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二十章 剑如其人(下)

第二十章 剑如其人(下)

街头那辆马车里,那名官员还在做着纪录,在纸上写道:“据浔阳城消息及汇总分析,苏离应传授了陈长生三记剑法,其中一剑可以帮助他在短时间里真元暴发,威力巨大,本以为先前他会用此一剑,不料周自横水准差劲,竟无法逼出这一剑。

车里还有另外一名官员,同样也是来自清吏司,在旁补充说道:“有可能是陈长生的短剑太过锋利的缘故。”

执笔的那位官员沉默片刻,有些不确定说道:“可那剑明明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只是锋利便足矣?”

那名官员也无法确定,除了那些传闻中的神兵,有什么剑能够如此轻松地刺穿一名聚星境强者的身体?

此时街上很是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长生手里那把短剑上。

那把短剑看着很是普通寻常,但谁都知道,这把剑绝对不像看上去这般普通。

那位来自天机阁的画师,握着笔的右手微微颤抖,很长时间都没有画出第三幅草图。

他已经震惊到了极点,要知道天机阁负责评选百器榜,他的眼光自然不凡,只是一眼便看出陈长生那把短剑的不

是的,那把短剑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只是锋利。

但任何事物,若发展到极致,便会非常可怕。

一把剑如果锋利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哪里还需要别的外物,甚至连神圣气息的加持都不需要。

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是,陈长生的那把短剑明显不是旧物。

“无垢……”那位天机阁画师在心里震撼想着:“难道今年百器榜终于要出现新的名字了?”

国教学院门前这场战斗的结局,很快便传到了京都各处。天海承武坐在澄湖楼的顶楼,看着楼外的湖光山sè,忽然觉得有些厌烦,但他是何等样的大人物,只是片刻,便重新收敛心神,平静想着:“原来已经有了越境杀的实力,那就继续好了,我天海家乃四海之主,无数强者高手投效,我倒想看看,国教学院能靠这个少年院长撑多长时间。”

然后他看着跪在房间前的下属,微笑说道:“我不想吃了,你把桌上的菜吃于净,不要浪费。”

那位下属愕然抬首,看着桌上那数十盘菜,还有那盘无比巨大的蓝龙虾,惊恐想着这如何吃得完?

天海承武敛了笑容,起身向澄湖楼外走去,走过那名下属身旁时面无表情说道:“如果吃不完,你全家就不要活了。”

天道院的湖同样清幽,只是湖畔没有酒楼,只有崖石柳树。

庄院长站在柳枝里,看着关白的背影,准备说些什么,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忽然,有数名天道院的学生匆匆赶了过来,关白停下脚步,回首望去。

“陈长生胜了”天道院学生在远处便对庄院长喊道,同时望向关白师兄,脸上满是敬服的神情。

先前关白只是看了眼那张草图,便判定陈长生必然会获胜,这等眼光见识,实在非凡。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听到陈长生获胜的消息,关白的眉如剑一般挑了起来,明显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陈长生会胜的如此之快。

他对周自横的剑法很是不屑,对陈长生非常重视,但毕竟二人之间差着整整一个境界,本以为陈长生就算胜,必然也是靠着国教正宗的心法以及坚毅无双的剑心,经历一番极长时间的苦战,才能最后获得胜利,然而……从看到第一剑的草图到现在,他只是在湖畔与庄院长说了几句话,这么短的时间,陈长生就胜了?

“他用的什么剑法?”关白问道。

“不知道。”那几名天道院学生摇头,然后赶紧把刚刚传过来的第二张草图递到了关白的手里。

关白接过那张草图,只见纸上画着无数道线条,凌乱的难以形容。

“看图,双方应该是出了很多剑,便是那位天机阁的先生都画不清楚,只是这时间怎么算都不对。”一名天道院的学生不解说道。

关白看着纸上那数百道很细很淡的线条,皱眉说道:“不是剑迹,是星域。”

