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朋自南方来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朋自南方来

听着朱洛的话,陈长生下意识里回头,望向苏离和那名叫刘青的刺客。

离开边城军寨,在林外相遇,他很清楚这名天下第三的可怕刺客一直在暗中跟着自己的苏离,这让他很不安,jīng神压力极大,甚至有时候觉得快要承受不住。

直到先前那刻,他在雨中看到了苏离与这名刺客脸上的笑容,然后看到刺客的剑如破开塘中水月的疏枝一般刺进朱洛的虚象,他才震惊地发现,原来那名刺客跟了自己和苏离这么多天始终未曾出手,不是因为可怕的隐忍与耐心,不是他在寻找更好的出手机会,而是他一直是在保护苏离,他在等待最危险的那一刻出现

刘青居然会金乌剑法,要知道金乌剑乃是苏离自创的秘剑,由此可见,他与苏离之间的关系必然极为亲近,如此说来,今夜的浔阳城确实是一个局,然而,这不是大周朝廷与国教的局,而是离山的局,苏离与那名刺客的局。

这就是陈长生此刻的想法,和朱洛以及此时微雨里的人们想法一样。但刘青没有承认,哪怕他的金乌剑是那样的刺眼,雨丝里还有燃烧的余烬在飘舞。

他会离山的剑,但他不是离山的人。

不知为何,这样毫无说服力的说辞,却让陈长生信了。朱洛自然不会相信,他有自己的判断,只是这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探寻这件事背后隐藏的真相是什么。

朱洛望向苏离,神情冷漠,眼中的月sè却快要燃烧起来。

他今日来浔阳城,就是要杀这个人。

如果是以往,哪怕他是八方风雨,也不敢说自己有战胜苏离的可能,但整个大陆都知道苏离在突破魔族包围的时候受了重伤。他本以为杀死苏离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甚至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但现在看来,即便他亲自出手,也不见得能够成功。

他甚至受了很重的伤。

苏离这样的人,果然很难杀死。

同样的道理,他虽然受了重伤,但也很难被杀死。在大雨里,王破、刘青、陈长生的应对可以说最强硬、最智慧、甚至可以说完美无缺,不可思议地重伤了朱洛,却没有办法让他死去或者认输。

“我确实算错了一些事情。”隔着微雨织成的无数细帘,朱洛看着苏离说道:“所有人都知道你看似漫散随意,游戏人间,但实际上你孤傲清高,在世间没有朋友,而离山也不可能来人援你,但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愿意来帮你这个冷血之人。”

这句话说的自然是王破和陈长生还有刘青三人,尤其是前二者,无论是性情还是别的什么,都与苏离极不相同,他们的行事方式和对世界保存的善意是苏离向来最嘲弄鄙夷的,然而陈长生不离不弃,王破不远千里,就是要帮他,仿佛就是要告诉苏离这个杀人无算的孤星,这个世界并不是一味冰冷,总有些人值得信任。

“但你应该很清楚,他们救不了你。”

朱洛看了眼苏离手里的黄纸伞,继续说道:“你今天不可能活下去,你的这些挣扎只是徒劳,只是在拖时间。”

苏离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屑还是别的原因。

“你拖到了王破出刀,拖到了那名刺客出剑,可是,那又如何呢?”

朱洛指着四周的漆黑如夜的城市与更远处的原野,说道:“你看看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呆子,一个少年和一只见不得光的鬼在你的身前,而我们是整个世界。”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鞋底渐渐离开水泊,身体飘到了雨空里,长发飞舞,霸道的气息笼罩住了整个浔阳城,鲜血从他的胸口与虎口间流淌出来,落到十余丈外的地面,发出啪啪的轻响。

微雨终歇,云层再裂,露出一片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天空,仿佛有月。无数剑意如月华一般落下,月华如水一般轻漾,在街道上流淌。

坚硬的街面上出现了无数道深不见底的裂缝,那些都是剑痕。

这就是神圣领域强者全力施放气息的结果。

朱洛决意发出自己的最强一击。

王破忽然开口说道:“前辈,付出两百年的寿元也在所不惜吗?”

朱洛已经身受重伤,如果想要毫无意外地杀死苏离,便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他看着王破说道:“王家小子,你不一样付出了二十年的寿元?”

