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六章 首秀(九千字大章)

第六章 首秀(九千字大章)

  “这云池坊市,越发的萧条了!”

  几名散修行走于云池坊市之中,看着寂寥的街影,不禁感叹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如今梁州是风起云涌啊,小寒山根本顾不到这里,再加上这青涧山中又出了一个蛇姬青蒙,据说已经凝成了妖罡,端是霸道无比,封住了青涧山的深处的入口,这青涧山外围能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来的人也就少了,坊市自然就萧条了。”

  “呵呵,少宇兄,听说那个王通现在已经是小寒山云池下院的掌院了,前几日刚刚上任,不知道是不是?”

  “孙兄的消息好灵通啊,这王通刚刚上任不过三日,你便知道了。”

  “呵呵,已经上任三日了啊,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动作,现在云池坊市这个状况,他恐怕会很头疼吧。”

  “谁知道呢,或许根本就不在乎,他太年轻了,经的起失败,再说了,据说此子的气运极隆,通明派布下的天罗地网都没有把他搞死,最后反而因为他而坏了事,说不定云池坊市真的福星高照,他一来,行情就见涨呢。”

  “哈合哈哈,少宇兄说笑了!”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入了一家叫做迎仙居的酒楼。

  此时正值饭点,但迎仙居的客人却是不多,自从万蛇岭的那一位扯了旗子,立了牌子,招兵买马之后,迎仙居的生意就越来越差了,大中午的,也不见多少人。

  正因为空着的位置很多,所以几人很快便在三楼寻了一处临街的位置,坐在楼边往下看,更是觉得这云池坊市的人气越来越少了。

  “少宇兄,你和林执事乃关系熟络,不知这新到任的掌院对我等散修究竟有什么新的章程?!”

  要维持一个坊市的运转,需要顾及许多的因素,坊市这种地方一向由强权垄断,大多数都是门派势力建立的,但同样,这里又是散修扎堆的地方,许多不愿意四处游历,修为低微的散修会选择一个合适的坊市定居,即使无法加入门派势力,但也算是在门派势力的庇护之下,只要不惹事儿,不生事儿,基本上安全是无忧的,同时还能够借坊市的人气和资源来做一些小生意,为自己的修炼赚一些资源,这几名散修便是定居在云池坊市的散修,定居时间最长的风少宇已经在此三十余年了,可以称得上是地头蛇,修为也是极高,乃是灵根天第八重天的实力,如果他愿意的话,早在二十年前便能够成为小寒山的外门长老,甚至执事,不过他并没有加入小寒山,只是在这云池坊市之中开了一间炼器店,代散修们加工炼制一些术器、宝器,收费也很合理,在这云池坊市之中算是有些声望,而且他本身与云池下院的外门执事长老林云来是八拜之交,这林云来本身也是散修,只是后来修炼到了灵根第七重天,便加入了小寒山,成为小寒山的客卿长老,又因为长居云池坊市对这个地方非常的熟悉,因此也就被任命为云池下院的执事长老之一,在云池下院和云池坊市也算的上实权人物了。

  正是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风少宇算得上是云池下院消息最为灵通的人士。

  “章程?他一个十几岁的娃娃能有什么章程?!”风少宇笑了起来,颇为不屑的道,这也是散修对于门派弟子的一种常有的态度,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而已,凭什么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娃娃便有资格执掌一院,论年纪,你连老子的零头都没有活到,论实力,也不过是灵根第二重天而已,只是近一年内方才声名鹊起的小字辈而已,竟然能够坐到我的头上发号施令,拉屎拉尿?

  这不是他的心态,几乎是所有云池下院,云池坊市中修真者的心态,不仅仅是这些散修,还有云池下院的执事长老们也是如此。

  “他还算是聪明,知道自己年轻识浅,不能担大任,在这里只是挂个名而已,来了之后便招了九名执事长老议了一下,只是说一切照旧,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并没有一丁点的变动。”

  “这王通倒也算聪明,有自知之明。”

  “这本就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物,否则也不会在惹了那么大的麻烦之后全身而退,还得了天大的好处,换个其他人,恐怕早就连渣都不剩了,不过以前他这么做是没有问题,如今云池下院这个状况,他若是没有一点作为的话,继续让云池下院这么下去的话,他也没法向小寒山交待啊!”

