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七章 贱与纯情

第二十七章 贱与纯情

三丈高的红鳞大蟒昂着两个巨大的头颅,口中吞吐着烈焰,周身闪动着赤光。

幸亏这间静室虽然小,可是却足够高,否则的话,红鳞大蟒恐怕已经将静室撑开了。

王通盘坐于红鳞大蟒的身边,炙热的真元自毛孔之中散发出来,胸口起伏不停,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第二识海之中,魔种脉动的速度迅速的增强,将他的一切负面情绪吸收,不过,王通的怒火实在是太大了,面对高明英这般的无赖,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手段制衡,或者说,用在别人身上的制衡手段完全失效,这让他很火大

若非魔种的确是玄妙无比,能够大量的吸收这种负面的情绪,化为养份,说不得现在他的怒火已经将这间静室烧成了灰烬。

一个时辰之后,红鳞大蟒身上的焰光渐渐的消失,静室之中的炙热气息也降了下来。

王通的神sè恢复了平静,气息恢复了正常。

“呼,气死我了”

睁开眼睛,王通第一句话便是气死我了,无名之火又升腾起来,随后被魔种吸收,心思冷下来的他目光闪烁了一下,再想想刚才的情形,又是一股无名之火窜出来,又被魔种吸收,如此反复了许多次,魔种终于发生了极为细微的变化。

“相比于其他的情绪,怒气似乎更加容易重复出现,即使是怒火消失了,有的时候还是会有无名之火,若是让人时时的激怒我,道心种魔**岂不是进步神速,不过这功法虽然号称是道魔合一,但本质上还是魔道功法,魔道功法最大的优点就是进境迅速,而最大的弱点就是容易走火入魔,这就像是走钢丝一般。

道心种魔**能够规避心魔,吸收负面情绪,但并不是说这玩意儿就没有危险,修炼的最大麻烦就是走火入魔,走火入魔是一个词,但是他有两层的含义。

一个是走火,一个是入魔,走火还在入魔之前。

道心种魔**,入魔的机会很少,但物极必反,走火的机率却是比普通的魔功大大增加。

不然破碎虚空世界中,魔门历代惊才绝艳之辈不计其数,为什么练成这一门**的连五指之数都不到?

就是因为走火嘛,修炼调气之时,真气乱窜,把你的五腑六脏烧成灰烬。

昆墟界的元气等级比破碎虚空高很多,可正是因为如此,元气质量太高,一旦走火,比起破碎虚空世界要更加的麻烦。

所以王通在修炼道心种魔**的同时也在刻意的压制,利用自己的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压制,洗涤道心种魔**修炼出来的能量。

不是真元,也不是神魂力量,是一种能量,有点类似于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不过无相钧天主要针对的是真元,真气,道心种魔**的能量则是介于真元与神魂力量之间,更偏向于神魂力量的一种能量。

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能量,一旦融入到神魂力量之中,便能够提升悟性,任何一种武学功法,都能快速的上手,任何一种兵器都能熟练运用,如果将这种能量运用到真元之中,便能够将真元的性质改变,王通的真元经过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纯化,已然稳定到了极点,但是被道心种魔**融合变成了一种带有强烈的腐蚀性的力量,这就是道心种魔**的可怕之处。

道心种魔**还有另外一个极大的好处,便是吸收了负面情绪之后,便能够保持一颗极度冷静的心,这在对敌的时候实在是太重要了,同时在面对许多不可测的局面之时,保持绝对冷静是进行正确判断的第一要务。

借助道心种魔**,将怒气吸收,王通恢复了冷静了心态。

怒火一去,心情自是不同,想事情的方式自然而然的也有了改变。

“高明英是高弟的嫡系子弟,也是杰出子弟之一,高家是小寒山的望族,家族之中对于下一代的培养极为重视,这么一个嫡系子弟怎么可能变成这么个贱样?天生的?不可能”

任何人都能够被培养,都可以被塑造,特别是在修真界,高家这样的望族之中,不可能没有任何原因出现这样的家伙,否则早就被家族雪藏清算了,怎么可能放出来丢人现眼?