天道院学生们闻言更惊,心想周自横这么快便动了星域?陈长生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更令他们吃惊的是,周自横动了星域,陈长生居然还胜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张草图上还有一道笔迹,似粗实淡,似枯实满,力透纸背。

关白看着那道笔迹,忽然间,眼中又有一道剑光闪过,身畔几道柳丝迎风而乱,断作了十余截,落入湖水之中。

“他还是只用了一剑。”他说道:“这一剑……”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摇了摇头。

先前看到陈长生的第一剑时,他说了声好剑。

现在看到陈长生的第二剑时,他竟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评价。

“他的剑虽然快,但十年之内也追不上你。”

不知何时,何院长来到了他的身旁,看着他说道:“何必如此着急?”

“魔族随时可能南侵,我会去拥雪关,十年之后……或者我已经死了,所以在离开京都之前,我要把这件事情了结。”

关白平静说道:“只是没想到,他的剑比想象中更强,如此看来,我真需要去亲自看一眼了。”

说完这句话,湖畔柳树轻拂,夏风微作,他的身影消失无踪。

教枢处里的悲伤气氛,随着陈长生胜利的消息传来,被冲淡了不少。

大殿最深处的那个房间里,落落却很平静,因为她从来没有怀疑过陈长生能否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同样,满室梅花里的主教大人也很平静,仿佛睡着了一般。

青曜十三司的教士正在替周自横治疗。

周自横捂着胸口,指缝间已经不再溢出鲜血,但脸sè苍白的仿佛像纸一样。

他知道陈长生手下留情了,因为那把锋利的短剑,刚才擦着他的心脏而过,之间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

只要陈长生手腕微颤,或是稍微释放出一丝真元,他便将幽府俱毁,当场身死。

想着先前陈长生破自己星域而入的曼妙一剑,周自横便觉得无比恐惧,颤声说道:“这……到底是什么剑?”

是的,他问的不是陈长生手里的短剑,他问的是剑法。

终究他是剑道中人,惨败之余,最想知道的便是这个。

陈长生知道他问的当然不是最后自己出剑时用的那招夜雨声烦,而是想知道自己如何破了他的星域。

但他当然也不会做太过详细的解释,只是说道:“这是苏离前辈传我的剑法。”

听着苏离二字,安静的街上哄的一声闹将起来,人群里议论之声大作。

原来……陈长生用的是苏离的剑法

大陆有无数强者,不说天机阁出的那些榜单,便是在榜单之上,还有很多绝世高人。那些强者谁强谁弱,一直是世人最感兴趣、也是议论最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情,从来没有疑问,不需要讨论,是整个大陆公认的事实,甚至放在千年的时间尺度里来看,这依然是绝大多数人的结论。

周独夫,刀道第一。

太宗皇帝,枪道第一。

苏离,剑道第一

听到陈长生的话,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尤其是凉棚下的那些剑道中人,更是情绪复杂至极,羡慕、嫉妒、惘然、愤恨,不一而足。周自横更是悔恨到了极点——苏离居然会传陈长生剑法早知如此,他哪里会这般托大

是的,天海家给他提供的资料里提过,甚至整个大陆很多人都知道浔阳城里发生的事情,但依然没有人相信苏离会传陈长生剑法。因为苏离很孤很傲,眼光很高,而且传剑绝非普通小事。更何况,陈长生乃是国教继承者,与离山剑宗本就是敌人。

“原来如此。”周自横看着陈长生恨声说道:“不然你怎么可能越境胜我”

陈长生听着这话,摇头说道:“不,据我所知,能在通幽境里胜你的,至少还有五人。”

周自横看着他的神情,知道他不是在说假话,挫败之感更浓,神情茫然,仿佛呆了。

陈长生不再理他,转身向国教学院门口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人群里响起很多喊声,有让他说些什么的,还有些人直接请他说出那五个人的姓名。此时在街上的民众,都是来看热闹的,当然最爱热闹,听着陈长生与周自横最后两句对话,当然很想知道,在他眼里,还有哪些通幽境的天才,能够像他一样,越境战胜聚星境的强者。

陈长生没有说话,在离宫教士的保护下穿过人群,走回到了国教学院门口。

院门前已经有备好的马车,轩辕破驾车。

马车穿过百花巷,通过人群,来到了街上。

人们看着这辆马车,很是好奇,国教学院刚刚获得了首战胜利,这便要出门?他们要去哪里?

