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468章 挡道者死

第468章 挡道者死

陈长生先看到的是徐世绩。那张肃冷的脸瞬间让他想起去年天道院外那辆马车里的剪影,然后他才注意到走在徐世绩前面的那位中年男子。那名中年男子眉眼之间颇有英气,有些眼熟,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从二人的先后位置便能猜出这人的身份地位应该极高。

他向徐世绩行礼,因为他是晚辈,这是必要的礼数,他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同样是礼数,而且他确实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什么。虽说大朝试之后,徐世绩对他的态度明显有所改变,还请他去东御神将府吃了顿寻常家宴,可是那场家宴的结束也不是太过愉快。

——那封婚书的旅行到现在还没有抵达终点。

他直身的时候,发现唐三十六正在对着另外那个中年男人行礼。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因为唐三十六是个非常不重视礼数,更准确地说,是很鄙视世间那些繁文缛节的人,当初即便对着梅里砂大主教,他也没有这般规矩过。

天海承武看着唐三十六问道:“你爷爷还好?”

以天海家家主的身份地位,需要他放动问候的人,放眼整个世界也已经不多了,即便是汶水唐家,也只有那位老太爷有这个资格。

唐三十六笑着应道:“身体特别棒,家里来信说,现在一顿还是要吃四碗饭,夜食更是天天不落。”

说话的时候,他很乖巧,特别像一个懂事的晚辈,完全没有平时嚣张的模样。

陈长生更加吃惊,心想这个中年男人到底是谁?

徐世绩这时候对他说道:“过些天,容儿要回京,找时间来府里吃饭。”

听着这话,过道里瞬间变得安静无比。

天海承武望向徐世绩,缓缓眯起了眼睛。

陈长生才知道原来……徐有容要回京都了,沉默了会儿,看着徐世绩很有礼貌地回应道:“您知道最近国教学院事情比较多,不确定到时候有没有什么时间。”

从徐世绩说出这句话后,唐三十六的目光便一直在他与天海承武之后间来回,想要看出些什么。

天海承武忽然笑了起来,然后缓缓敛没,望向陈长生说道:“既然事情多,还有闲情逸志来这里吃饭?”

只是简单一句问话,陈长生便感觉到了极强大的威压,尤其是对方声音里的寒意,竟似乎要把他道心冻凝一般。

便在这时,唐三十六极富特sè、特别无赖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听说您最喜欢在澄湖楼吃饭?”

他问的是天海承武。

天海承武静静看着陈长生,没有理他。

唐三十六也不尴尬,笑着继续说道:“您知道的,前些天陈长生和周自横那一战,我挣了不少银子,东凑凑西凑凑,凑够了银子,把这座楼买了下来,今天我们就是来收楼的,从明天开始,澄湖楼就得歇业重新装修,这些天可能您就吃不着蓝龙虾了。”

天海承武望向他,微嘲说道:“小孩子脾气。”

唐三十六微笑说道:“只是和您说一声,再过些天秋高气爽食蟹时,这楼可能也来不及开,可能得让府上管事再去觅个好去处。”

天海承武看着他说道:“这些年来,越来越少人敢当面挑衅我,不愧是唐老太爷最喜欢的独孙,胆气果然与众不同。”

唐三十六睁大眼睛,状作无辜道:“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天海承武笑了起来,感慨说道:“原来只是想让国教学院热闹热闹,现在看来,得让你们吃些苦头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向前走去。

通道不窄,但也不宽,尤其是有轩辕破像座小山似的身躯横在当中。

天海承武向前走去,国教学院三个年轻人便要让道。

轩辕破已经感觉到场间的气氛有些紧张诡异,看着对方就这样走了过来,很是生气,便准备用自己的身体迎上去。

然而,这不是熊族部落里孩子们斗气,也不是国教学院同窗之后间的玩耍。

唐三十六神情微凛,闪电般伸手抓住轩辕破的腰带,真元暴起,生生把他抓住推向一旁的墙壁。

轰的一声,墙壁被轩辕破直接撞垮了,烟尘微起。

陈长生早就觉得这名中年男子有些问题,在唐三十六转身避让的同时,便已经退到了一旁。

天海承武就这样负着双手,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徐世绩看了陈长生一眼,也随之离开。

“你怎么回事!”轩辕破坐在地面的砖石废砾里,又茫然又愤怒,不明白唐三十六为什么会忽然向自己出手。

忽然他发现唐三十六和陈长生都没有理会自己,下意识里回头望去,只见身后有十余张桌子,桌边坐满了人。

原来别道墙壁的那边,便是澄湖楼的一楼大厅。

他们把墙壁撞垮了,便等于来到了大厅里。

明明应该是热闹嘈杂的酒楼,这时候却仿佛比皇宫还要更寂静。

无数道目光,落在陈长生三人的身上。

有资格、有钱在澄湖楼吃饭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很多都是朝廷官员、离宫主教,最不起眼的,也是些名声在外的青年俊杰。

国教学院如今在京都非常出名,他们自然认得陈长生三人,先前墙壁垮时,有很多人看到了天海承武的侧脸,更早些时候,甚至有人隐约听到了那边的争执之声。

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陈长生三人和已经离开的那位大人物之后间发生了些矛盾。

那不是普通的大人物,那是天海家的家主。

无论是静宰相还是六部尚书,无论是国教六巨头还是青藤诸院院长,都无法及得上那个人在大周朝的权势薰天。

事后陈长生三人居然毫发无损?那个叫轩辕破的熊族少年虽然有些狼狈,但他居然没有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叫楼间众人如何能不震惊,如何能不安静?