  “没法交待又能如何?!”风少宇再次冷笑起来,“云池下院的问题关键在万蛇岭,在蛇姬青蒙的身上,不解决青蒙,一切都是白搭,王通这一年多窜起来的速度是快,经历也多,名声倒是大了起来,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灵根二重天的小修真而已,他又怎么可能解决蛇姬青蒙,恐怕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吧?!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解决就能解决的了的。”

  “这倒也是,恐怕小寒山对蛇姬青蒙另有打算,待到梁州乱局结束,再出手也不迟,毕竟云池下院也好,云池坊市也罢,对小寒山这样家大业大的门派而言,意义不算太大,即使有所损失,也不会伤筋动骨,而那蛇姬青蒙也不会傻到出山来寻云池下院的麻烦,王通只需要维持住现在的局面便可以完成任务了,青蒙将来自会有人来帮他解决。”说到这里,那散修叹了一声,露出羡慕之sè道,“这就是出身门派的优势啊。”

  “呵呵,孙兄,你又来了。”众人都笑了起来,这个叫孙兄叫孙月,灵根第六重天的散修,一直以来都对修真门派倾慕有加,不过可惜,他仅仅只是一个散修,修为不足,又没有什么门路,所以无法加入小寒山,一直引以为憾。

  “对了,许天川游历回来了,不但已经突破到了金丹天,而且撞了仙缘,如今已经是金丹第四重天了,这一点,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吧?”

  “是啊,许天川那厮,二十年前离开的时候,不过是灵根九重天而已,据说是为了寻找适合的煞气方才离开的,不过那时人人都不觉得他会有什么成就,想不到如今一飞冲天,二十年的时间啊,便晋入了金丹第四重天了,这个仙缘撞的不小啊!”

  “是啊,这一次许家总算可以缓口气了,什么事情都由那位老太太撑着,她也不容易啊!”

  “许家的地位暂时是保住了,王通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他怕什么,这小子现在是连云峰的宝贝,许家的损失太大,就算许天川回来,也该韬光养晦,不可能去招惹他的。”

  “那可不一定。”风少宇笑着道,“王通现在是掌院,不过除了掌院之外,云池下院又换了两个执事,其中一个便是许家的人。”

  “许家的人?呵呵,这样一来,至少能够给王通找些小麻烦。”

  “是啊,不过却是苦了我们了,小掌院和大执事乱斗,再加上青涧山的妖族,看来这云池下院很快就要……!”

  话音未落,便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巨响,迎仙楼震动了一下,轰然倒下。

  也亏得这坊市之中全都是修真者,再加上人又少,这种楼宇倒塌无法威胁到他们,仅有的几名修真者都及时遁了出来,没有及时出来的也不过是身上沾了点灰而已。

  不过,每一个人的面sè都不好看。

  这也不难理解,不管是谁,在吃饭吹牛打屁的时候突然被人赶出来,心情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修真者也是人,同样有脾气。

  只是,他们的脾气很快便被一股妖气给压制住了。

  哗啦一声

  迎仙楼的废墟被一个庞大的身躯掀了开来。

  带着浓重的酒气,这个身影迈开了大步。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传到耳中,地面微微的颤动着,足有三丈余高的身影终于走出了烟尘。

  我日!!

  嘶!!

  好家伙!

  好大的一个妖怪啊!

  烟尘散尽,倒是一阵倒吸凉气之声,却见这厮黑脸短毛,长鼻大耳,两根弯弯的獠牙银白似雪,在日光之下熠熠生辉,穿着一身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缀,袒着胸,露着乳,胸前的黑毛足有尺许长,走起路来哼哼唧唧摇摇晃晃,嘴角滴着涎水,酒气之中还透着一股子难掩的腥骚之味,让人掩鼻而退。

  “酒,酒,酒,好酒!!”

  这厮妖气勃发,威势十足,但看着却并非是想要伤人破坏,似乎是喝的醉了,脚步踉跄,也没有什么目的性,不过是几步的工夫,便又撞倒了路边的一个摊子,惹的行人纷纷避让,有些则大叫起来,这里可是云池坊市,是云池下院所辖,自有云池下院的修真者维持秩序。

  所以这妖jīng也没有闹多久,便将云池下下院的修真者惹了出来。

  “何方妖怪,竟敢在云池下院捣乱!”