国教学院的马车来到街上,行过凉棚时,忽然停了下来。

车窗的帘子被掀起,露出唐三十六的脸,顿时引来好些少女的欢呼。

唐三十六看着那些少女们展颜一笑,然后望向凉棚下的人们说道:“昨天花三个时辰搭出这么个破棚子,太浪费时间了。”

搭棚看戏,这场戏却只演了片刻时间,比凉棚搭的时间还要更少。

这很好笑。

唐三十六不喜欢这些来看戏的人,所以特意要轩辕破把车停下,来笑他们一番。

棚下很多大人物的脸sè不怎么好看,四大坊的管事倒是面不改sè。

唐三十六放下窗帘,望向陈长生腰畔的短剑说道:“无垢这名字不错。”

当初在李子园客栈里,他想要看看这把剑,被陈长生拒绝,一直都有些不高兴。

今天他终于大概明白了些原因。

陈长生有些不确定自己取名字的本事,问道:“真不错?”

唐三十六说道:“剑如其人,确实不错。”

陈长生微微一笑,准备说句笑话,比如人如其剑。

轻松战胜周自横,虽然然在他的意料之中,但终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他这时候很开心。

便在这时,他的视线穿过被风掀起的窗帘,落在街旁人群里某处。

一位男子站在那里,身姿挺拔不凡,神情宁静淡漠,鬓间却有几粒风尘,似乎刚刚结束一场极漫长的旅程。

陈长生不知道此人是谁,只是觉得此人就像他身畔的那柄长剑一样,非常沉稳,却又极度危险。

(最近几天的更新可能会缓慢些,因为五月一号要去上海参加择天记舞台剧的首演,来回路程与事务,肯定会耽搁很多时间与jīng力,希望明后两天能存两三章稿子下来,努力一下吧。去看舞台剧的盆友,到时候见咯。)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剑如其人(下) 的精彩评论

23 条评论

  1.  沙发#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告诉我,几楼

  2.  板凳#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一楼大侠

  3.  地板#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前五都不是了

  4.  4楼#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万剑归宗后面有凳板吗

  5.  5楼#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断句摘语不成章,就…..任他狂

  6.  6楼# 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茫茫人海皆是四点半

  7.  7楼# 我也是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好牍小子怀远志

  8.  8楼# 人人都是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若问一楼是何人,人人遥指四点半

  9.  9楼# 这么多的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暮然回首,那人射在东莞红灯处

  10.  10楼# 真的很多四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老猫不知多更新,不如自挂东南枝

  11.  11楼# 万法归一终成傻逼 : 2015年04月28日

    最近更新慢?不要脸的 几个月都天天一更 才几次俩更 就以为自己正常了 草

  12.  12楼# 七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何时才能三两更

  13.  13楼# 八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去泡妞

  14.  14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好吧,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装逼的人

  15.  15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好像没人说最近更新慢吧,人家的意思是一直更新慢,正常的貌似要加上万法了,太强悍!

  16.  16楼# 六点半 : 2015年04月28日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17.  17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作者,速度更新

  18.  18楼# 四点曰狗 : 2015年04月28日

    更多点

  19.  19楼# 袁家大先生 : 2015年04月28日

    插插插插

  20.  20楼# 匿名 : 2015年04月28日

    各位淫得一手好湿··

  21.  21楼# 黑猫警长 : 2015年04月29日

    各位看官,这里是盗贴。既然大家没花钱看猫腻的写作耕耘,就请大家至少尊重作家的劳动成果。

    不要吃着人家的好,还说坏话。觉得不好看,就换书。觉得拖拉,就养肥。

    最后祝愿,时间能快进,大家一次看完。

  22.  22楼# 夫之距之无境界 : 2015年05月09日

    老夫回来了楼上是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