先前在客栈里,王破一刀重伤画甲肖张与梁王孙二人。要知道他虽然是逍遥榜首,但实际上,三人的实力很接近,他以一敌二,还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对方丧失战斗力,自然要动用极强大甚至类似于自损的秘法。

王破这样做了,他的付出很大。

当时肖张和梁王孙非常震惊。

这时候他问朱洛,朱洛便把这个问题还给了他。

王破的眉毛被雨水洗过,更淡,更耷拉,衣裳被雨水打湿,看着更寒酸。

如果他是一个算帐先生,他效力的东家肯定已经破产。

但他说的话依然是那样平静而有力量。

“我还年轻,但前辈您已经老了。”

岁月最公平也最不公平。

年龄,就是王破相对朱洛最大的优势。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离,忽然大笑起来,笑声里有道不尽的快意。

然后,他对王破说道:“他们这几个老东西,只能寿终,不能战败,你不用劝他。”

王破懂了,雨街上的人们也都懂了。如果朱洛今夜就此退去,那么还如何能够维系在大陆上的神圣地位,如何还能以八方风雨自居?

既然是八方风雨,便不能败,只能胜。

哪怕要付出二百年时光。

苏离的笑声,回荡在安静的浔阳城里,充满了对所谓声望、家族延绵的嘲弄。

朱洛忽然望向夜空,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苏离的笑容忽然敛没。

朱洛看着他嘲弄说道:“你难道没有想过,既然是我们几个决意杀你,难道我这样的老东西只会来一个?你拖时间,最终还是把自己拖进了深渊,可会后悔?”

浔阳城里的雨已经停了,天空里的云也渐散了,却依然是晦暗的,不知何时。

半边的天空里仿佛有月,在云中若隐若现。

另一半的天空里,忽然出现了无数颗明亮的星辰。

陈长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望向那片星空,发现自己的命星并不在其间,隐约明白那些星辰竟然都是虚象。

是谁来了?居然能够让天地生出如此异象?

王破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刘青站在苏离马前,低着头,鲜血从脸上淌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远处街上响起窃窃私议的声音,偶尔夹着几声惊呼。便是梁王孙和薛河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他们没有想到,今夜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阵仗。

华介夫面sè微白,心想这可怎么办?

有位人来到了浔阳城。

他还没有出现,天空里便出现了一片星海。

一道强大的神识渐渐降临,街上的积水被震的如沸腾一般弹起。

那个人叫观星客,住在海边或是大西洲,夜夜观星,已逾三百年。

那个人与朱洛很亲近,并称星月无双,当然,他也是八方风雨中人。

浔阳城里一片安静。

王破转身望向陈长生,说道:“你该离开了。”

陈长生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说道:“您呢?”

王破想了想,说道:“我想再试试。”

明知不可为却要为之,明知不敌却要战之。

王破在汶水唐家做了三年帐,没有一笔漏误。

他说的话,向来都会做到。

他认为苏离不应该在今夜死去,他便要为之奋战到底。但他认为陈长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因为陈长生只是个少年,还有很多的青春要去浪费,去体会。

陈长生很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没有决定要不要离开。

今天的雨有些寒冷,朱洛的剑很寒冷,但他的血依然还是热的。

最后,他做了决定。

但谁都知道,他的决定,甚至王破的决定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王破陈长生刘青三人,把朱洛逼到了这个份上,已经足以骄傲自豪,而且这场雨战必将会被记载在史书上,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做到更多。

两位神圣领域强者,同时降临在浔阳城。

这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发生过的画面。

很多人下意识里望向苏离。

那两位神圣领域强者,就是为了此人而来。

忽然间,那些想杀死苏离的人,生出很多敬畏与羡慕。

魔族想要杀他,yīn谋筹划多年,强者尽出,万骑围雪原。

他受了重伤,人类世界想要杀他,也要出动两位最强的大人物。

这样的人生,真的很值得骄傲,很荣光,堪称无憾吧。

人们很想知道,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像苏离这样的人,会说些什么。

就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苏离终于开口了。

他看着飘在天空里的朱洛,说道:“能不能再等会儿?”

这很像是在说相声。

还是单口相声。

朱洛微微挑眉,说道:“这时候还想拖时间,有些不符合你的身份,难道说离山小师叔这样的人,也会畏惧死亡后的星海?”

“不错,我就是在拖时间。”苏离的声音很平静,“从军寨到浔阳城,我一直在拖时间,因为他住的比较远,过来需要很长时间。”

朱洛问道:“你一直……在等人?”

苏离说道:“不错。”

朱洛说道:“不是刘青?”

苏离说道:“他一直跟着我,为何要等?而且我以为他是来杀我的。”

陈长生忍不住看了刘青一眼,心想这名著名的刺客和苏离到底是什么关系?

朱洛沉默片刻后问道:“那你在等谁?”

苏离说道:“我在等个朋友。”

朱洛嘲讽问道:“难道你也有朋友?”