  不远传传来一声厉喝,剑光随之而至,狠狠的扎在这妖族的胸前。

  嘭!!!

  这妖族被飞剑传导而来的力量生生的击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又发出一声巨响,至于那道剑光则被弹了回去。

  是的,弹了回去!

  那道剑光除了把他撞倒在地之外并没有对这妖族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出手之人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整个人儿都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到地面,很是狼狈。

  “谁,谁******打爷爷,出来,给我出来!”

  倒在地上的妖jīng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惺忪的醒目四下游移,凶光毕现。

  这双通红的眼睛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魔力,被他目光扫到的修真者俱都心中一凉,修为低的都感受到了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忍不住的心惊胆战起来,即使修为高的,灵根天的修真者,面对这双眼睛的时候,也忍不住的心冒凉气,感到一种极为恐怖的窒息感。

  “谁,谁,给爷爷出来,出来!”妖怪大吼大叫,一副酒疯子的模样。

  此时更多的剑光出现了,看到这个情形,神sè都十分的难看。

  “快制住他!”

  一名灵根天的白衣修真者低喝道,当先出手,瞬时间,数道剑光闪动,分别刺向妖怪不同的部分。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剑击败革之声响起,那妖怪连连后退,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虽然后退,但并没有倒下。

  出手攻击的修真者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大部分灵根天以下的修真者都非常被震飞,而为首的灵根天修真者虽然没有手下那么狼狈,不过也并不好受,受到了反震之力的影响,他的气息有些急促,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惊惧之意。

  “混帐,混帐,混帐!!”

  虽然并没有受到,但是毕竟受到了攻击,那妖怪顿时大怒起来,比起之前也清醒不少,大声的怒吼着,目光锁定了为首的修真者,“人类,愚蠢的人类,懦弱的人类,竟然敢打伤你家爷爷,该死的东西,你给我去死吧!!”

  怒吼声中,两只獠牙在阳光之中猛烈的闪烁了下,随后,两道白光射了出来,转眼便到了为首的修真者面前。

  白光速度太快,那修真者情急之下只来得及拿剑在面前一挡。

  啪!!

  飞剑断成两截,白光消失,但余劲未消,无形的力量狠狠的撞到了修真者的身上,修真者直飞出了十余丈外,喷了两口血,便不省人事了。

  嘶!!

  周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名修真者在云池下院大大有名,叫耿清风,乃是云池坊市的巡查之一,灵根第四重天的修为,在这妖怪手中竟然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这妖怪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震憾之中,大家的目光也变的微妙了起来。

  近几个月来,妖族在清涧山的动作越来越大,万蛇岭的那位蛇姬青蒙招兵买马,似乎有意如少康山中的那位山君一般,在青涧山中建立起一股势力来,若是这般的话,对于人族修真者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若是放在平常,小寒山早就派高手将这蛇姬一窝端了,可惜如今小寒山被绊住了手脚,因此青蒙才愈发的嚣张起来,只是再嚣张也是在青涧山中,理论上不在小寒山的地盘之内,小寒山忍了也就忍了,可是如今,这头妖族却是在小寒山的地盘内撒野,这就是当众打脸了,小寒山若是不能强力回应的话,就要丢脸了,身为梁州七大门派,现在是六大门派之一,小寒山是绝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小寒山必然要进行强而有力的回应,可是现在云池下院的力量严重不足,新来的院主只是一个jīng英弟子,不过灵根天二重天的实力,几大执事的修为也不过是刚刚踏入灵根天后期而已,其他人的实力更加的低微,似乎都不足以与眼前这头妖怪抗衡,难道还要去小寒山求援,若是这样的话,别人不说,新来的这位掌院的面子恐怕就要丢个jīng光了,至少在云池下院一定会威信扫地的。

  在场的大多都是散修,互相交换了个眼sè之后,全都向后退去,这妖族看起来修为极高,几乎相当于灵根第九重天,举手投足之间与周围的地煞之气都有了感应,若是寻到合适的地煞之气,便能够凝成妖煞,成为罡煞天的大妖,这样的妖族,绝不是他们这些在云池坊市之中讨生活的散修能够对抗,而且就算能够对抗,也犯不着为了小寒山出头,人家也不需要你们这些散修多管闲事儿。

  “你要死,人类,你要死,冒犯你爷爷我,你一定要死啊!”这妖族喷吐着酒气,一双血红s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耿清风,大声的怒吼着,几步便迈到他的跟前,双拳高举,朝着耿清风重重的擂了下去。

  “嘶!!”

