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求道 > 第七章 到底谁欺负谁?

第七章 到底谁欺负谁?

  楚正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楚尘居然跟自己说了这一番话。

  “你别说我欺负你。”

  这句话好像应该倒过来他对楚尘说才对的。

  “哈哈,楚尘表弟,你真是爱说笑,要说欺负,也是我欺负你才是!”楚正打了一个哈哈,看着一脸淡然的楚尘,心中却是下了一个念头,待会儿一定要给楚尘一个狠狠的教训。

  楚尘却是并没有搭理楚正的废话,只是抬起了手中的木剑,满脸微笑的开口道:“表哥,你还是先攻过来吧!如果是我先出手的话,我怕你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你说什么?”楚正顿时愤怒了,他感觉到了楚尘语气当中的那一份不屑,从六岁开始起,他就是一直在别人的鼓励和夸奖当中度过的,在演武场的这些平民对自己也都是充满了羡慕的目光,再加上他今天击杀一直白狼,自然是信心十足,可谓是风头正胜。

  而现在,楚尘却让他先出手,不然,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这一下子,就让楚正无法接受了。

  “表弟,你真是爱说笑,我作为哥哥怎么可以先出手呢,你初学乍练,对剑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了解,我。。。。”楚正的声音刚刚落下,眼前的楚尘却是陡然间化作了一道暗影。

  砰!

  楚正顿时感觉自己的胃部受到了种种的一击,强劲的力道直接把楚正给震退了三四步,楚正的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便感觉胃里一阵翻滚,随后便哇的一声直接呕吐了出来。

  静,寂静!

  演武场陷入了一种异样的寂静当中,只有楚正呕吐的声音,每一个人都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楚尘会忽然出手,而且还是一击便让楚正失去了战斗力。

  甚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楚尘到底是如何出剑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能够看到的就是一道黑影。

  演武场的教头更是震惊了,作为演武场的教头,他可是有着先天的实力,演武场的每一个少年,他们的天赋如何,悟性如何,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的,楚正的天赋他是看在眼里的,楚家的子弟也有不少,但是,楚正的天赋绝对是其中的出类拔萃的。

  至于楚尘,这一个月的时间,楚尘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要耐心没耐心,要天赋没天赋,要悟性没悟性的孩子,如果他不是城主楚雄的孩子,他早就让他从演武场滚蛋了。

  可是,这一剑击败楚正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要知道,楚尘和楚正之间可是相差了四岁,楚尘才是刚刚习武,而楚正已经习武四年了,楚正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道七重的境界。

  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可是,就是如此巨大的差距,楚尘还是一剑击败了楚正,要知道,楚尘正式踏入修行也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

  总体说来,不是楚尘太废,而是教头太废看不懂。

  “表哥,我说了,你让我先出手的话,你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的!”楚尘做出了一脸呆萌的表情:“其实,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啦!”

  呕!

  楚正刚刚要说话,却是忍不住又张开嘴巴呕吐起来。

  好半天,楚正这才稍稍的回过气来,抬头勉强看着楚尘道:“表弟,看来,我是小看你了,也好,那么,这次就让我先来出招好了!”

  唉!

  楚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楚正慢悠悠的开口道:“表哥,你难道还是看不出来吗?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啊!你这又是何必呢?”

  “闭嘴!”楚正双眼泛红的看着楚尘:“我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你不要以为你偷袭到我的身上成功了一次就有多么了不起,我告诉你,你不是我的对手,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是一时大意,一时大意!”

  “好吧!好吧!”楚尘叹了一口气,右手握剑,左手却是微微的抬起,冲着楚正轻轻的勾了勾手指,道:“来吧!”

  “看招!”

  楚正的嘴里爆发出了一声怒喝,手中的雪乌木剑犹如激荡起一团风暴一般,凭空似乎是出现了无数的狂风,无数的剑影化作了凛冽的狂风,呼啸狂风,灌入人的耳中,却是份外凄厉。

  “暴风剑法,这是剑压化风,没想到,楚正少爷已经修练到了这样的境地!”

  “是啊,这个暴风剑法可是极为高深的剑法,我们这些平民想要学习便要立下大功劳城主才会赏赐,平时又怎么可能会接触到?”

