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五章 出掌下院

第五章 出掌下院

  夜sè深沉,天空中,小雨细密如丝如雾,缓缓落下。

  王通枕着双臂,仰着头,目光幽远。

  透过天空中厚厚的乌云,王通可以清晰的看到漫天的繁星,乌云无法遮住他的目光,并不是他的目光能够透视,他看到的是未来的星空。

  回到小寒山之后,他无时无刻不在锻炼自己这双能够看透未来的眼睛,尽管受到许多条件的限制,需要耗费许多的心血,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耽误了他的修炼,但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正是靠着这双眼睛与六爻神算,他成功的通过摘星楼的问心路,成功的发下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心魔大誓,成功的从鬼神无双这个大坑之中爬了出来,将自己彻底洗白。

  “鬼神无双的事情差不多彻底的搞定了,也该着手修炼赤焰地火诀了,yīn阳两火元气充斥于天地之间,可是这赤焰地火诀却需要寻一处地火元气充足的地方,小寒山并不适合。”王通寻思着,“距离一下次诸天轮回开启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我要在一年之内修成赤焰地火诀,最好能够归元成功,如此一来,双头火蛇也会再次进化,我的实力也会跟着大进,应对起诸天轮回之地的麻烦来也容易一点。”

  “你想到什么地方修炼?!”

  一道火线自眉心飞出,化为一条拇指细的双头火蛇。

  “什么时候开始,随便什么人都能翻看我的记忆了?!”王通不满的道。

  他的这头伴生灵物自从得了鬼神无双的一部分元灵,灵智提高以后,说的好听一点就如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说难听一点就是******变成了一个极为罗嗦的熊孩子,有的时候王通恨不得把他掐死。

  “我只能读取你有限的思维,比如说这种不设防的想法,对于更深处的龌龊想法我是看不到,就算能看到,我也不会去看,更何况,严格来讲,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一体,我现在和你说话,仅仅只是一种模拟的人格而已,又或者说,是你潜意识深处的一种性格表现罢了。”

  “这有点古怪。”虽然知道双头火蛇说的是事实,但这样和自己的伴生灵物对话,他还是觉得很古怪。

  不过,不管古怪不古怪,习惯了便好。

  小寒山并没有适合修炼赤焰地火诀的地方,不过梁州有,赤焰谷便是昆墟界最有名的地火肆虐之地。

  不过那并不是什么无主之地,在昆墟界这种修真文明之中,元气肆虐之地便是元气充足的地方,这种地方往往与珍贵的材料矿产、灵物、炼器、炼丹、特殊的功法联系在一起,赤焰谷也不例外。

  赤焰谷是梁州第一大门派火神宗的地盘,是火神宗最为重要的一处资产。

  当然,赤焰谷太大了,资源太多,火神宗虽然是梁州第一门派,也不可能完全独霸,这样是引发众怒的,所以火神宗对赤焰谷进行有限的开放。

  所谓有限的开放就是对火神宗之外的修真者收取一定的租金,这些修真者便可以进入赤焰谷,利用赤焰谷的地火元气炼丹炼器甚至练功,对于这些修真者,火神宗都来者不拒,并且形成了一整套规定的流程和制度及收费标准,这样一来大大缓和了因为赤焰谷与外来修真之间的矛盾,二来也能够得到许多额外的收入,算是一举两得之举。

  “去赤焰谷?!”

  王槐有些为难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自己这个弟子,实在有些为难。

  尽管王通通过了摘星楼的问心路,发下心魔大誓成功的洗白了自己,但并不是说他就没有麻烦了。

  通明派被灭门,但是事情却在持续的发酵,事实上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梁州修真势力的重新洗牌,做为曾经的七大门派之一,通明派在梁州拥有巨大的利益,无数的修真资源等着人接手,梁州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必然会风起云涌,甚至血光滔天。

  本地的势力,外来的势力,大门派,小门派,很多人都盯着这一块肥肉,作为梁州七大门派之一,同时也是除了通明派之外与此事关系最深的门派,小寒山一定会被卷入,而王通,作为与通明派灭门关系最为密切的家伙,同样也会身陷漩涡之中。

  在这样的时候,王通最明智的作法就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小寒山,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等待这件事情慢慢解决,然后再出去抛头露面,不过王通似乎并不这么想。