  看到这一幕,一些修真者都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妖族一身以强悍的身体著称,这头猪妖一看就是力量型的家伙,这一双拳要是擂实了,恐怕耿清风当场就要变成肉酱了。

  “死!!”

  猪妖大吼一声,双拳摆下。

  “死!”

  几乎就在他喊出死字的同时,同样的字眼出现在他的耳中,一股极大的危机感瞬间袭上心头,擂下去的双拳生生的止住了,以其庞大的身躯极不相称的动作,就地一翻。

  青sè的剑光一闪而过,猛的爆了开来,化为点点繁星,向他当头罩下。

  吼!!

  猪妖发出一声怒吼,周身肌肉猛烈的膨胀了起来,一股肉眼可见的暗红sè气罡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浑身气血涌动,四肢着地,化为一尊高有三丈的黑毛野猪,顶向了剑光。

  这亦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剑光来的诡异至极,jīng妙绝伦,完全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让他避无可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也只能凭借妖族最大的优势,强悍的肉身与之对抗。

  星光落下,明灭之间透着森严的杀机。

  噗噗噗噗噗噗!!

  剑光落下,血肉横飞,暗红sè的气罡瞬间被打的支离破碎,而这头猪妖也发出了极为凄厉的哀号。

  饶是这猪妖拥有着强悍无比的肉身,但毕竟只是肉身而已,一没有护身的法宝,二没有修成真正的煞气,如何能够与一件中品法器相抗衡,最重要的是,这剑光之中透着一股子诡异无比的剑意,正是将一门剑术修炼到了极境的之后产生的剑意,不仅仅对于身体有极大的杀伤,最要命的是对神魂也有着恐怕的伤害。

  所以在剑光罩过来的时候,这头猪妖完全没有抵挡的余地,尽管他的修为相当于灵根第九重天,但是在星光临身之后,在凛冽的剑意之下,竟然生出了幻觉,仿佛置身于剑光丛林之中,脆弱的元灵完全无法阻挡剑光,除了下意识的哀号之外,甚至都做不出任何应对。

  “这是真的杀猪罗了!”

  散修之中,有人暗中嘀咕起来,不过看着这剑光的威力,大部分人都感到一阵的心寒。

  “住手!!”

  就在这头猪妖将要被剑光宰杀之际,又一道赤sè的剑光闪过,冲向青sè的剑光。

  当当当当当!!

  几声金铁交击之声响起,赤sè的剑光猛的一敛,一道人影连退十余步,方才停了下来。

  “朱执事,你这是何意啊!”

  青sè的剑光消失,一道人影自剑光之中显形,些人一身青衣,十六七岁的年纪,面上带着一丝稚嫩的秀气,青sè的剑光绕体,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讥诮之sè。

  “是王通!”

  看清来人面容,有人惊呼起来。

  “瞎说什么,是王掌院!”

  身边的人拉了他一把,低声的道。

  “对,对,对,是王掌院,呵呵,王掌院!”

  “掌院!”

  耿清风死里逃生,得脱大难,看到王通,连忙起身,上前施了一礼,“多谢掌院救命之恩!”

  “是我来迟了,你没事儿吧?!”王通笑了笑问道。

  “没什么,只是受了点冲撞而已。”耿清风忙道。

  “没大事儿就好,这里交给我了。”王通道,看了一眼已然倒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漓并且正失血的猪妖一眼,抬头望向刚才出剑阻止他下杀手的那位朱执事,“朱执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突然出手,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朱执事大约三十余岁的年纪,唇上留了一排胡子,看起来一副非常jīng干的模样,只是脸sè有些发白,听了王通的质问,脸sè一变,道,“掌院大人,此妖来历非比寻常,乃是万蛇岭蛇姬座下的一员大将,若是在此杀了他,后患无穷。”

  “后患无穷?一头野猪而已,会有什么后患?”王通冷笑起来,绕在身边的清光猛的一盛,一剑刺入猪妖的左眼,飞剑贯脑而出,猪妖再无一丝的声息。

  “你看,有什么后患没有?!”