  “这下子楚尘少爷可能真的挡不住了,刚刚虽然偷袭成功,现在正面对抗可就不一定了,毕竟,两个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眼看着楚正施展出了暴风剑法,周围的平民子弟却是忍不住小声的议论起来,就是他们这议论的功夫,楚正的剑势也已经来到了楚尘的面前,凛冽而来的狂风,甚至让楚尘的衣衫都猎猎作响。

  雪乌木剑带着一股风雷般的声响,瞬间便来到了楚尘的面前。

  太快了,几乎就是那么几个呼吸的功夫。

  而这个时候,楚尘却是倏地一动,一剑刺出,这一剑毫无花俏,但是却又巧妙到了极致,犹如羚羊挂角一般,轻巧的点在了楚正的木剑上。

  啪!

  两把雪乌木剑顿时碰撞到了一起,暴风骤停,楚正的心中顿时泛起了一种无比难受的感觉,只感觉楚尘这一剑,恰到好处的点在了自己后续招式展开的一点,不止如此,那也是自己攻击最为薄弱的一点,一个碰触,却是让楚正气血翻滚,内劲都有一种运转不畅的感觉。

  刷!

  楚正急忙变招,仗着自己的功力比起楚尘雄厚,却是一剑斜斩,楚尘却是轻轻一笑,剑锋斜挑,依旧是平淡无奇的一招轻轻的点在了楚正最薄弱的一点上面。

  “怎么可能?”楚正的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一片,他拼命的施展暴风剑法,而眼前的楚尘却是随意的一剑又一剑的刺出,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却每每的能够轻易的点中楚正最薄弱的一点。

  任凭楚正如何攻击,楚尘都是以不变应万变,他的暴风剑法,被硬生生的掐断,始终无法完全施展出来。

  “表哥,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的,还不明白吗?你再这样,我就真的不客气了!”手中的雪乌木剑一边格挡楚尘一边开口道。

  “居然还有说话的能力?”教头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显然,楚尘根本就没有用上全力。

  楚正却是全然没有理会楚尘的话,此时的他却是有一种极端的难受的感觉,自己的剑法就是施展不出来,那是一种十分可怕的压抑的感觉,楚尘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了,他就是想要把这一套剑法给完全施展出来。

  狂风再也没有出现,楚正满脸赤红,仿佛是一个完全不会功夫的匹夫一般,疯狂的挥舞手中的雪乌木剑。

  “一剑断魂!”

  楚尘骤然间一剑刺出,一点寒意骤然间从楚尘的身上迸发出来,楚正狂热的脑袋陡然间感到一阵寒冷,唰唰唰,剑光四射之间,楚尘手中的雪乌木剑好像是一时间分裂除了六七道剑影,分别刺向楚正的眉心,眼睛,耳朵,咽喉,手腕手臂。

  太快了,楚正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反应,那剑影便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跟前,他,甚至做不到防御。

  砰!砰!砰!砰!

  楚正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受到了重创,双臂酸麻,握剑的右手无力的松开,紧跟着双眸便被一股可怕的尽力压迫,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是感觉眼睛传来一阵剧痛,随后,眉心,咽喉,耳朵,都受到了攻击。

  哇!

  眼前的黑暗让楚正终于哭了起来,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此时误以为楚尘刺瞎了他的眼睛,他自然是恐惧万分。

  “睁开眼睛吧!我没有刺瞎你的眼睛!”

  耳边传来了楚尘的声音,楚正不由得呆了呆,许久,楚正才缓缓的张开眼睛,虽然眼睛还传来一阵阵刺痛的感觉,但是,他还是能够看见东西的,他有些惊喜的看着这个世界,刚刚还以为,楚尘的攻击已经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只是,很快,他就高兴不起来了,楚尘手中的雪乌木剑正抵在自己的咽喉处,如果,这是要一把真正的利器,现在的楚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事实上,这也是楚尘手下留情,否则,就算是木剑,用来杀人,那也是足够了。

  “表哥,你输了!”楚尘手中的雪乌木剑还抵在他的咽喉处:“所以,你以后,不要在没事儿陪我练剑了,管好自己就可以了,明白吗?我不是每一次都能控制的这么好,万一下次真的把你的眼睛给刺瞎了,你可就真的没地方哭了!”

  楚正却是呆了呆,楚尘收起了手中的雪乌木剑,头也不回的离去,楚正有些傻傻的看着楚尘离去的背影,从四岁的时候开始起,楚风就告诉楚正要狠狠的起伏楚尘,可是,今天自己好不容易第一次欺负楚尘了,却被楚尘给打哭了。

  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到底谁欺负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