那么,高明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王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修炼功法。

就像是道心种魔**一般,他修炼一种特殊的功法,而这种功法影响到了他的神魂,性格,所以才会表现出现在这样的状态。

似乎,现在只有这个解释才是最为合理的。

想到这里,王通对高明英却是有了一定的兴趣,一般这样不走寻常路的功法,都有其独到之处,而想要修炼,也需要有特殊的资质,而在小寒山乃至高家也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的功法,也就是说,高明英可能也撞过仙缘,而且高家认为他撞的这个仙缘,得到的功法能够得到的好处要比高家能够给他的多的多,所以高家才会允许他修炼这样的功法

兴趣来了,王通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当下便默运真元于双眼之中,识海之中运转起六爻神算的手段来。

随着他的实力进一步的提升,特别是未来星宿劫经给他带来的加持,在六爻神算上的造诣又有了极高的强化,也多了许多的变化。

不仅仅能够预测未来的事情,看到未来的画面,还能够沿着时光之河回溯时间。

未来无尽,过去永恒

未来眼只能看到未来,无法看到过去,未来星宿劫经也是以困果之线为牵引,看到的也是未来,但是未来星宿劫经让王通有机会接触到时光之河,而六爻神算并非只能算未来,利用未来星宿劫经对于时光之河的碰触,用六爻神算来计算过去发生的特定的事情,更加的准备,当然,算出来的事件清晰程度,也与事件对于时光之河的重要性有关。

当某一个事件的困果线太过强大,关联过多,王通能够看到的只是一片有如蛛网一般难以理清的因果线,如果一件事件的困果很少,只是在历史长河之中的一个极小的事件,掉到时光长河之中连一丝波纹都无法兴起的事件,就能很清晰的看出来,当然这其中还牵扯着王通本身有关的因果,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

但是王通并不是要去解析这个系统,而是通过六爻神算直接透过这个系统去看结果而已。

与预测未来不一样,查看过去,并不需要直接祭起三枚黄玉钱,只需要在识海之中观想三枚金钱便行了。

无数因果之线在他的眼前闪过,最终归于一点,高明英。

稚嫩的脸庞,还有点婴儿肥,也就是十多岁的模样,王通只来得及认出这应该是幼年时期的高明英,画面便是一变,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跪在神像的面前,作祈祷状,一缕细脆的声音飘到王通的耳中。

“请老祖保佑环儿嫁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贱人就是矫情”王通听了这话,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然后猛然觉得不对,“环儿?邓玉环?我查高明英怎么和她扯上了?”

邓玉环,小寒山五年前的jīng英内门弟子,但是她还有一个身份,小寒山执法长老温策的道侣。

“有奸情?”王通心中一动,不过旋即又怀疑过来,也不对啊,两人的年纪相差似乎很大,但是再想想,也不是不可能啊,修真者之间的关系,不能完全用年纪来衡量,像温策与邓玉环之间的年纪差了一百多岁,可不也是在小寒山被人津津乐道的一对吗?

画面随后又是一变,画面之中的高明英年纪大了一点,已经十五六岁了的纯情小男生的模样,满脸的悲伤与绝望,站在一处悬崖的边上,望阒张灯结彩的执法堂方向。

“不是吧,这个贱人不会是在玩殉情,然后再来个跳崖得奇遇吧,如此狗血,怎么会发生在昆墟界?”王通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过,当纯情少年高明英在悬崖上一跃之后,大量的因果现凭空出现,布满了画面,王通也从这个布满因果线的画面之中被甩了出来。

“搞什么,纯情少年自杀殉情,跳崖得奇遇,还牵扯到如此多的困果线,难道这高明英是天生的主角不成?”王通露出了深思之sè,如果多的因果之线,几乎纠缠成团,这绝非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高明英的确是得到了一门强大的传承,而这一门传承与昆墟界有极大的关系,特别是对昆墟界的未来有极大的影响,所以便是六爻神算也无法算出他的过去详尽,而他的未来,我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当真想不到,这个贱人竟然还是一个痴情的种子,痴迷的对象还是温策的道侣,那他这一次被抓到天刑殿是不是故意的呢,来偷会情人?不会有这个可能?”王通的低级趣味上来了,就在他盘算着怎么利用这一点yīn上高明英与温策,出心中一口恶气的时候,幽闭静室的大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王通抬头一望,却见高明英扑了过来,大叫道,“师弟救命啊”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贱与纯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