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98章 金子扬之殇

第98章 金子扬之殇

长孙骥只感到眼前一‘花’,在王通问出这一句话时,一种怪异绝伦的感觉油然而生,王通的身形骤然之间变的高大起来,仿佛化为一尊顶天立地的魔神,审视着自己和天地。。更多最新章节。

一股惊骇至极,忍不住臣服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虽然仅仅只是一刹那间,但也足以让他震恐了。

王通的气势仅仅外泄一丝,便迅即收回,又恢复了一副云淡风清的感觉,但是此时,在长孙骥的眼中,自家的这位师弟已然完全不同了。

“第七真传弟子,赵清泉!”

“赵清泉?!”王通脑海中闪过一道蓝衣身影,“怎么回事?!”

事情经过很简单,很狗血,甚至可以说与王通前身的经历非常的相似。

金子扬因为破了心魔大誓的关系,修为下降,虽然王槐赐了他镇压心神的法宝,但现在已经不堪大用了,修为慢慢的下滑,所以他也就萌生了娶妻生子的想法,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在修炼之道上没有了前途,自然就会将希望寄托在后代的身上,再加上他也的确需要其他的事情来分分心,不要老想着修炼的事情,免得心魔缠身,所以对些,王槐也默认了。

不料金子扬看中了一个叫陈静的外‘门’弟子,经过一番接触,相互之间也‘挺’满意的,不料赵清泉突然横‘插’一脚,说是看上了这陈静,引发了冲突,金子扬被打伤了。

饶是王通早有些心理准备,听了事情的经过也是冷汗大冒,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金子扬身为连云峰的大师兄,在他的心目中形象是非常高大的,一直以来都是老大哥一般的存在,如今却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卷入这样的桃‘sè’纠纷之中,还成了受害人,一年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掉了个个儿。

面对如此的反差,一股悲哀的感觉不由升腾起来,对那位第七真传弟子,王通也生出了极大的恶感来。

即使王通怀疑那赵清泉也不是有意打伤他的,只是不知道金子扬的修为已然掉落这么多,随手一击便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恐怕到现在还有些意外呢。

但即使是无心之举,也需要相应的回应,而如今,在连云院的弟子之中,有资格对此事作出回应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一如自己当年,因为这种事情而与同‘门’弟子发生冲突,王槐是不方便出面的,想要找回场子,只能靠自己,找人助拳,现在连云峰惟一能够与真传弟子叫板的也只有自己了。

“现在大师兄对那个‘女’人有什么想法?!”王通问道。

“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说到这里,便是长孙骥也‘露’出了苦笑之‘sè’,“大师兄受心魔滋扰,修为跌落之后,心境也出现了极大的破损,对那‘女’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真******‘操’蛋!”王通听了,忍不住的低骂了一声。

“的确很,‘操’蛋!”长孙骥也苦笑起来。

修真者说白了便是逆天而行,窍天地之‘jīng’华以养自身,乃是诸天万界之中最为自‘私’自利的一群人,正因为如此,最忌的就是动情,情劫乃是修真者最麻烦的劫数,甚至比心魔之劫还要麻烦,但是却又是最不易避开的一劫,因为这完全不由自身控制,

便是修为心境再高的修真者,一旦真的碰到了一个能够对的上眼的,情劫便开始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修真者会选择在铸就灵根之前便娶妻生子,或者是寻得道侣的缘故,情劫历的越早,对未来的影响也就越小。

现在金子扬的麻烦在于,心魔未去,情劫又来。

若是这情路平坦,倒也能够稍缓心魔之扰,想来金子扬开始的时候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可是谁能想到竟然玩砸了。

“赵清泉十年前出外游历之时,曾撞过一次仙缘,得到了一‘门’欢喜禅经,这是一‘门’罕见的双修功法,借‘yīn’阳‘交’合之力洗涤真元,但与平常的采补之术又不一样,欢喜双修对双方都大有好处,所以他的道侣并不少,如今已经有了七个,不过他似乎觉得还不够,到处猎‘艳’。”“猎‘艳’公子嘛,我也是久仰大名了。”王通道。