  “你要知道,现在出去,你可能会有许多的麻烦,通明派的事情,鬼神无双的事情都是麻烦,尽管在别人的眼中,你已经洗脱了这些麻烦,但是无上神通,一门无上神通,对我们这些小门派并没有什么价值,但是对那些大门派,甚至极道九派而言,价值却远超你的想象。”

  “我想,极道九派也好,十大门派也罢,绝不会因为一门无上神通而和虚空金皇殿交恶的。”

  “正道或许不会,但是魔道呢,那些家伙可不会顾忌什么,谁知道他们怎么想?!”

  “我总不能一直呆在小寒山不出去吧?!”

  渐渐的,王通听出来这画风不对。

  “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王通忍不住问道。

  “太昊洞虚神光这门无上神通玄妙无比,即使无法练成,通过感悟这一门神通也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因为你的缘故,小寒山得到了这门神通,这是小寒山的优势,这个优势需要保持下去,所以,而你,则是其中的关键,你的修为太低了,一旦离开了小寒山,安全便得不到保证,这是我们无法容忍的,所以,你不能离开小寒山。”

  王通脸sè微变,“照师父的意思,弟子是永远都无法离开小寒山了?!”

  “不,等你的修为到达罡煞天,并且修成金光烈火剑,还要练成一门能够让我们满意的遁法,就可以下山了,这样一来,你面对金丹天的修真者至少有一定的自保能够,不至于无声无息的被擒住。”

  “罡煞天,我才灵根第二重天,这要修炼到猴年马月,而且……!”

  “修真之道,贵在持久,你还太年轻了,上一次放你下山历练或许便是一个错误,你的这小子太能折腾了,我们不得不防啊!”

  “可是师父……!”

  “不要再跟我说了,跟我说这个也没有用,因为做出这个决定的不是我一个人,这是包括太上长老在内的,所有修为在金丹七重天以上的长老和首座的共同决定,你无法推翻。”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道,“还有,即使想要离开,也不要以修炼赤焰地火诀这个理由,刚刚修成两火归元不到一年,又急匆匆的跑出去修炼第三火,是你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呢还是脑子坏掉了?我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你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因为你掌握了九火归元的诀窍。”

  “呃!”王通猛的打了一个冷战,背心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来,不由低头道,“弟子,弟子只是想试试而已。”

  “试试?贯通九窍之后不想着巩固修为,不想着继续冲击穴窍,提升修为,却一门心思的想着修炼赤焰地火诀,王通啊,没有人是傻子,我能帮你一次,帮你两次,但帮不了你三次四次,这种事情,以后一定要注意,明白吗?!”

  “弟子知道了,谢师父教诲。”王通抹了一把汗,便要告辞。

  王槐笑了笑,将他叫住道,“那么急做什么,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请师父示下。”

  “你现在是内门十大jīng英弟子之一,以前你的年纪小,修为低,所以我才一直放纵你,你的几个师兄在门中都有自己的职司,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内门弟子,你现在是内门jīng英弟子,也就不能像以前那么闲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云池下院的掌院了,三日之后到任,不得推辞。”

  “云池下院?!”王通心中一动,云池下院他并不陌生,就是靠近青涧山的那一个,那里处于小寒山的边缘地带,不过再边缘的地方也算是小寒山的地盘之内,相距只有八百余里,在那里,一来可以避开门中的一些纷争,特别是许周两家的针对,二来也能够受到宗门的庇护,要知道,云池下院虽然只是下院,但却拥有一整套的防御阵法,与小寒山的距离又不远,而云池下院的原掌院却是因为与万蛇岭的那头蛇妖起了冲突,受了重伤,这几个月来,小寒山只是派了一名外门长老在此镇守,但职司却一直定不下来,原因也很简单,没有人愿意在这云池下院当掌院,风险大,收益低,所以,现在算来算去,却是王通最适合那个位置,这小子的修为是灵根第二重天,与普通的外门长老相当,同时又和那万蛇岭的蛇妖青蒙有些牵扯不清的有关系,到了那里,不打交道也就罢了,就算是真的打了交道,也不见得会吃亏。

  “弟子遵命!”