“诸位,没事儿,没事儿。”

不等故事里的大掌柜循例登场,唐三十六很有澄湖楼新东家的自觉,向四周揖手微笑说道:“继续吃,我可不会给你们免单。”

说完话,他便带着陈长生和轩辕破往楼上走去,便在这时,先前隐约听着别道里谈话内容的一人,当然也是位好事者,站起身来问道:“唐少爷,难道澄湖楼真要歇业?”

唐三十六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上回头望向楼里众人,说道:“确实如此。”

澄湖楼大厅里响起无数议论声,又有人问道:“眼看便是蟹肥时,您这不是要愁死我们吗?”

又有人问道:“唐少爷,就算准备装修要歇业,也得有个时间吧?何时宏图新开?”

唐三十六看着众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这主要得看我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打理生意。”

听着这话,想着其中隐藏的意思,楼间一片哗然。

现在谁都知道,唐三十六是国教学院的学生,所谓什么时候有空,主要是看他什么时候有心情,他什么时候心情能好起来,当然就是国教学院没麻烦的时候。

澄湖楼乃是京都生意最好、同时也是最为昂贵的酒楼,日进斗金都无法形容这家湖畔酒楼的挣钱速度,唐三十六为了不让天海家那位大人物吃上蓝龙虾和秋蟹,竟舍得这么多钱长时间歇业,众人不禁震撼无语,心想果然不愧是汶水唐家的独孙,真真任性到了极点。

……

……

顶楼栏畔唯一的那张桌子早已收拾的干干净净,十余碟清爽的果蔬小菜摆在其间,又有三种清茗随意享用。轩辕破没有这样的生活经验,看着那些产自诸名窑的名贵瓷器便觉得有些棘手,心想这般薄,不小心捏碎了怎么办?这般白,不小心弄脏了怎么办?

“你这未免也太任性了些。”陈长生看着唐三十六摇头说道。

唐三十六冷笑说道:“那老家伙最喜欢吃澄湖楼的蓝龙虾,问题在于,他让我的心情不好,我凭什么让他心情好?”

陈长生说道:“那也不至于把银子不当银子。”

唐三十六说道:“我比较富有。”

这句话他说的很平静,很淡然,没有任何吹嘘的念头,只是做解释,唯如此,才让陈长生无话可说,同时想起来去年在李子园客栈,自己第一次请唐三十六吃饭的情形,又想起来当时唐三十六说自己和徐有容都是很让人无话可说的朋友,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对了,那位……究竟是谁?”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这个重要的问题。

“天海承武,现任家主。”唐三十六说道:“圣后娘娘的亲侄子,换句话说,如果将来娘娘不想把皇位还给陈氏皇族,他就最可能成为我大周的下一任皇帝。”

陈长生这才知道原来竟是这位大人物。

轩辕破从顶楼湖居里的豪华陈设的震撼中醒过来神来,想着先在一楼唐三十六做的事情,埋怨道:“你刚才为啥拦着我?你怕他啊?”

唐三十六嘲讽道:“我不是怕他,我是怕你不让道,当场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轩辕破哪里服气,说道:“就他那么瘦弱的样子,我随便都能撞他三个跟头。”

唐三十六冷笑说道:“我大周朝有数的聚星巅峰强者,还能让你给撞翻了?你以为他是湖边那些树,随便让你这个狗熊撞?”

轩辕破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中年男人竟然是位聚星巅峰的强者。

陈长生回想着先前在别道里的画面,尤其是天海承武当时的神情,忽然间觉得楼外拂进来的湖风变得非常寒冷,因为他的心里生出了一道寒意——这位天海家主当时真的动了杀念。

……

……

(下章晚上,这样吧,俺现在也是有存稿的人了,基本上,在二十五号之前,都能保证两更的,就是下午一更,晚上一更咯,哪天想三更的话,会在第二更后面向大家报告的,就免得每天要啰嗦两句,影响大家看文哈,晚上见。)

看网友对 第468章 挡道者死 的精彩评论

10 条评论

  1.  沙发# 1 : 2015年05月14日

    沙发………………

  2.  板凳# : 2015年05月14日

    二楼也行

  3.  地板# 2121 : 2015年05月14日

    三楼也不错

  4.  4楼# 殇之怒 : 2015年05月14日

    3楼,我的

  5.  5楼# 抢5楼 : 2015年05月14日

    5楼,抢啊·························

  6.  6楼# 木易甘木 : 2015年05月14日

    前排233

  7.  7楼# 艾玛。。 : 2015年05月14日

    再跟一章咯,今天几更????

  8.  8楼# 猫大的小师叔 : 2015年05月14日

    哈哈哈哈

  9.  9楼# 老干爹 : 2015年05月14日

    丫咩碟!&&&&’

  10.  10楼# 匿名 : 2015年05月14日

    今天还有一更,真不错!