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他与月光为邻最新章节列表>> 丁墨新书 第48章 我的诚意

第48章 我的诚意

小说:他与月光为邻     作者:丁墨    发布时间:2015年3月31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传说中的星流……不是死了吗?

  我从未曾死去。

  以星流之名。

  ……

  谢槿知盯着院廊上橘黄sè的灯光,有些失神。她的身旁,聂初鸿、庄冲同样坐在藤椅里。大家都静默不语。

  唯有萧穹衍,非常高兴地迈着金属长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用他的话说:“反正他们已经暴露,小John也要一起!”

  大概是遭受的jīng神刺激太大,聂初鸿和庄冲看到他,居然也没有太过震惊。

  萧穹衍甚至还带来了自制的小蛋糕,热情地分发给大家。槿知拿了一块,慢慢地吃着。聂初鸿的脸sè依旧沉着,看了萧穹衍几眼,说了声谢谢,也拿了一块。

  庄冲看着萧穹衍:“确定能吃?”

  萧穹衍一扭头:“哼,那你别吃。”

  庄冲立刻伸手抓了一块,咬了一口后,又盯着萧穹衍的身躯:“能摸吗?”

  萧穹衍身形一顿。

  他缓缓抬起头,嘴一咧,朝庄冲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当然可以!不愧是小知带出来的人,太上道了!”

  庄冲也淡淡一笑。

  他俩就这么玩到一起去了。槿知侧眸,看向始终沉默的聂初鸿。

  “在想什么?”她问。

  聂初鸿静默了几秒钟,答:“在想,这些年。”

  槿知就没出声了。

  她抬起头,望向他们面前,紧闭的那扇门。窗口透出些许灯光,应寒时和顾霁生已经在里面呆了半个钟头。

  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应寒时的模样。

  他低着头在吻她,眼眸轻阖,脸颊绯红;他跃起于半空之上,神sè果决挥落光刃;他负手站在半跪的顾霁生面前,脸sè平静而温和。

  她闭上眼睛。

  为什么一直在想?不要再想了。

  ——

  屋内,灯光安静柔和。

  应寒时和顾霁生坐在小方桌前,顾霁生泡来一壶热茶,两人慢慢喝着,一起看着窗外的星空。

  “你多少年了?”顾霁生问。

  “四年。”

  顾霁生笑笑:“我已经一百三十七年。”

  两人都安静下来。跨光年旅行,需要跳跃虫洞。百余年的时间偏差,再正常不过。

  应寒时忽然微怔,垂下眼眸。

  如果,他当时的旅行也出现些许偏差,那么,应寒时就不会遇见谢槿知。

  原来,真的是这漫天星辰,注定了他们的相逢。

  顾霁生没察觉他的失神,问道:“星流大人,还会有谁,来抢夺晶片?”

  应寒时沉吟道:“并不确定。但是母星坠亡之前,逃逸最多的,除了平民,就是……”

  “反叛军。”顾霁生接口道,神sè变得有些冷,“那是群丧心病狂的家伙,决不能让晶片落入他们手中。”

  “你是怎么得到晶片的?”应寒时问。

  顾霁生沉默了一会儿,波光暗敛的眼睛里,露出些许悠远神sè。

  ——

  其实,并不是多么曲折复杂的故事。宇宙高能晶片虽然罕有,但曜日帝国顶级富豪们的家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两片。

  而同样被富豪拥有的,还有他这名歌喉最动人、相貌最美丽的观赏型纳米生物。

  他曾在璀璨星云中引颈高歌,也曾在主人的私宅中,见过这枚光华圣洁的晶片。

  后来,曜日突变,即将坠落。

  后来,许多富豪驾私人飞船逃逸,他也被放置在其中一艘中,跟主人的其他重要财富放在一起。

  穿越星河,跳过光年。飞船也支离破碎,其他人不知所踪,连随船的机器人士兵,都因遭受撞击奄奄一息。唯有他和那些小纳米人,幸运地活了下来,于是一起带着晶片离开。

  他偏爱黑发黑肤,一直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百三十七年,封建王朝、民国、新社会;战争、饥荒、宁静……其实他并不适应地球人的生活,但慢慢地,却也快忘了自己是外星人。

  直至数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每天跟那些贫穷却纯洁的孩子们在一起,被他们需要,被他们深深依赖。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变得有趣起来。并且,充满了从此不灭的希望。

  然后一干,就是这么多年。过几年,就改变一次样貌和身份,重新开始,周而复转。

  ……

  只言片语,就概括了漫长的半生。

  顾霁生放下茶杯,抬眸看着应寒时:“晶片我可否再留几天?今天警察虽然抓了很多人,黑龙却跑了。孩子们始终不安全,我还需要几天晶片的能量。”