  虽然对于这个决定,王通心中有些不甘,但是听这王槐的口气是宗门之中已经定下来的,早已经无法改变了,只得有些丧气的应了下来。

  ………………

  …………

  “云池下院?哼,王槐倒是打的好算盘啊!”

  一间jīng致的别院之中,许寒平铁青着脸,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所以他的声音略显得有些尖细,“凭什么,他凭什么独掌一院,门中有那么多的师兄弟,那么多的灵根天弟子,外门长老,凭什么让他独掌一院?!”

  “因为他立下了大功,太昊洞虚大神光这门无上神通是他得来的,还有许多上古秘辛也是他得来的,这大大的增强了小寒山的底蕴,他还破坏了的通明派的计划,若非是他,通明派对鬼神聂罗的谋算就会成功,得到了鬼神聂罗世界,甚至鬼神无双的传人,再加上浩然正气宗在背后支持,用不了多久,在梁州便无人能够抗衡,就凭这一点,他去云池下院,便无人能够提出异议。”

  “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破坏了通明派的计划就破坏了通明派的计划?通明派是浩然正气宗和天命谷灭门的,和他有什么关系,他……!”

  “啪!”

  就在许寒平激动不已的时候,一记响亮的耳光传出了老远,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

  许寒平的对面,是一名中年修真者,这名修真者的模样与许寒平有七成的相似,只是年纪要大上许多,面容成熟,略带些沧桑。

  “一次失败,就失败了一次而已,你便经受不住,处处针对那王通,面对无法改变的事情抱有幻想,幻想有什么用,能够改变既成事实吗?这才多久?我问你,这才多久,距离五峰大比半年都不到,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就因为败给了王通吗?还是因为那个女人?”中年修真厉声质问道。

  “我……!”

  “你什么?!”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这么得意的样子。”许寒平的声音小了下来。

  “不想看到他得意,你不想看到他得意?那你就要振作起来,击败他,羞辱他,让他无法再站起来,这样才是最正确的,躲在背后咒骂无济于事,他不可能被你骂死,也不可能因为你的咒骂就停下前进的脚步,半年的时间,他从一个凡尘第九重天的蝼蚁成长成为了灵根二重天的修真者,你呢,半年前你是灵根第二重天,贯通九窍,半年后你还是灵根九重天,贯通九窍,再这样下去的话,你还有什么资格和他作对,恐怕到了下一次五峰大比的时候,你连站在他对面的资格都没有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中年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拂袖离开。

  “大兄,你这样对寒平,是不是太过严厉了。”出了大门,一直站在门外的许瑛一脸担心的道,“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孩子,他已经二十岁了,还是孩子?”中年修真看了许瑛一眼,露出不满之sè,“这些年我在外游历,没有时间管他,想不到他竟然被你们宠成这样,一点失败都无法承担,这样下去,我又怎么能够放心的将许家交给他?”

  “大兄……!”

  “好了,不要说了,让去祖宗祠堂面壁,什么时候突破到灵根第四重天什么时候再出来。”

  “是,大兄!”

  ……………………

  …………

  “小师弟,不不不,应该是王掌院,恭喜,恭喜啊!!”

  一大清早,王通便被一众师兄弟们簇拥到了坊市之中,云池下院的掌院,对资深的真传弟子和外门长老们而言是一个鸡肋一般的存在,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内门弟子,特别是年纪轻,资历浅的内门弟子而言,却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位,一直以来,这一类的职位都是由真传弟子和资深的外门长老担任的,成为掌院,独掌一方的权柄,便意味着至少在身份上,他们与普通的外门长老甚至是真传弟子齐平了,在门派中也拥有了相应的话语权,同时也意味着宗门对你有了绝对的信任,开始培养你了,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残荣,已经很久没有轮到连云峰了,便是连云峰的大弟子金子扬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如今,王通却做到了。

  这同样也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王通在连云院中已经取代了金子扬的地位,不是大师兄,胜似大师兄。

  “师弟,恭喜了!”