如果这话是问一般人,都会显得很荒唐。人活在世上,吃的是五谷杂粮,鲜蔬青果,谁会没个朋友?不管是酒肉朋友,还是同折章台柳的朋友,总之,都是朋友。但这句话问的是苏离,所以不荒唐。

整个大陆都知道,苏离从不信人,没有朋友。

就连陈长生都知道他没有朋友。

离山弟子们是他的门人,甚至可以说是家人,但不是朋友。

王破不是他的朋友,陈长生不是,刘青很明显也不是。

准确来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崇拜苏离的人。

但有资格作他朋友的人很少。

而那些人在苏离看来,都是些老东西,朽木,老王八蛋。

比如朱洛,比如已经快要到来的观星客。

朱洛非常确信,那些有资格作苏离朋友的人,也就是整个大陆唯一有能力改变今天局面的十几个人里,绝对没有人是苏离的朋友。

更寒冷的事实是,世间最强大的那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苏离的敌人。

朱洛不明白苏离等的到底是谁。如果他的朋友是一名农夫,那么这段友情很传奇,很符合美学上的意义,但那又有什么意义?

“像你这样的人都有朋友,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朋友?”

苏离看着朱洛嘲讽说道:“白痴”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浔阳城上空的星海忽然撼动起来。

一道庄严圣洁甚至有些神圣的气息,挡住了那片星海所有的威压。

然后,一人自南方来。

来的是苏离的故人。

那人白衣飘飘,瞬间飞掠十余里地,从城外的原野来到浔阳城里。

那人是个女子,穿着件白sè的祭服。

万里风尘,都在衣袂间,白衣已然渐污。

她掠至朱洛身前。

朱洛发出一道极度震惊的呼喊,然后一剑斩出

白衣女子抬手,衣袖轻拂。

就是这一拂,天空里的云恐怖的绞动起来。

污衣遮月。

月华骤敛。

然后,朱洛退,疾退,一退十余里,直至最后重重地撞到城门上。

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大作。

自陈长生喊出那声苏离在此后,浔阳城的城门便一直紧闭。

这时,浔阳城的城门终于开了。

城门直接垮了。

满地木渣砖砾,朱洛跪在其间,不停地吐着血。

街上,那名白衣女子缓缓收回手指,回头望向苏离。

这是一个相貌平凡的女子,眉眼间隐有岁月的痕迹,浅浅的。

就像她唇角轻扬的线条。

陈长生觉得那件白sè祭服有些眼熟。

人们震惊的张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华介夫带着浔阳城里的教士们,纷纷跪倒,大礼参拜,颤栗不敢言。

那白衣女子视若无睹,只是静静看着苏离,微笑问道:“只是朋友吗?”

(略帅。)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朋自南方来 的精彩评论

50 条评论

  1.  沙发#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老夫还是第一

  2.  板凳#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全省第一

  3.  地板#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我要考428

  4.  4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先四后三后三

  5.  5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428:军哥,你知道当年普通话投票时,四川就差一票差点成为我国语言标准。可想而知,四川话发音是通俗易懂的。学会四川话,走遍中国都不怕哦~~~

  6.  6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406,我昨天刚关注了猫腻的微博

  7.  7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什么作息要规律,饮食要规律合理,真是可笑!!!人受规则束缚,成为规则奴隶,不吃饭会饿死,不喝水会渴死,不休息会累死,若要逆天,必先顺天;若要修魔,须先修佛!先感知客观规则,再一点点改变,从而逆天!!!

  8.  8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人之肉体与意识之结合,一法通之后:佛法、道法、易法、医法、武法、舞法、乐法、书法等等世间万千之法,自当皆通!并且“一法通”大于“万法通”:(“万法通”仅为世间所有知之之法;而“一法通”则为从人以来所有知之之法与未知之法)

  9.  9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宇宙万物都由粒子构成,人之肉体与意识也是如此,粒子又做无规则运动,但在天算之前,粒子运动便有规律,掌握粒子运行规律,也就掌握自己及他人命运,从而逆天改命,达到逍遥游的大自由境界!颠覆整个地球文明,把人类带入修真时代!!站在人类金字塔顶端,俯视众生如同蝼蚁!!!

    •  ↓1层 佛不吾,道不通 : 2015年04月09日

      如何掌握粒子运动规律?

  10.  10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粒子无生命,生命即规则…即意识。以客观规则之体看肉体眼睛,动之世界!!!万法归一 ~~物极必反境界~~一法通,万法皆通

  11.  11楼#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我知道现在的我太弱,性格根本适应不了社会,所以:我只能让这个社会来适应我!!!我一定会让自己变的足够的强大,强大到凭一己之力可以改变这个由72亿多人组成的社会,只有卑微的人类才会说出“当你改变不了环境,只能去适应社环境”之类愚昧可笑的话!!!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制定规则!!!若要逆天,应先顺天;欲要修魔,须先修佛!!!神魔合一;杂而无一!!!

