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第47章 星流之名(下)

第47章 星流之名(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

  应寒时的足尖轻轻点地,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平地拔起数十米。竟比之前每一次跳得都要高。银sè粒子流只堪堪擦过了他的衣袂,然后就一头扑了个空。也许是去势太快,顾霁生险些就撞在了树上,急急刹住。然后又掉头,猛地往上追去。

  蓝天之下,阳光清透。

  应寒时跃上半空,耳朵和尾巴骤然显露,低头看着下方的顾霁生。他的神sè又变得跟那天揍那群歹徒时一样,清冷、决绝,透出几分冷酷。槿知看得心头一怔。

  萧穹衍却在通讯器中低声感叹:“卧槽!小生生到底捡了多牛的一块晶片?他的战斗力达到了S级!”

  槿知并不懂他们的分级,但是S?听起来很牛~逼。于是她小声问:“应寒时能打过吗?”

  萧穹衍像是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说:“小知,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冒失。看看就知道了哦。”

  两人说话间,顾霁生已经快要追上应寒时了。就在这时,粒子流再次改变了。它们如同移光幻影般分裂开,迅速拆分成了数道笔直的粒子光箭,前端锐利无比,齐齐朝应寒时射去。

  槿知失声:“当心!”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

  应寒时的单手居然还负在身后,眼眸沉黑如水。他抬起一只手臂,快如闪电疾若流星,骤然一挥。

  “下去!”他清喝一声。

  雪白光刃如同一轮弯月,在半空中乍然浮现。那光纯白璀璨无比,只照得槿知瞬间低头,无法直视。而那光顷刻间如同潮水般扩大,又如同最浩瀚的冲击波,刹那间将顾霁生的粒子流全部淹没其中。

  “唔……”

  槿知居然依稀听到了顾霁生痛苦的闷哼,然后就看到重新卷成一团的粒子流,从光的覆盖中脱出,像是遭受了重创,重重撞击在地面上。

  槿知的耳膜被震得阵阵发疼,她抬起头,一瞬不瞬看着双手负在身后、徐徐落地的应寒时。

  就在这时,粒子流忽然从地上跃起,掉头就往山坡下方疾驰而去,看样子竟是想逃跑。

  应寒时眉目一抬。

  顷刻间,光影乍现。他的身形已快得槿知看不清,只看到一团白sè光影,如同闪电般穿梭追逐着银白sè粒子流。只一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

  “嘭”一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

  他们停住了。所有光影瞬间消失,槿知睁大眼睛。

  顾霁生整个人居然被压在了树上。他的脸sè又红又白,还有数条未褪的裂纹。

  而应寒时站在他身后,只用单手,牢牢扣住了他的后背。顾霁生的整张脸都贴在了树上,看样子像是想挣扎,可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应寒时抬起头,清俊的脸上没有半点温和之sè。

  “服了吗?”他轻声问。

  槿知有些怔忪。

  上次她就知道,他打架时十分快准狠。而今天,看到他脸sè清冷如雪,在空中挥出磅礴锋利的光刃;以及此刻,看到他只抬抬手,就把顾霁生完全压制住。那气场竟是威严迫人的。

  槿知的心情忽然变得复杂。像是在看另一个男人,可又的确就是那个沉稳温柔的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顾霁生问道。

  应寒时眉目平静:“跟你一样,流亡之人。”

  顾霁生身躯动弹不得,却冷笑两声,说:“即使你杀了我,也不会把晶片给你。”顿了顿说:“我不会让任何人,利用晶片的能量,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应寒时却忽然松开了他,往后退了一步。顾霁生一怔,站直了,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看着他。

  “我从未说过,要抢走你的晶片。”应寒时缓缓说道。

  顾霁生看着他,没说话。

  “我对于任何战争或争斗,已经没有兴趣。”应寒时说,“我来找你,目的与你相同,是为了保护晶片。我既然能检测到晶片能量存在,如果有别人,也能检测到。你的战斗力只到S级,如果他们来抢,你当如何?”

  顾霁生的脸sè已缓和了不少,冷声道:“如果他们来抢,我同样不会给。”

  “如果,他们以孩子和聂初鸿的性命威胁呢?”应寒时看着他。

  顾霁生没吭声。

  “你有两个选择。”应寒时说道,“将晶片交由我保管,一旦确定没有其他威胁,你随时可以取回;或者,你跟我走,由我来保护你和晶片。”

  听到这里,槿知望着应寒时的脸。

  他跑了这么远,做了这么多。却不是为了占有传说中能量巨大的晶片,而是为了替别人保护。

  这个男人骨子里,当真是个执着坚定的烂好人。

  顾霁生却答道:“我不会离开孩子们。”然后抬起眸,定定地望着应寒时:“你说目的跟我一样,是要保护晶片,不落入心怀不轨的人手里。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不会心怀不轨,不会谋取私利?”

  应寒时一时未语。

  槿知却开口道:“霁生,你仔细想想,如果他要晶片,现在早能让你被迫交出来了。何必还帮你一起救孩子、现在还跟你讲这么多?”

  顾霁生看她一眼,倒是没有反驳。

  “以星流之名,请将信任交付于我。”

  槿知微愣,看向讲话的应寒时。星……流?

  顾霁生的脸sè却极为震动,霍然转头看着应寒时:“你说,你是……星流?”

  应寒时负手而立,微微颔首。

  “可是,传说中的星流,不是已经死了吗?”顾霁生满脸不可思议。

  这一刻,应寒时的目光寂静如同他们头顶的日光。

  “我从未曾死去。”他说。

  槿知静静地看着他们。顾霁生的脸sè变了又变,最后竟露出了笑容:“我早该想到的,半兽、光刃……比流星更快的速度。除了星流,还可以有谁?”

  说到这里,他居然收了一向的散漫神sè,脸sè诚挚而平静地、单膝朝应寒时跪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是星流至此。我愿意把晶片献上,不求任何回报。”

  槿知惊讶地看着这峰回路转的一幕。而顾霁生跪着不动,应寒时竟也是脸sè平静地矗立着。只是目光中,露出些许温和sè泽。

  “小John。”她轻声喊道。

  “到?”

  “星流……是什么?”

  萧穹衍答:“哦,就是我们家老大的外号啊。怎么了?”

  槿知:“……”这算什么答案?

  正要再问,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个熟悉的嗓音:“卧……槽!”

  槿知吃了一惊,转头望去,只见聂初鸿和庄冲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眼睛全看着应寒时和顾霁生。

  槿知心知不妙,立刻问:“你们什么时候醒的?”

  庄冲脸sè微红地看着他俩,答:“不知道。被震了一下,就醒了。”

  “应寒时丢出光刃时,我们被震醒了。”聂初鸿忽然开口,眼神晦涩难辨。

  槿知顿时无话可说。

  而距离他们不远的山坡之上,应寒时和顾霁生也察觉到动静,同时转头看过来。应寒时站得笔直,兽耳还尖尖地立着,尾巴轻轻摇动。顾霁生保持跪地姿势,脸上还有几条被揍后残余的裂纹,清晰可见。

  ——作者有话说:今天下午我要去趟北京,去讨论《闭眼》的剧本,此事非常重要,明天能否更新不确定。如果过中午12点没更新,大家就不必刷了。见谅~

看网友对 第47章 星流之名(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