  笑闹了一番,酒菜上齐,金子扬当先举杯贺道。

  “大师兄,礼重了!”王通连忙站起来,双手捧杯,与金子扬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郑重的道,“小弟能有今天,全是大师兄之恩,小弟没齿难忘。”

  “哪里哪里!”金子扬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些许的苦涩之意,“你能有今天,完全是你自己争取来的,与我的关系不大,要说关系,也是我无能,差一点连累了你们。”

  看到王通还想说什么,金子扬抬起手,阻住了他的话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不提那些糟心的事情了,云池下院是个好地方,师弟这一去,恐怕至少要呆个五年,甚至十年,我在此,先祝师弟此行一帆风顺,若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挂碍之处,不必客气,连云峰就是你的后盾,我,还有几位师弟,都会全力支持你。”

  “多谢师兄!”王通笑着,又满饮一杯,放下酒杯,却是苦笑起来,“我有几斤几两,几位师兄都很清楚,要我做个内门弟子,在门中混吃等死肯定没有什么问题,现在要我去云池下院,独掌一地,心下却是惶恐的紧,一点底都没有啊!!”

  “呵呵,怕什么,云池下院都是一些外门弟子,平常只是处理一些杂务,管理坊市罢了,你是十大jīng英弟子之一,又是灵根第二重天的修真者,又有连云峰在背后支持,怕什么,若是有谁不服,先打杀了再说,难道还怕他们呲牙不成?!”童湘听了,满不在乎的道。

  “师弟此言差矣,外门也好,内门也罢,俱都是我小寒山弟子,如何能够随意打死,更何况那云池下院紧连青涧山,那里的麻烦有多大,我们最清楚,小师弟,你此次云池下院,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与那万蛇岭的关系,我听说最近那头妖蛇在招兵买马,却是将万蛇岭周围的一些妖兽全都聚拢到了一处,颇有些声势,派中的长老如今又无暇顾及,长此以往,恐怕会有祸事啊!”

  “是啊,我也正为这件事情苦恼呢,那头蛇妖有罡煞天的修为,我远不是对手,如今又聚拢了些人马,若是与她冲突起来,以云池下院之力,恐怕无力抵挡,我担心她下一步就会掐断青涧山的入山通道,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云池下院就真的叫为孤城一座了。”王通不无担忧的道。

  云池下院的位置与青涧山相连,小寒山之所以在那里建立下院,其实与通明派之于少康山的目的是一样的。

  深山大泽多有龙蛇,也出灵物,但凡这一类的地方,都是修真者出没之地,特别是散修的出没之地,云池下院的主要职责有两个,一个是封住青涧山的出入口,不让山中的那些妖兽出来骚扰人间,这也是每一个修真门派的职责之一,应有之意,没有什么多想的,第二个便是成为人间修真者进入青涧山脉的中转站,在那里建立坊市,让入山历练寻宝的修真者们有一个就近休憩和交易的地方,这也是众多修真门派的的进项来源,而下院的掌院则是许多修真门派培养和锻炼新一代骨干力量的位置,诸多实权派的内门长老,甚至是首座,都是从这个位置上出来的,比如说连云峰的首座王槐,六十年前,便是这云池下院的掌院,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几年,最后回到小寒山,直接接任了连云峰首座之位,王通现在坐到了掌院的位置,从某种意义来讲,便是下一任连云峰首座的候选人,对于这一点,连云峰的其他四大弟子也都默认了。

  不认也没办法,王通这小子窜起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如今已经是灵根第二重天的实力,其中四人,金子扬因为心魔大誓的缘故,这一生能够踏入灵根天已经是侥天之幸了,其中四人之中,以长孙骥的修为最高,不过也是刚刚踏入灵根天而已,一个穴窍也没有打开,按照他的修炼速度,能够在三年之内贯通九窍已经是很快了,其他人更不用谈,而三年之后王通会到什么样的一个修为,却是谁也说不清楚,至少在修为赶上王通之前,四大弟子都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修真界实力为尊的规则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其实师弟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掌院只是一个历练的职务,平常的俗物都由执事长老们处理,师弟只需在他们压不住阵脚的时候出面镇压就行了,那些执事长老们虽然一个个的都奸滑如狐,但绝不会刻意的为难你,不过,如果你要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恐怕会有些麻烦,不过麻烦也不会太大,师父也在云池下院当过掌院,就算他们不给你面子,也会给师父面子的。”

  王通点了点头,目光有些飘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出掌下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