    •  ↓1层 佛不吾,道不通 : 2015年04月09日

      何为顺天?

      •  ↓2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该撒尿撒尿,还拉屎拉屎,无所谓是非,对错,善恶,美丑,集正邪于一身,合善恶与一体!

    •  ↓1层 吾乃天道 : 2015年04月09日

      呔!哪路妖物学了些“卑微”人类的语言来此逞口舌之快,无端放肆,竟敢在此大言不惭!还不快快现出原形待本天道将你镇灭让你从此与无规则的粒子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  ↓2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09日

        让我跟你长相厮守,拜托,我是男的,并且是直男

      •  ↓2层 苏小妹 : 2015年04月10日

        哥们悟出什么秘法,准备修道了?修啥道?一本道?

    •  ↓1层 佛不吾,道不通 : 2015年04月09日

      你如何知道天要你怎样做?不是顺心意吗?

      •  ↓2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10日

        一切顺其自然,但一切皆可强求!就如同强扭的瓜不一定不甜,只要自己知道其中的甜滋味就行。

        •  ↓3层 老猫啊 : 2015年05月01日

          好个屁

    •  ↓1层 佛不吾,道不通 : 2015年04月09日

      求回复

      •  ↓2层 万法归一之宇宙无敌 : 2015年04月10日

        只是粒子的运行规律而已,氢气和氧气点燃生成水,万法归一,杂而无一,神魔合一,科学与迷信的结合!物质与能量的统一。

  12.  12楼# 猫大马甲 : 2015年04月09日

    我干呀, 不在屏好不???

  13.  13楼# 金元宝 : 2015年04月09日

    你个大傻逼

  14.  14楼# 操蛋的人生 : 2015年04月09日

    这尼玛谁啊

    •  ↓1层 等着瞧的兔子 : 2015年04月10日

      你还是去看西红柿的书吧。他的书比较适合你的脑容量。

  15.  15楼# 见微 : 2015年04月09日

    落落他妈

    •  ↓1层 等着瞧的兔子 : 2015年04月10日

      评论同上

  16.  16楼# 折袖光屁屁 : 2015年04月09日

    不是南方圣女?

  17.  17楼# 等着瞧的兔子 : 2015年04月09日

    当代圣女,苏离亲梅竹马的朋友和暗恋者

  18.  18楼# 紫阳真人 : 2015年04月09日

    我老了,你们还年轻。

  19.  19楼# 袁家大先生 : 2015年04月09日

    插插插插

  20.  20楼# 君若陌路…… : 2015年04月10日

    那个二货张夫子又回来了妈蛋

  21.  21楼# 看笑话 : 2015年04月10日

    这神经病啊,病的不轻。去看看吧,要不有人要把你送非人类研究所了。

  22.  22楼# 匿名 : 2015年04月10日

    期待啊

  23.  23楼# 直捣 : 2015年04月10日

    苏离老婆,七间他妈,魔君女儿,你们真猪!

    •  ↓1层 等着瞧的兔子 : 2015年04月10日

      也不知道谁是猪,哈哈。也难怪,猪的阅读理解能力也就这样了。

  24.  24楼# 我猜也是 : 2015年04月10日

    应该是魔族公主。七间她老母。

    •  ↓1层 不是说好秋山才是第一么 : 2015年04月10日

      某门派被杀了17位长老,就是因为七间她老母死了

  25.  25楼# 苏小妹 : 2015年04月10日

    魔族公主,长相应该不普通。

  26.  26楼# 苏小妹 : 2015年04月10日

    而且明显所有人都认识,并且下拜

  27.  27楼# 苏小妹 : 2015年04月10日

    纷纷跪倒,大礼参拜,颤栗不敢言

  28.  28楼# 苏小妹 : 2015年04月10日

    真j8帅

  29.  29楼# 匿名 : 2015年04月10日

    嗯,最后一句略帅

  30.  30楼# 一刀切 : 2015年04月10日

    南方圣女!都不知你们怎么看书的

  31.  31楼# 123 : 2015年04月10日

    圣女不来估计老猫也圆不回去了吧可怜的猫

  32.  32楼# 123 : 2015年04月10日

    不停的水不停的堆字数还好有个南方圣女能救这只可怜的猫江河日下的猫

  33.  33楼# 你这个碧池plus : 2015年04月10日

    你住精神病院几号房 去找你啊 傻逼

  34.  34楼# 苏小小 : 2015年04月10日

    更新阿,折磨人

  35.  35楼# 苍穹至尊仙 : 2015年04月11日

    有谁看过前田香织的新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