  应寒时点头:“好,我们也会在这里多留几天。”顿了顿又说:“你的战斗技巧,实在是太稚嫩了。如果愿意,这几天我来训练你。今后,你有时间就来江城找我。这样,将来才能更好的使用晶片的能量。”

  顾霁生微愣,笑了。

  “果然,是永远正直、心怀怜悯的……伟大星流。”他的语气却变得郑重,朝应寒时深深低下头。

  应寒时静默不语。

  “还有一件事。”顾霁生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我的身份已经被你洞悉。但是外面那些人当中,还有一个人,藏着秘密。”

  应寒时的眸sè漆黑而沉静。

  顾霁生微微一笑:“原来星流大人,也发觉了。”

  ——

  “吱呀”一声,门开了。

  槿知等人同时抬起头,就见顾霁生一脸淡然地走了出来。而越过他的身后,可以看到应寒时依旧坐在窗前,手里举着个茶杯,还在饮茶。

  顾霁生扫一眼众人,目光在谢槿知身上一停,最后落在聂初鸿身上。白皙的脸庞,露出些许怔然神sè。

  聂初鸿也站了起来。

  两人都静默着。旁人自然也都察觉这对昔日的好兄弟之间,气氛不对。连跟庄冲肩并肩坐在一起的萧穹衍,都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初鸿,我……”顾霁生开口,脸居然涨红了。

  聂初鸿却突然转身,走向了院门外。

  顾霁生的心一沉,身体仿佛也僵住了。

  “以后……”却听到他低沉的嗓音传来,“不要再在人前露出那一面。”

  “……好。”

  聂初鸿背对着他,抬起了头:“我很累,明天所有的课你来上。”

  顾霁生一愣,旋即缓缓地、缓缓地露出笑容。那笑容竟灿烂得有些夺目:“好!当然好。”

  聂初鸿又弯腰,从墙角拿了几瓶啤酒出来,然后走向了院外的山坡:“喝酒去吧。”

  顾霁生立刻又说了声“好”,也没看其他任何一个人,跟着他,走了出去。

  院内重新恢复宁静,萧穹衍低下头,跟庄冲窃窃私语着。槿知看着那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身影,露出了微笑。

  她回过头,却看到应寒时已经走了出来,站在廊灯之下,负着双手,面sè温和地望着她。

  槿知也看着他,没说话。但心跳,可耻地又有些乱了。

  “槿知,我有话对你讲。”

  “哦。”

  旁边的萧穹衍立刻弹起来:“我也要听!”庄冲见状也站起来。

  应寒时看一眼他们,走到槿知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温言道:“我们去没人的地方。”

  槿知盯着他:“要不……带上他们一起?”

  萧穹衍和庄冲同时面露喜sè。

  应寒时没吭声。

  忽然间,槿知的腰一紧,整个人也贴进他怀里,又被他那么抱住了。脸蹭着他胸口的衬衣,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听到呼呼的风声从耳边吹过。再抬起头,就见学校的灯光已在数百米之外,而他抱着她,移光幻影般跑进了夜sè里。

  槿知低下头,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一动不动。

  ——

  他又带着她,来到了那条溪水边。

  月光清透,丛林隐秘,流水潺潺。这里安静得仿佛梦中的世界。

  应寒时将她放在了水边,却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抬头看着星空。

  槿知也没说话。她站在他身后,低头看着水中被扯得支离破碎的月影。水下的石头,棱角圆润,清晰可见。

  她轻轻地抬起脚,踩了两下水。心中,无声纷乱。

  而应寒时听着她在背后的一举一动,看着头顶那清澈的月光,想着的,却全都是她。

  想起那日在山洞中重逢,她放下手机,对他露出甜美的笑;

  想起两人第一次趟过这条小溪时,她轻轻牵着他的手,不发一言;

  想起小机器人们被歹徒欺负时,她坐在他的身旁,目光中有隐怒,还有深深的怜惜;

  也想起他低下头吻她时,唇齿间柔软湿润的芬芳,他甚至……碰到了她小小的舌头,而她在那一刹那,似乎也轻轻舔了他一下;

  以及,醒来后,她依旧……不把这个真正的吻放在心上,而是淡淡地对他说:“想开点。”虽然想起这一点,让应寒时的胸口微微有些堵。但终究,还是被更多的柔软情绪覆盖。

  他低下头,说道:“槿知,没有人,可以随意地获知别人的秘密。你心中……有什么愿望吗?”