猎‘艳’公子赵清泉,可以说是小寒山,乃至于梁州一地声名最为狼藉的真传弟子,不过人家名声不好归不好,却并未被归于邪道,也并没有到人人喊打的地步,因为虽然他的‘女’人众多,四处留情,但是却从不强迫别人,亦就是说,所有跟他双修的‘女’子都是心甘情愿的,并无什么采‘花’之类的‘淫’行,大家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嘛,这是所有生物的共‘性’,天地万物生灵的繁衍都要靠这个,也没有才能好多说的,别说他才七个道侣,在人间,那些富贵之人娶个七八十个也不是没有。

再说人家这么做也不见得就是好‘sè’,完全是功法需要,修真者修的是什么,就是功法嘛,为了修炼一‘门’高深的功法,什么事情都能做,杀人越货乃是平常之事,他只是双修而已,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个‘女’人呢?!”王通又问道。

“不好说!”长孙骥摇头道,“陈静本来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地位不高,能够和大师兄在一起也是一桩美事,再加上大师兄的条件也不差,双方一开始也是情投意合的,可是赵清泉‘插’足进来,事情就不一样了,她似乎也有些意动,赵清泉这个王八蛋虽然滥情,‘女’人不少,可是他对所有的‘女’人都很好,而且你也清楚,修真者嘛,都是想往高处走的,跟着大师兄最多也就是‘混’个内‘门’弟子的名声,还要为他生养孩子,谁知道她的心思究竟是什么呢?”

“还能有什么?!”王通冷笑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特别是这一次大师兄受伤,强弱之势立显,我等修真者嘛,嘿嘿……!”笑了两声,不再说话。

长孙骥的表情也有些尴尬,事实也正如王通所言,修真者一向是强者为尊,而在赵清泉与金子扬之间,强弱明显,如何选择,根本就不用多想,即使陈静倾向于金子扬,但是她身边的其他人呢?

终归是有影响的。

王通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忽然抬头道,“带我去见大师兄!”

“啊?!”长孙骥有些惊讶,“你这里……!”

“屁大点的事情,‘交’给那些长老执事处理就行了,大师兄本就受心魔滋扰,如今又出了这样的情伤,麻烦恐怕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好!”

王通主意已定,长孙骥也无法拒绝,现在的王通早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让他们头疼,让他们‘操’心的小师弟了。

除了五峰大比一鸣惊人,鬼神世界脱逃成功,惊动梁州之外,来到这云池下院短短的时日之内又做下了两件大事。

一人独点三名灵根九重天的妖修,完爆之,震惊小寒山,又单枪匹马,孤身入虎‘穴’,会见蛇姬青‘蒙’,定下互市条款,解了云池下院的困境,论起名声来,他已经不在任何一位真传弟子之下,虽然仅是‘jīng’英弟子之名,轮起实力,却也足以排入真传弟子的前列。

不知不觉间,他早已经成为连云峰这一代弟子的第一人,恐怕下一任连云峰首座的位置也已经暗中锁定了。

他的要求,长孙骥不想打拒绝,也无法拒绝。

…………

……

小寒山,连云峰

‘玉’海小筑

当王通再次见到金子扬的时候,心中不由一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自己到云池下院三个月不到,金子扬早已经形貌大变。

不谈那衣冠不整,神形憔悴,单说身形,便比以前瘦了好几圈,不能说骨瘦如柴,却已经朝着那个地方发展了。

满面的胡渣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刮了,真气涣散,几近于无。

看到王通,他的目光也只是闪动了一下,随后便彻底的黯淡了下去。

“这样不行啊!”王通心中一紧,看来这个陈静对他的影响要比想象中的大的多,又或者是心魔之劫与情伤相叠,引发了连锁反应,不管是哪一个原因,他的状态都无法再拖下去了。

“大师兄?!”王通开口道,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不由的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音,“大师兄,好久不见!”

“嗯!”金子扬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苦笑道,“让师弟见笑了。”

“长孙师兄,我想和大师兄单独谈谈!”

长孙骥脚步一顿,也没有多说什么,招了招手,连同屋中伺候的几名童子全都带了出去。

“大师兄,你这样可不行。”待到屋中只余下两人,王通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不行?呵呵,我都到了如今这般田地,还有什么不行的?”金子扬‘露’出了一副比哭还难看地笑容,“不要跟我说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这样的话,没用的,我试过了。”

王通也笑了起来,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道,“我懂得一‘门’古怪的功法,或许可以克制心魔,甚至可以纳心魔为己用,只是修炼起来极为艰辛,不知大师兄敢不敢试上一试?!”

看网友对 第98章 金子扬之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