  “你……!”朱执事完全想不到王通下手竟然如此经的决绝,特别是在自己说明顾虑的情况之下竟然突下杀手,根本就让自己来不及反应,顿时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怒视王通,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我什么我,朱执事,你只是云池下院的一个执事而已,我是掌院,你给我记住,我是你的上司,你是我的下属,以后说话给我注意点,不要以为有许家给你撑腰就目无上级,这是第一次,下次你若是再阻我行事,便给我滚回去。”说罢,竟不再理会他,转头对耿清风道,“耿巡查,麻烦你们把这里拾缀拾缀,看看各位道友有什么损失,报到我这里来,全部照价赔偿,大家在云池坊市讨生活,向云池下院纳赋,我云池下院自会保大家的平安,至少在坊市之中,不会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大家带来损失!”

  后面一句话却是对着周围的散修说道,说罢之后对四周抱了抱拳,纵起剑光,消失在天际。

  直到这个时候,那位朱执事方才缓过劲来,想到刚才王通那毫不客气的言语,顿时气的面sè煞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子是丢了个jīng光,里子也没有了,不禁破口大骂道,“竖子,竖子,竖……!”

  “朱执事,你这是骂谁呢?!”耿清风正招呼着周围的巡查抬走猪妖的尸体,清洗街道,听到朱执事的咒骂声,面sè不禁一沉,语带不善的问道。

  “哼!”朱执事看了耿清风一眼,并没有回答,只是怒哼一声,拂袖而去。

  一众散修看事情结束了,接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看头了,渐渐散去,不过刚才那一幕好戏却是让他们议论纷纷。

  “呵呵,这可真是一场好戏啊!!”

  “是啊,当真是好戏,掌院与执事当街发生冲突,这是要告诉所有人两人不和吗?!这王通也太年轻了,竟然把云池下院的矛盾放到所有人面前。”

  “年轻?哼,年轻是年轻,却是一个聪明人啊!”风少宇似乎想到什么,笑了笑道,“现在我倒是相信了,这王通是真的聪明啊。”

  “少宇兄,此话怎讲?!”

  “你们还没有发现吗?这王通作事看起来鲁莽无谋,可是却是将事事都放在明处,不管是五峰大比将与许家的矛盾挑开,还是鬼神世界逃得大难,又或是刚才,他都将事情弄到了明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虽然会惹出一些非议,却是也让一些人失去了暗中操作的空间,现在人人都知道他和朱海平有了矛盾,也知道了朱海平是许家的人,以后这位朱执事想要在云池下院掣肘王通恐怕就难了,呵呵,一个掌院,一个执事,掌院可是在执事之上啊!”

  这话说的似乎有些不明白,不过那些散修略一思量,心下顿时明了起来,不禁点头称是。

  这个朱执事正是许家派到下院掣肘王通的家伙,想要掣肘王通,自然就需要实力,朱海平是灵根第五重天的修真者,修为的确是在王通之上,再加上许家在背后支持,到了云池下院之后,很快就能拉拢一帮子人,甚至还有可能拉拢执事长老,许以好处,与王通暗中对抗,是的,是暗中对抗,这种事情只能在暗中做,无法放到明处,因为王通是掌院,是小寒山派到云池下院的掌院,代表着小寒山的威严,和王通明着干,就是不给小寒山的面子,不给小寒山的面子,便是有许家在背后撑腰,朱海平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所以他只能暗中来,可是王通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开了这一层盖子,说话如此的不客气,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云池下院所有人的,包括弟子,包括长老,他就是要打压这位新来的朱执事,只要寻着了机会,就会将他赶出云池下院,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和朱海平混在一起。

  毕竟朱海平也同样是一个新来的长老,在云池下院也没有什么根基,王通如此明确的表态,就是不给他打下根基的时间,就是要给朱海平穿小鞋。

  为下属穿小鞋的艺术,王通以前虽然没有做过,但不代表他就不会,前世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毕竟受了五千年的官场文化熏陶,手段多的是,再加上这个世界是以力为尊的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民主概念,身为云池下院的掌院,虽然不大管事并不是说他就没有权力,事实上他王通可谓是大权独揽,只是没有来得及用罢了,如今用到了朱海平的身上,也只能算他倒霉了。

  “这王通的行事倒是利落的紧,不过朱海平说的也有道理,如今青涧山中妖族势大,王通当众杀了这妖怪,恐怕会有些后患啊!”