  前半句话,槿知没有听得太懂。但她以为,他应该指的是顾霁生的秘密。于是也没太在意。

  她低头看着溪水,想了想,自己还真的没什么愿望。一抬头,却望见他挺拔削瘦的背影。脑海中,忽然想起上次,也是在这条溪水里,她握住了他的尾巴。而他,羞窘得简直像要着了火。

  于是她微笑道:“我没什么愿望。就是想再摸摸你的尾巴。”

  原本,只是调侃之语。她想应寒时一定会再次满脸通红,别过脸去,然后闷闷地说:“槿知……别这样。”

  然而,这一次,他只是沉默着。

  像是做了什么十分艰难的决定,他忽然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然而,槿知就意外地看到,尾巴和耳朵露了出来。

  他转过身,看着她,俊脸绯红。尾巴,在身后缓缓摇摆着。

  槿知也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抬起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就握住了自己尾巴的末梢。然后抬眸看着她,缓缓地递到了她的面前。

  “槿知,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向你承诺:今后你想摸它……”他连耳朵根都红了,嗓音也有些低哑,“随时,随意。我……绝不反抗。”

  槿知一怔。

  却听他继续说道:“这是我对你的诚意。那么,你是否愿意信任我,将你的秘密,告诉我?”

  槿知忽然愣住了。她没吭声,也没动,更没有伸手去接过他的尾巴。

  而应寒时低头看着她有些sè变的脸庞,脑海中,却响起刚才在屋子里,顾霁生说过的话——

  “原本,没觉得她有什么异样。但是,小纳米人伪装成巨人偷袭,她却无缘无故注意到偷袭的方向,并且多次提醒大家。我想这一点,星流大人肯定也注意到了;

  更让我确定心中怀疑的,是那朵梅花。您知道,纳米人要模仿什么,几乎就是原样复制,不可能有丝毫差异,连庄冲本人都分辨不出来。她却说,看出梅花有些不一样,让庄冲去撬——她在说谎。难道她提前已经知道,梅花是纳米人假扮的?

  还有,之前我们去寻找小杰,一路几乎都是她在带路,也是她发现了歹徒的踪迹。我对了起了疑心后,核对过地图,猜猜我发现了什么——她带我们走的,竟然是一条直线,让我们以最快速度找到了小杰。难道小杰绑在哪里,她也知道?

  星流大人,恕我冒昧,你喜爱的这个地球女人,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

  应寒时垂下眼眸。

  顾霁生说的这些,他也全都留意到。不止这些,之前黑龙带人上山时,谢槿知也察觉了,说看到树林里似乎有人影。

  但事实上,当时无论以他的目力所见,还是萧穹衍的监控显示,黑龙等人都还在几公里之外。她是不可能看见的。

  ……

  夜sè寂静。

  槿知低下了头,长久的沉默不语。而应寒时单手负在身后,手握长尾,低头凝视着她。

  唯有月sè映照下的清澈溪流,在两人脚下,徐徐流淌着。

  ————我是正文结束后插入小剧场的分割线————

  小剧场之我们的基情

  某一天,萧穹衍忽然跑来,对槿知说:“小知小知,告诉你一件事,千万不要难过。”

  槿知一怔:“应寒时有事?”

  萧穹衍切了一声:“他会有什么事啦。我是想遗憾而抱歉地通知你,今后,我在地球上最好的朋友,不是你了。但是不要气馁,你依然排在第二位,这依旧是很重要的位置哦。”

  槿知想了想答:“第一是庄冲?”

  萧穹衍露出大大的笑容:“宾果!”

  槿知失笑,一拍他的肩膀:“好好对他。”

  结果过了几天,槿知就发觉庄冲上班时,脸好像特别的黑。于是问:“怎么了?”

  庄冲沉默片刻:“小John这几天,缠着我跳贴面舞。”

  槿知:“……”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怎么办,要拒绝吗?”

  庄冲静默之后,再次摇头,一字一句地道:“跨越星球的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槿知:“……加油。”

  槿知离开后,庄冲望着窗外,倒是淡淡笑了。

  没办法,跟他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小天使。

  ……他、忍!

  ————我是作者有话说分割线————

  作者:鉴于我昨天在高铁上撸了半章,今早四点起来撸了剩下半章,上午十点还要去跟导演讨论剧本。你们真的不推荐撒花,慰劳一下我捏?然后明天的更新照旧不确定,十二点来看看有无吧,么么哒!

喜欢《他与月光为邻》吗?喜欢丁墨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48章 我的诚意 的精彩评论

2 条评论

  1.  1# 匿名 : 2015年04月01日 回复

    好可爱啊

  2.  2# 匿名 : 2015年04月01日 回复

    小知有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