功,怪不呢!!”

  听到是九火归元功,场中火热的眼神立刻少了一大半,九火归元功是最有名的灵级功法,也是流传最广的灵级功法,功法口诀很容易就得到,算不上珍贵,但是真正的想练成,却是如天方夜谭一般。

  风太白一句话,却是将大家对王通功法的觊觎之意全都打消了,不过,修真界不少人都修炼过这种功法,但是极少听说有人归元成功,修成灵物的,这王通小小的年纪是如何归元成功的?!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归元秘法不成?

  这又是一个值得觊觎的地方!

  “八十年前,我于通幽大泽之中发现了一株朱果树,可惜尚未成熟,大比之前,我算算时日,正是朱果成熟之时,便让子扬领着他们几个去取了回来,此事,太白峰的梅云曦也在场。”王槐幽幽的道,帮王通解决了最后一点麻烦。

  原来是朱果啊!!!

  人群之中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火热的眼神被这个消息全部浇熄了,朱果可以提升修为,可以壮健身体,可以增长寿命,但最重要的一个功效就是涤荡真气,纯化真气,这样一来,王通能够归元成功,便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天地灵物再好,被吃了,自然也就没有了,就算是还有,但是在金丹天首座的手中,你去抢啊?

  “这个小子,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小寒山一众弟子对于王通,只余下了羡慕和嫉妒,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又是一阵惊呼,“他在做什么?”

  什么?

  他在做什么?

  擂台周围,一阵天地元气的异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再看王通,还是站在擂台之下,身体周围不知何时多了一层淡红sè的火行元气,双头火蛇在他的眉心四周盘旋,越来越多的火行元气开始向王通聚集过来。

  “灵、灵、灵、灵、灵根,他要铸就灵根!”

  王通附近,一名曾经见识过别人铸就灵根的弟子结结巴巴的指着王通叫了起来。

  仿佛是在印证他的话语一般,王通眉心的双头火蛇猛的一转,一下子便钻入了他的眉心祖窍之中。

  火蛇入眉心,王通猛的睁开了双眼,仰天长啸,两道赤sè的火光直冲出三尺有余!

  这一声长啸,有如实质,头顶的天空,仿佛也受到了这一声长啸的牵引,云团开始汇聚,众人只觉得周围温度开始升高,大量的火行元气开始在王通的身体周围聚拢,火行元气凝聚,将王通身体周围的其他元气全部排开,方圆十丈之后,温度升高了十数倍,元气已然开始呈现出淡淡的赤红sè。

  晋升,他是当场晋升,他要借刚才的气势一举铸就灵根!!!

  看到这一幕,便是芦蓬上的那些大佬们也不禁动容起来,而那王槐,更是高兴的手舞足蹈,抚须大笑。

  “好,好,好,气动天象,铸就灵根,好,好啊!!!”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气动天象 一举铸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