  “不是有些后患,而是后患无穷!”风少宇又道,“这妖怪我认得,是万蛇岭蛇姬青蒙新收的下属,原是青涧山白风谷的一头野猪成jīng,在白风谷也算是一霸,相当于灵根第九重天的修真者,只差一步便能凝煞成功了,深得青蒙重用,如今死在王通的手中,依那青蒙的性格,如何肯罢休,这云池下院,恐怕就要不太平了。”

  “灵根九重天,还是妖族,王通不是刚刚贯通九穴吗?怎么会如此厉害?”有散修不解的问道。

  “厉害是厉害,不过他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杀死这妖怪,多半靠的还是他那把游龙剑,那可是中品法器,这也是妖族与我人族修真相比最吃亏的地方,肉身就算是再强悍,没有凝成妖煞,对上我人族修真的法宝肯定是要吃亏的,而且这王通于剑术一道造诣极深,若我没看错的话,已然修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那游龙剑被他的真元洗炼的恐怕已经到了上品法器的层次,这妖族哪里能够吃的消?”

  “上品法器,人剑合一,这王通当真是不凡啊!”有人赞道。

  “不凡又如何?聪明又如何,最后不还是惹上了不该惹的麻烦,终究是太年轻了,聪明也只是小聪明而已。”风少宇又道,露出了看起来非常高深的笑容,“蛇姬青蒙乃是修成了妖罡的大妖,可不是那头野猪可比的,王通能轻松的杀死这头野猪,但是真的对上了青蒙,也无任何胜算,那朱海平虽然与他做对,但说的话却是很有道理,杀了这妖怪,后患无穷!”

  ………………

  …………

  “后患无穷吗?!”

  云池下院,云池小筑

  王通看着面前的三名面sè灰败的执事长老,只是呵呵一笑,“三位,这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自会处理,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便行了,其他的就不要担心了。”

  “担心,我们担心个屁,要不是怕你惹出大乱子来,我们才不担心了。”

  三名执事长老一听,心中都不由的暗骂起来,自从万蛇岭出了个蛇姬之后,整个云池下院都不消停了,不仅仅坊市因为妖族的封锁而变的萧条起来,最要命的是青涧山的妖族时不时的便幻化成人族修真的模样进入坊市之中,虽然大部分妖族还是克制的,但有些妖族却是不管不顾的,比如说今天死在王通手中的猪妖,化为人形的时候和平常的修真者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丑了一点,但只要几杯酒下杯,便立刻原形毕露,经常耍酒疯,在这云池坊市之中闹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王通没来的时候,都是四大执事长老合力将他制住,然后礼送出境,免得会惹下什么麻烦来,谁也料不到王通这厮手竟然这么黑,直接下了杀了,这上子手黑不要紧,却是将麻烦全部都留给了云池下院。

  “掌管大人,蛇姬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人,您杀了她手下大将,恐怕接下来会麻烦不断,云池下院实力有限,我看,还是向山中求援吧。”

  “求援,这样不好吧,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王通没心没肺的道,“慌什么,有什么好慌的,那青蒙不是还没有打过来吧。”

  “要是打来就晚了!”一名执事没好气的道。

  王通实在太年轻了,虽然在小寒山中有些根基,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让这些资历老,修为深的执事长老完全臣服于他,还是早了一点。

  “好了,就这样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们下去吧。”王通也不欲与他们多言,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

  三名长老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王通那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只是得无奈的摇头叹气,转身离开。

  “呵呵,他们一定都当我是傻瓜了吧?!”看着三人离开的模样,王通笑了起来。

  “不是傻瓜,是蠢货。”双头火蛇的声音从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你真的想好了,要去万蛇岭?那个女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去,能不去吗?!”王通笑道,“我可是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不去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机缘?!”

看网友对 第六章 首秀(九千字大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